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即然不想辦馬英九了,那何不特赦阿扁了? – 兩個太陽的台灣

現在即然不想辦馬英九了,那何不特赦阿扁了?

20161007

 

蔡英文上任後的首次國慶大典,馬英九是被受邀的,另一方面,陳致中也證實:前總統陳水扁家收到出席證2張,當天也會出席,所以看來扁馬將同台現身!這樣的相見,真是這十年來最刺激的場景之一了。

現在看到馬英九卸任後,蔡英文政府並沒有任何動作準備清算前馬政府任內可能的弊案,並且放任馬英九四界蹺蹺趖,高調發表一些五四三的言論,大抵綠營的朋友已經瀕臨快要抓狂的臨界點;在藍營這方面,他們一開始就認定阿扁「裝死」,就算柯文哲再哭十遍描述阿扁的病情,深藍的朋友絕對是打死不肯相信的,如今阿扁還要出現在國慶大典上,保證深藍媒體又會製造一堆阿扁身體健康無誤,病懨懨的樣子都是演出來的啦,反正只消阿扁一出現,新仇舊恨,一併爆發,如何收拾,就得看蔡英文的智慧。

依我看,蔡英文所任命的邱太山上任法務部長之後,表現得關懷受刑人比受害人還多,到如今,也沒聽過他說要查什麼前朝弊端?這有個兩原因,如果不是馬英九和國民黨政府清廉得無可挑剔,那就是新政府無心或無能要辦,譬如說新政府辦起兆豐金、樂陞案等,大玩金錢遊戲的人還沒事,金管會主委丁克華卻請辭去了,前朝瞎搞,新政府攔來擔,好像這才叫政黨輪替?

不過,不辦馬假如是為了藍綠和解,雖然在我看來是和稀泥,但總可以換個方向好好的再新審視扁案吧?

八年纏訟下來,咱們大概已經搞不清楚陳水扁是哪個案子被判刑了?好像一大堆案子最終統統是無罪。我最近看一位年輕人在台北深藍重地文山區的萬興里擔任里長,他叫詹晉鑒,具有律師資格,而且來自深藍的家庭,他寫了一篇文章,自述自己從深藍家庭出身到挺身而出,要追查扁案的真相的心路歷程:

我覺得我的認知變化中,最強烈的對比在於扁案的理解。我從來沒有投票給阿扁過,但從一開始的國務機要費案對照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到扁卸任後種種程序上的不正義,包括換法官、檢察官教唆偽證等,到後來判決書內各種邏輯混亂、羅織共同犯罪的自由心證,讓扁案已經失去了原貌。

其實,國外並不是沒有審判前任元首的先例,但如果是一個公正的審判,不僅能夠對於國內政治的一些不合理的現狀做出檢討改進,更能夠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例如國內的政治獻金法是否符合目前需求,或者是對於總統的職權進行更具體的討論,可惜以上皆付之闕如。

這樣強烈的改變,讓我被朋友謔稱從紅衫軍變成扁迷。事實上不是成為粉絲的問題,而是對於公平正義,有了更具體的想法與實踐。

真是好在年輕的一代比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勇敢追求真相的勇氣大多了,好吧,既然蔡政府不辦馬英九了,那麼總得重審扁案,或者退而求其次,特赦阿扁?我聽聞老友金恆煒說:新政府有在考慮了,是耶?非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