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命俱樂部!恐同者都該看的故事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藥命俱樂部!恐同者都該看的故事

文/陳增芝

兩年前,為了省錢,捨電影院改租片子。看簡介,誤以為是一部抗議體制的社會改革運動電影,沒想到,並不是。

雖然,電影的最後,有那麼一點點。但也正因為不是,意外的感動,無法言喻。

特別是那個同性戀者蕾夢(雷蒙),他/她在電影呈現的善良與脆弱,不斷浮上腦海。

同樣是愛滋患者,異性戀的男主角,壞透了,但是,連他的內心也深深受到雷蒙的影響與改變。

雖然,他的嘴巴一直都很賤。老是娘砲、白癡的叫不停。

「藥命俱樂部」電影劇照

這部電影什麼都沒說,但從壞壞異性戀男主角的改變,看到了異性戀者,對同性戀者的虧欠與救贖。(例如,竟然願意免費提供藥品,給無力承擔費用的同志,就在雷蒙往生的衝擊後。)

如果不是恐同的社會歧視,每一位同性戀者,原本應該都擁有跟異性戀者一樣平等追求人生、享受幸福的權利。

但是,恐同的歧視,造成莫大的壓迫,剝奪了許許多多像雷蒙這般善良者的人生與追求幸福的權利。

曾經在歐洲旅行時,聽導遊說,在德國吸毒是合法的,但必須登記並在警方保護下進行。因為,德國法律承認,吸毒者是病人──心理精神上的,例如童年成長過程,極度缺乏愛、認同….,以致成為依賴毒品的上癮者。

看這部電影,更深刻感受,為何同志圈的吸毒「比例」高於異性戀者?(當然,就數量言,異性戀者的吸毒人口,遠遠遠高於同性戀者)

任何人在沒有足夠的情緒支援系統(家庭的、校園的、社會的)之下,如果個性上不夠堅強,又缺乏被愛與被認同的孤立感,應該都很容易依賴或耽溺於毒品以達忘我的短暫逃離吧。

完全同意,任由恐同的歧視存在,就是對同性戀者的人權壓迫,就是對原本可以美好、幸福人生的任意剝奪。太殘忍了。

想跟本文作者互動嗎?歡迎點擊追蹤陳增芝的臉書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