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豁達--重繪蔣渭水的政治別莊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說豁達--重繪蔣渭水的政治別莊

日治時期的臺北北警署戰後為大同分局,魚夫畫回來了!

日治時期的臺北北警署戰後為大同分局,魚夫畫回來了!

現稱為「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的台北市警察局大同分局,這在日治時期是為「北警署」,台灣的民主運動先驅蔣渭水就是署方的常客,所謂常客,可不是為了警民一家親被請來泡茶聊天,而是因為從事社會運動被日警逮來坐牢,蔣渭水從1921年的10月17日臺灣文化協會創辦是日起,就被北警署署長近藤滿夫闖入,交付「結社禁止命令」,當場把蔣渭水等16人抓到署裡拘押,從此蔣渭水一生進出北警署達十餘次之多。

葉天倫導演的電影賀歲片「大稻埕」裡,由李李仁飾演的蔣渭水被關入北警署的水牢裡,這可真是搞笑到實在笑不出來的地步。北警署起造於1933年(昭和8年),而蔣渭水於1931年辭世,警署改建前為一日式建築,真不知關在哪個水牢裡?而改建後確有水深120公分的水牢,據聞水源終年不竭,還有座由七間牢房組成的扇形監獄,中央設有一值班,可環視囚犯的舉止,房裡的地板考究則為紅檜製作等⋯⋯。然電影以娛樂觀眾為主,刻意加強蔣渭水受難的苦痛以博取同情,實則蔣渭水先生生性豁達,關就關,還屢屢為文揶揄當局,尤其在1927年的12月11日、18日與25日,寫就〈北署遊記〉等文在《臺灣民報》上刊載,語氣詼諧幽默,有趣的是,日警勒令將刊登文字加以「食割」,日文是乃去文字,開天窗,只留下鉛屁股印之意,或強制將「北署」二字以「XX」替代,而《臺灣民報》仍照常出刊,這樣一來反而更引起讀者的好奇。

鼓勵魚夫創作,請收藏魚夫新書《臺北城・城內篇》,按連結去網路書店看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6169

鼓勵魚夫創作,請收藏魚夫新書《臺北城・城內篇》,按連結去網路書店看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6169

鼓勵魚夫創作,請收藏魚夫新書《臺北城・城內篇》,按連結去網路書店看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6169

由於經常坐進黑牢,蔣渭水乾脆戲稱北署為「日新旅館」,因為平素得全台到處還「講演債」,他自述:「我平時是12時才就寢,(坐牢)能得著那麼早睡眠,來修養我的頭腦是很滿意的。」因此日新旅館又成了他休息充電的「政治別莊」。

不過在我幾回觀察大同分局並比對舊照片與審視資料後,幾乎為之暈眩。原來的二層樓房,頂樓加蓋成三層,且尾部擴建延長;牆面原本使用褐色「Scratch煉瓦」(俗稱溝面磚),係美國建築大師萊特(Frank Lloyd Wright)到日本蓋了「帝國大飯店」後大為流行的磚面風格,現僅存分局後部份原形,正面改貼醜陋不堪入目的紅色丁掛;山牆上優雅的弧形線條遭到拆除,依我看,建築本來是一種數學與藝術之美的結合,大同分局焚琴煮鶴至此田地,真令人欲哭無淚。

現在的大同分局已定位為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

現在的大同分局已定位為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

不僅如此,內部展現威權的科林斯柱式上塗滿了白色油漆,阻絕空氣,不知柱頭那些花葉紋飾會不會因此積水掉落?總之蔣渭水復生,恐怕是認不得他的「政治別莊」了,如今修建能恢復幾分,著實不敢奢望。

我在這張漫畫裡故意將日治時期蔣渭水等的政治抗議畫在北署之前,當然是為了形塑當年的氛圍,然而,蔣渭水在從事民主運動的過程中並不只是坐牢而已,日警手段還包括暗中唆使流氓黑道閙場,甚至向蔣渭水投擲泥巴,致使白西裝上佈滿污㾗,但他卻拍照留念,且面露微笑,聲稱這些都是他的「勳章」!

咱們現在看到民主社會的台灣仍有許多政客,動輒怒罵不同的意見者,乃至於拍桌痛斥後生晚輩,更有甚者開記者會揚言提告批評者,這讓我想起愛因斯坦的名言:「我的政治理想是民主,讓每一個人都作為個人而受到尊重,而不讓任何人成為被崇拜的偶像。」話雖如此,但蔣渭水反因豁達的人生態度而成為我崇拜的偶像,可怪也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