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報禁開放10年、20年、30年(3):只因我是民眾日報的記者 刑警恐嚇我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台灣報禁開放10年、20年、30年(3):只因我是民眾日報的記者 刑警恐嚇我

文/羅碧霞

第三篇:只因我是民眾日報的記者 刑警恐嚇我

解嚴20年,台灣民主洗禮也20年。

1990年,不寒而慄的那一幕。

1990年5月20日,下午二點多。當時是民眾日報菜鳥記者的我,主跑立法院新聞,520反郝遊行當天,我被! 分派的任務是跑立法內的封鎖線,以現在喜來登飯店為界的鎮江街以南、青島東路和立法院內的動態。

當天下午,黃主文的助理雷小姐,悄悄告訴我,他隔壁辦公室旁一直傳出哀嚎聲,好像是刑囚的淒厲叫聲,也是因為雷小姐的一席話,我駐足在黃主辦公室外,因為該辦公室旁邊有個刑警休息室,若被視為「暴民」就會從街頭逮捕到這裡「留滯」,一位約莫50出頭歲的長官級人物,不時出入該辦公室,當我跟他換過名片後,他回頭丟下這句話給我:「是民眾日報的是嗎?妳們報社頭版報導火燒總統府?妳最好別落單,給我小心點 …」,若大20米的長廊迴蕩這句話,獨自一人的菜鳥不寒而慄。

20年前,農運、520反郝反軍人組閣,街頭遊行民眾被稱多數的媒體貼上「暴民」的標籤,喋血街頭司空見慣。憲警盾牌警棍外加強大水柱,沖向示威的民眾。總有「暴民」被留滯在分局、總有)暴民)被警棒打到頭破血流。也常有民眾、自立的記者挨警悶棍(自立晚報記者呂東熹被警棍打到頭流如注)。但主跑民眾那一邊的聯合報、青年日報、中央日報的記者也常出被遊行民眾毆打,因而為了自保,聯合報、青年日報、中央日報的記者會跟的民眾和自立要稿紙,混淆身分,基於同業情誼,大家會互相奧援,不管誰在那個報,同業間會互相保護!

20年後,街頭遊行,變成嘉年華,扶老攜幼唱歌跳舞,三不五時大罵憲警沒人性。憲警頭低低,打不還口 、罵不還手。新聞同業互扯後腿。

20年前,報社報導出有人要放火燒總統府,國會記者在國會堂裡遭刑警恐嚇。20年後,國家元首走到那兒,可以嗆到那兒!電視新聞道可以照三餐罵國家元首,外加消夜重播繼續打。平面新聞報導可以從第一版罵總統罵到第七版(第八版是廣告,還是罵總統的廣告)。

20年前後,哪ㄟ差這齊?

原因很簡單,這就是民主!這就是政治力解崩後的自由!

比較感嘅的是,因有了民主才有自由,前提是要有民主素養,尊重他人的政治信仰和政治選擇;服從多數人的選擇;尊重少數人的意見。

台灣7年來,是愈來愈自由,但民主素養有同步成長?

新聞自由度愈來開放的同時,新聞自律、查證、客觀公正性,有同歩成長? 少數人有服從多數人的選擇?看看台北縣,民進黨執政16年後,政權易主,投民進黨的近80萬台北縣民,有因為台北縣政調車尾而日日嗆周錫瑋?有日日唱衰台北縣政府?台北縣議會有日日杯葛台北縣政府?沒有!

少數人有服從多數人的選擇?看看台灣這7年,陳水扁總統也是多過半數台灣人選出來的國家元首,別說服從多數人的選擇,連尊重多數人的選擇,在這 7年都值得檢視再三。

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自由和民主已變成少數人的專利?
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自由和民主已讓新聞得選邊站?
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新聞不必恪守客觀中立、平衡公正、實是求是?
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新聞已變成有聞必錄、曾參殺人、三人成虎的謠言集散地?

羅碧霞經歷

1989年 民眾日報 民進黨記者

1990年-1996年 自立早報 民進黨記者、國會記者

1997年3月 新新聞 黨政新聞主編

1997年8月 中天編輯組長

2001年2月 東森新聞部副理

2004年11月 TVBS新聞部編審

2011年4月 中天新聞部編輯主任

想跟本文作者互動嗎?歡迎點擊追蹤羅碧霞的臉書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