中華民國體制「內建」的殖民地意識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中華民國體制「內建」的殖民地意識

文/張小博

台灣社會看似在民主化(總統直選、代議民主、不當黨產追討等…)過程中,逐漸遠離威權(但下一站未必是民主),由一群共同利益的人,打造出來的民主必定脫離不了在地。

但在台灣受殖民的脈絡下,這個『在地』很可能是帶有中華民國色彩的『在地』。也就是說,在中華民國體制下的民主化,很大的成分無法擺脫中華民國體制內建的中國性。

亦即,國民黨做為一個殖民政黨,在投票年代被下野了,但鑲嵌在生活、語言、文化裡的殖民狀態,並沒有隨之解除,並且在中國勢力的介入下,獲得新的變態深化進入每一個台灣人的生活中。

「中華民國體制」背後所代表的中國性,仍然可以在許多日常生活與事物,發現它明顯的痕跡。

一如我的朋友今天在谷關溫泉發現的”奇景”,明載了就是日治時代的明治公共浴場,但偏偏紀年卻是使用當時並沒有擁有台灣島主權的『民國』。


先別急著說我魅日,基於一個客觀歷史事實,若以台灣島史觀來看,日本時代的東西,怎麼會使用民國紀年?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一如干我台灣人民屁事的國民黨「光輝十月」與「國父誕辰」,這個島嶼上的政府,正在用當年他們在中國的角度,看待現在的台灣。

所有台灣發生的故事,對他們而言,不過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省的故事。

由中國視角去看待台灣的人事物,造成的就是對台灣主體性的抹煞,一如反課綱的天然台世代,對於自身認同與國家教育的格格不入般。

又如基進黨的解殖論寫手-格瓦推所述:

簡列一份待處理的清單,看看還有多少去殖民的工程未做?尤其是制度性的工程:

a.以中國為國家認同的國名。

b.以中國為法統的憲法。

c.以華語為唯一官方語言。

d.中國史與中華民國史仍然作為「本國史」。

e.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作為中學必修。

f.忠烈祠所彰顯的中國國族主義。

g.孫文作為「國父」高懸於公家機關。

h.台灣各地鄉鎮街道的命名,仍以中國為中心

信手拈來,會發現有許多「制度性」的事物,仍是離地的殖民性格,整個中華民國體制,並未隨著民進黨重新執政的隔日,就煥然一新,

對我來說,不論你是對”中華民國體制台灣化”抱有期望(當然我是希望最好不要啦),

或是認為唯一只有”先終結中華民國體制”,

現階段我們都還不是敵人,至少在”去中國化與提高台灣主體性能見度”的路線上,並不衝突,還有很長的路,很多場仗要打。

國民黨還沒倒、中華民國體制還沒瓦解、還有虎視眈眈的中國勢力,共同努力。

(本文經作者同意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