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筆如刀–辜老(辜寬敏先生)贈筆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我有筆如刀–辜老(辜寬敏先生)贈筆

辜老九十大壽,寄來派克筆一支相贈

辜老九十大壽,寄來派克筆一支相贈

辜寬敏先生九十大壽,我未能參加,近日忽然獲辜老贈筆一支,係派克牌原子筆,這牌子在我那個年代是極為珍貴的,於是拆封試筆,首先用在畫政治漫畫的底圖草稿上,書寫起來果然如行雲流水,乃振筆疾書,竟如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而游刃有餘也。

從前在台北,偶而會和辜老先生小聚,或論時事、或談政局,辜老來府城,也會邀我一敍。還記得十年前曾經參加辜老的八十大壽,怎麼歲月如梭來到了九十高齡了,從報導上看,但見辜老仍菸不離手,身體健朗;參加總統就職典禮,人家唱國歌,他卻翹起二郎腿,坐著不動如山,誰跟你全體肅立啊!

辜老在禮盒裡附上了一張小卡片,寫著:

歲月徒增,本人今年已九十足歲,適逢生辰,益感對國家社會之愧疚;惟蒙大家愛護與鼓勵支持,至深心感,謹藉微禮,聊表心意。

想來他對台灣的貢獻,我拿筆來寫,實筆楮難窮,但想贈筆之意,可能是勉勵我輩:「別人懷寶劍,我有筆如刀」,只是想來,我人生將近一甲子,不知寫秃了多少支筆,畫空了幾多瓶墨水,卻仍未見萬世太平,也益感對國家社會之愧疚,但既蒙辜老相贈寶刀,則繼續狗吠火車,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