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報禁開放10年、20年、30年(1):我見我思 18年新聞生涯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台灣報禁開放10年、20年、30年(1):我見我思 18年新聞生涯

文/羅碧霞

無意間在網海中看到2007年,報禁開放20年,應當時的台灣記者協會會長,也是記協的總編輯何榮幸的邀稿,寫了這篇我見我思18年新聞環境、時空轉變,九年後,看到這篇,再看看現今的媒體環境,報禁開放30年前夕,除了愈加崩壞,老闆的政治立場,主宰了新聞走向;政論節目,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每況愈下,訊息片斷、瑣碎,記者疲於應付即時新聞,環境變更壞。

第一篇:我見我思 18年新聞生涯

我從1989-1997年在報紙、雜誌主跑政治新聞;1997-2007年共10年在電視新聞台。解嚴20年,回頭看看,台灣政治力解崩的這關鍵20年,自己究竟是冷眼旁觀歷史演變的目擊者?還是也是歷史的一隅?檢視新聞工作18年生涯,貢獻乏善可陳,唯一自覺有點小小貢獻的是,報導許添財(許添財現任台南市長)返鄉權的新聞。

1990年李登輝總統召開國是會議,邀請朝野人士與會,也邀請一些海外學人返台提供建言,該批名單除了許添財之外,還有陳唐山(比較詳細的黑名單相關新聞,得詳見人權記者陳銘城的報導)。許添財和陳唐山都是被國民黨列為不准返台的「黑名單」,當國會議結束後,陳唐山和許添財都必需依照簽證期限出境。長久被禁足於母國之外的許添財,並不想再離開台灣,當時的新國會辦公室主任張維嘉,告訴我這件事,我也順利專訪許添財,見報後,對許添財爭取光明正大返鄉留台,可能發揮觸媒作用!除了這件小事之外,我還真的想不起來。

這近20年的政治新聞採訪工作,自己有何貢獻,想來真是汗顏!

報導許添財事件之前,完全不知許添財是何人也?一直到1992年,調跑立法院,聽盧修一談起,天性樂觀幽默的盧修一,談起當年那段風聲鶴唳的日子,是談笑風生的。盧修一說,許添財和他同在文化任教,有天開校務會議時,他發現有人一直在盯哨許財添,盧修一悄悄地走到許添財身旁,悄悄地對許添財「somebody watch you」,許添財也連夜「悄悄地赴美」,從此流亡美國,在洛杉磯日日夜夜唱著「黃昏ㄟ故鄉」。

比起來,許添財還算幸運了,反而是提醒了別人,自己卻身陷險境不自知的盧修一, 次日就身繫囹圄,一關三年,出獄後,青絲變白髮,許添財被盯哨只因為幫陳水扁競選台南市長站宣傳車,(那次選舉後,吳淑珍車禍下半身癱瘓)。盧修一出獄後,文化的教職也沒了,求職無門,只好從政去囉!

可能也是這一層特殊的政治因緣,許添財、盧修一和陳水扁當選立委後,在立院青島會館的國會辦公室,是毗鄰而居,另一位辦公室的鄰居是也曾是文化大學財經教授彭百顯。除了盧修一是新潮流連線之外,陳、許、彭都是以陳水扁為首的正義連線成員。

幾乎沒有貢獻,但這18年的新聞工作生涯,卻讓我的人生更豐富而多采,尤其是採訪政治新聞的這八年,有前輩跑了大半輩子的新聞未能恭逢其盛,遇不到政治力大解崩、社會力大奔放的年代。我才採訪八年,卻採訪了四次的修憲、兩次國是會議,也走過肅殺頭街還有點白色恐怖的年代,真的很幸運有機會親眼目擊解嚴後,大鳴大放的台灣社會力,這可是我這18年的政治新聞生涯,最大的收獲。

後進們蔡崇隆、何榮幸也常羨慕我這個世代,因為到他們跑新聞時,街頭遊行已成嘉年華,感覺上少了些許使命感。

這 18年,自焚的鄭南榕龍山寺告別式,我走在葉菊蘭和鄭竹梅的後面採訪,目送她母女兩含淚把南榕的骨灰灑入淡水河;遇上總統特赦,美麗島事件受刑人特赦出獄、去三總等候採訪絕食、拒絕特赦的施明德;跟著葉菊蘭去龜山接特赦的許曹德;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國是會議、國民黨台灣執政近半世紀,結束動員勘亂時期第一次修憲;三天兩頭火爆流血全武行的立法院及520反郝反軍人干政的喋血街頭運動…這樣解崩的政治力,還會再有嗎?

檢視這18年的新聞工作,運氣好踫上政治大年代;但也因資歷與經驗上不足,當時並未有足夠的能力剖析事件影響與刻劃新聞內幕。甚至可說是懵懂中走過那個年代。

羅碧霞經歷
1989年 民眾日報 民進黨記者
1990年-1996年 自立早報 民進黨記者、國會記者
1997年3月 新新聞 黨政新聞主編
1997年8月 中天編輯組長
2001年2月 東森新聞部副理
2004年11月 TVBS新聞部編審
2011年4月 中天新聞部編輯主任

想跟本文作者互動嗎?歡迎點擊追蹤羅碧霞的臉書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