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故事–記美國哥倫比亞河畔亞斯多利亞小鎮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西城故事–記美國哥倫比亞河畔亞斯多利亞小鎮

368787940_42884546b8_b

前言:

我有幾年的時間,誓願把美國西岸走完,到達這個小鎮,是有一年開車沿101公路北上,抵達這小鎮,飢寒交迫,巧遇一家中餐廳,一進去,就要點菜,有位中國籍的店小二說:「甭看了,老外吃的中餐,您不習慣的,我到廚房去吩咐幾道正式的來!」當下感激得銘刻肺腑。

隔天一早醒來,養足精神,就去遊街,意外的發現一家餐廳,是由一位美國人陶藝家開設的私房菜,我和她閒聊起來,決意中午一定要吃到他們家做的菜,我沒有預定,但雖然客滿了,她也頗為熱情的說,晚一點來,喬個位置給你!

亞斯多利亞橋」(Astoria Bridge)是這個小城最宏偉、最具的特色的建築了

亞斯多利亞橋」(Astoria Bridge)是這個小城最宏偉、最具的特色的建築了

小鎮寧靜而幽雅,我曾把這段遊記寫出來,但照片過去都一直找不全,現在尋獲大半,就貼出來和網友們共享。

亞斯多利亞小鎮曾經有她輝煌的歲月,有座當年世界跨距最長的桁架橋,可是樞紐地位後來被西雅圖所取代而逐漸沒落,但濃濃的人情味依然是她最大的資產,我常說,台灣要吸引觀光客,絕不要聽信那些膚淺的觀光掮客和弱智媒體的話,台灣美的可只是日月潭?阿里山?絕對不只,而是不同的生活價值,文化態度,近聞苗栗要建「馬奮館」,不僅馬屁拍到馬腿,還要恢復國民黨威權時代的個人崇拜,可歎,人與人相處,貴在誠意相待,此舉不只污辱台灣人,更是把中國觀光客當白痴看罷了!

本文:

我在從洛杉磯,沿101公路,開到西雅圖的「誓師北伐」之旅中,最北投宿的一站「亞斯多利亞」城(Astoria),是哥倫比亞河畔的最大城,「亞斯多利亞橋」(Astoria Bridge)是這個小城最宏偉、最具的特色的建築了,全橋鐵架鑄成,懸吊式拱起數座長廊,孤懸於哥倫比河之上,走101線,會先遇見狹長的「楊斯灣」(Youngs Bay)大橋進入後,便望見這座攝人魂魄的「亞斯多利亞橋」了,這城充滿了早期西部拓荒的風格,令人著迷,甚至留連忘返。
亞斯多利亞是座沒有圍牆的博物館,充滿了早期的移民風格,各式建築均有時代背景的意義在,來到這個小城,找個天清氣爽的上午,可先來趟小城歷史建築之旅,最容易辨認出來的主要有兩種建築型態:

一是「安妮女王」(Queen Anne)時期的建築,安妮女王(1665-1714)於西元1702到1714年間統治英國,「安妮女王」的建築樣式,在1880到1900年間風行於美國,由於若干裝飾風格借用了女王統治英國時的建築風而大受歡迎,要看懂其中的玄機也不難,主要的元素是多重線條的屋緣,向外延伸的凸窗、彩繪的玻璃,附有若干屋塔和角樓,整棟建築,呈此起彼落,參差不齊的隔間,高聳的窗櫺,門板上飾以方格雕花,屋瓦鋪以石棉,迴廊的門柱等等。

目前保存最好的「安妮女王」建築是「喬治‧佛烈佛船長之家」(Captain George Flavel House)

目前保存最好的「安妮女王」建築是「喬治‧佛烈佛船長之家」(Captain George Flavel House)

目前保存最好的「安妮女王」建築是「喬治‧佛烈佛船長之家」(Captain George Flavel House),這棟建築建於1884-5年間,喬治‧佛烈佛是哥倫比亞河的引水人,引水人要熟悉水道,引領船隻進港,是個肥缺,喬治又將餘錢投資房地產,手頭漸漸寬裕起來,便蓋了這座豪宅做為他62歲退休後的住處,經過了幾代相傳,到了孫女輩,家族沒人要住了,便捐了出來,成為博物館,也是亞斯多利亞城的地標之一,現在只消在小城隨便逛逛,便可以找到這棟建築,院子裡栽滿了銀杏、桃子樹和松樹,散發著古宅的芬芳氛圍。

另一種則呼為「義大利式」(Italianate)建築風格。這是風行於1900年間的公共建築款式,成為教育機關以及商業大樓等的主流形式,通常都是二至三層樓高,低斜的屋頂,極富裝飾風的屋頂斗拱,拱門似的高大窗戶,雙邊對稱的方格子雕花門等。走在小城裡,許多公共建築便都是這種建築型態,連郡監獄都蓋得美崙美奐,古意盎然,用現代人的眼光評斷,當時就算犯罪坐牢被關,也可算是雅事一樁了吧?

「義大利式」(Italianate)建築風格。這是風行於1900年間的公共建築款式,成為教育機關以及商業大樓等的主流形式,通常都是二至三層樓高,低斜的屋頂,極富裝飾風的屋頂斗拱,拱門似的高大窗戶,雙邊對稱的方格子雕花門等。

「義大利式」(Italianate)建築風格。這是風行於1900年間的公共建築款式,成為教育機關以及商業大樓等的主流形式,通常都是二至三層樓高,低斜的屋頂,極富裝飾風的屋頂斗拱,拱門似的高大窗戶,雙邊對稱的方格子雕花門等。

走小城的路徑,我的建議可沿主幹道Marine St.走往第八街的參訪義大利式建築的「郵局」(Post Office)、「法院」(Court House),遇見了「都安街」(Duane St.)便遇見了「喬治‧佛烈佛船長之家」,再信步前往「交換街」(Exchange St.),發現公共建築中的「圖書館」、「傳統博物館」(Heritage Museum),在到達「傳統博物館」之前,有一處小小的景點,叫「亞斯多利亞港」(Fort Astoria),從前有位叫約翰˙雅各的人派了探險隊,企圖控制哥倫比亞河的要衝,1811年四月十二日,第一支船隊登陸,便紮營在這個地方,為了防範印地安人的攻擊,要塞築以巨木欄柵,房子屋頂用香柏木樹皮(cedar bark) 臨時鋪蓋,充滿了戰鬥的味道,可憐這亞斯多利亞城雖有「小舊金山」之稱,只可惜腹地太小,不久便被西雅圖所取代了。

也有仿巴洛克式風格的建築

也有仿巴洛克式風格的建築

我在「交換街」的1585號上,發現了一間家庭私房菜的餐廳,號稱亞斯多利城四顆星的餐廳,也是典型的「安妮女王」建築風格,喚做「家庭精神麵包咖啡屋」(Home Spirit Bakery Café, TEL:(503)325-6846),老闆娘安茉莉(Emily)是位陶藝家,店裡許多陶瓷用品,均出自於她的巧手,老公「麥可」(Michael)是餐廳的總舖師,燒得一手好菜,這對神雕俠侶,丈夫的原鄉是路易斯安那州,老婆安茉莉則是麻塞諸塞州」,他們的兒子則預備到日本留學,儘管走進去,說是有位台灣的旅行家曾經來到這裡,你是循著報導而來,要預訂一頓豐盛的午餐,保證受到不同凡響的特殊待遇,因為我恐怕是第一個造訪這家餐廳的台灣人。

在到達「傳統博物館」之前,有一處小小的景點,叫「亞斯多利亞港」(Fort Astoria),從前有位叫約翰˙雅各的人派了探險隊,企圖控制哥倫比亞河的要衝,1811年四月十二日,第一支船隊登陸,便紮營在這個地方,為了防範印地安人的攻擊,要塞築以巨木欄柵,房子屋頂用香柏木樹皮(cedar bark) 臨時鋪蓋,充滿了戰鬥的味道。

在到達「傳統博物館」之前,有一處小小的景點,叫「亞斯多利亞港」(Fort Astoria),從前有位叫約翰˙雅各的人派了探險隊,企圖控制哥倫比亞河的要衝,1811年四月十二日,第一支船隊登陸,便紮營在這個地方,為了防範印地安人的攻擊,要塞築以巨木欄柵,房子屋頂用香柏木樹皮(cedar bark) 臨時鋪蓋,充滿了戰鬥的味道。

再走十六街,市政府特別規劃了許多老城之旅的牌照標誌貼在老房子的門口,美國人以自己的房子被政府認定為古蹟為榮,不像台灣迪化街、大溪古街等商家那樣的短視,非得拆掉重建,才相信會有商機,其實文化可以創造生意,這對短視的台灣人來說,真的是匪夷所思,比如說,這裡的居民因為被認定古蹟的緣故,便將自家住宅改裝成民宿,吸引來客,住住早期的移民房舍,也是一種觀光噱頭。

368787733_c19187e5d5_o
跟我來吧,沿十四街,向西散步到碼頭去!穿進「河景公園」(River View Park)的「罐頭工廠咖啡店」(Cannery Café),此處有座瞭望台可遠眺哥倫比亞河上過往的船隻,沿著河邊的船塢旁的道路漫步,過去的船隻靠港的甲板,都成了突出河面的觀景點,在洋人的觀點裡,美景不是像台灣軍方重兵駐守的重鎮,而是人民觀光的開放路線,因此設計了像舊金山的「電纜車」,叫做Trolley Car,好讓觀光客一飽眼福,將河岸風光,儘收眼底。

「家庭精神麵包咖啡屋」

「家庭精神麵包咖啡屋」

華人對亞斯多利亞城的貢獻良多,多數是罐頭工廠的苦力或木材工人,地位形同三等公民,生死無人聞問,落得客死異鄉,連個紀念碑上都沒有半字緬懷,這碼頭上有處紀念美國人蓽路藍縷開拓史的碑文,至於華人苦力,荒塚一堆草沒了….

她是位陶藝家,先生是廚師,我於是乾脆跟她訂了位子,好好品嚐她們的家庭料理了!

她是位陶藝家,先生是廚師,我於是乾脆跟她訂了位子,好好品嚐她們的家庭料理了!

亞斯多利亞城,其實是個雙子城,從101線往北走,會先進入「華倫頓」(Warrenton),要一窺雙子城的全貌,走16街,接Jerome Ave.再接15街,左轉Coxcormb Dr.便可到「亞斯多利塔」(Astoria Column)登高眺望。

「亞斯多利塔」一柱擎天,柱塔上彩繪原住民的生活史,位在高於海平面的Coxcormb山坡,高125英呎,樓梯有164層,沒有電梯,必得一步一腳印的爬上去,最好要心臟夠強才爬上去,有一回,一位心臟病人不信邪,逞強硬要攻頂,爬到頂樓後,心臟病發,在緊急遣調救護人員,才將這人從柱頂給吊了下來,方保住小命一條。

368787830_b0bfb168b8_o
「亞斯多利亞」城的美食,在中餐方面,完全是美式的料理,華人是吃不慣的,最好和華人廚師商量,請廚房來一頓真正的中國餐,然而,如果要入境隨俗,你還記得咱們曾在「家庭精神麵包咖啡屋」預訂了午餐嗎?這就大快朵頤去,我忍不住要教你如何點他們的私房菜,先來一客Salmon Buerre Blanc的義大利麵,係當地最生猛的鮭魚,摻以青豆及香菜等加添於pasta中,香脆可口,再來一客4 Cheese&Mushrooms,此乃手工大麥麵包片,加添起士、香菇等的開胃菜,兩人分享,還可再來一盤Cajun Chicken Andouille Gumbo湯,這湯頭是總舖師麥可將雞肉、瓜條、蕃茄角和香腸片精燉而成,飯後甜點尤其精彩,來一味Crème Brulee的焦糖布丁,或Blackberry Crisp係奧瑞岡州的桑椹甜點,有點酸,但不至於緊吸兩頰,嚐來口感千變萬化,利口爽心!在美國吃家庭私房菜,有個窩心處,廚師會跑出來輕聲細語的告訴你他的匠心獨運,端菜的外場經理,可以抽空隨和你聊聊餐廳陳設的來龍去脈,子曰:爾愛其羊,吾愛其禮,就是這個道理。

美麗的海港

美麗的海港

揮別了亞斯多利城,繼續往北走,我的兩千四百公里長征,兀那小子聽好了!人生海海,也總該和心愛的人,共同走過這一回罷!

垃圾桶,也美化一番

垃圾桶,也美化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