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渴望贏球,但是,「中華民國」體制在乎嗎?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我們渴望贏球,但是,「中華民國」體制在乎嗎?

台灣男排國家隊#17黃培閎聲明–再見了,我親愛的隊友和球迷們!

「我們渴望贏球,但是,體制在乎嗎?」

黃培閎 2016、11、6

———————-

跟大家報告一件事,我要暫時退出讓我驕傲的台灣男排國家隊了!前幾天在左營國家訓練中心整理行李,26歲的我,環顧這個從高三開始就鎖住我的小小世界,心情百感交集。揮揮手轉身離開,關上門,再見了,我無悔的青春!

過去幾年,這個念頭其實一直在我心中,之所以沒有放棄、堅持走到今天,是因為我的隊友,人單勢孤的小小教練團,還有一路支持我們的球迷朋友們。

我們這一隊和其他國家相比,幾乎沒有什麼資源。每次出國比賽,看到其他國家隊的陣仗,總是讓我們自卑,對手龐大的教練情蒐團、醫生、防護員、翻譯,經常比我們整隊人數還多,甚至許多經濟實力遠不如我們的國家隊,他們的支援體系也都讓我們羨慕,而我們幾乎永遠就是12個選手加上3個打理一切的小小教練團,頂多再多加上一位工作超量的防護員。但是,即使如此,我們從沒有放棄彼此,我們互相扶持打氣,竟然打破台灣男排隊史紀錄,一路打進FIVB世界聯賽的分組決賽,還在巴西有幸和世界最強的男排職業隊交手,甚至還拿下一場勝利,打敗多了兩位外援的埃及國家隊加強版。我想,應該沒有人可以指責我們不夠努力。想起學長阿浚、王明浚曾經痛恨出國比賽,他說,因為過去「出去比賽就是去輸的」,直到今天,回顧這段過程和轉變,只有我們這群夥伴才知道,我們一起經歷了什麼。我們沒被這種絕望打垮,而且確實創造了連我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驚奇,不是嗎?想起這一切,一起在場上真心奔跑的樣子,阿浚現在一定會微笑。我們這群排球男孩,午夜捫心自問,也應該沒有遺憾了!

記得兩年多前,我還是台灣男排國家隊的小學弟,看到國家隊士氣低迷、無心求勝,大家都充滿挫折感。大概是年少無知,不知是勇敢還是愚蠢,我竟然做了一件學長們都傻眼的事,我去求見大家都非常敬畏的排協秘書長章金榮先生,表達我的失望和無奈,希望協會能重視比賽以及選手與教練團的需求,改變一陳不變無效率的訓練方式,因為,我不想再虛耗青春在永遠不可能進步的環境裡,我不想再輸了!

那一次的見面,感謝當時企業聯賽美津濃隊教練小邱、邱得全老師陪我一起,讓我感覺沒那麼孤單。會面時,我表達了我的想法,章秘書長也說知道了。但是,在那之後,所有事情完全沒有任何改變。即使如此,我一直沒有放棄溝通表達意見的任何機會,但在這長久的過程中,讓我理解到一件事,就是這個世界似乎沒有人在意我們選手的心情,面對不友善的體育環境,我們怎麼想、有什麼感受,也不會有人理會,我若是不離開,只能自己調適心情撐下去。還好,我有一群跟我一樣不認輸的隊友,知道體制不會給我們任何協助,還是互相扶持硬著頭皮幹下去,就這樣打下一場又一場艱難的比賽。

大家都知道,即使是國家隊的等級,多數選手們的待遇一點也不優厚,不過,這並不是真正打擊我們的關鍵,我所理解的隊友心情,大家對薪資獎勵的要求,其實都很卑微,甚至不抱太大期待;我們更在乎的是,我們想要變強,出國代表台灣比賽想要贏球。但是,從來沒有人在意我們的資源和後援有多稀少,我們微弱的呼求聲,淹沒在僵化冷漠、被獨裁的體制中。

在這段過程中,男排國家隊一直沒有固定隨隊的專業體能教練,能夠針對我們每個選手不同的情況進行調整訓練。之前總教練舟哥、陳克舟老師在2014年幫我們找來的翁明嘉教練,帶過我們一段時間、選手也都覺得效果不錯,但從去年開始不知為何,我們幾番爭取反映,翁教練都已經幫我們安排好到2017世大運這段時間完整的訓練計畫,最後還是無法加入球隊來帶我們的訓練課程。今年九月下旬在泰國的亞洲杯比賽,賽前,我們只有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跟隨左訓中心幫我們安排的體能教練進行訓練,但因體能訓練的時程太短,比賽時整隊體能明顯不在戰鬥狀態,雖然最後以平隊史最佳的四強成績作收,但是,我們自己是非常失望的,因為這絕不是我們實力應該打出的成績。

除了沒有長期固定的體能教練,我們也沒有長期隨隊的醫療防護人員。運動選手最重要的就是身體狀況(在這裡就先不要談國外許多國家隊運動員,不只醫護人員,甚至還有心理醫生、營養師等等各種完備支援系統)。我的隊友們,好多人身上新傷舊傷不斷。從六月底長達三週的世界聯賽開始,到十月中旬的巴西世俱錦標賽,兩個比賽中間還穿插了在泰國的亞洲杯,部分隸屬台電的隊友們,還多參賽了亞洲俱樂部錦標賽。最後一場大賽世俱錦標賽遠赴巴西,我們在比賽前一天多才到達,我們的超強對手、去年亞軍俄羅斯隊,比我們早四天就到比賽地點適應時差和場館。

從巴西回台灣的漫漫長路上,我們在狹小的飛機座椅上,坐了三十幾個小時、轉機三趟回到台灣,休息不到三天,時差還沒調好,身體完全沒有得到休息,所有夥伴又再舟車勞頓的趕到北港參加企業聯賽。這些台灣頂級的排球選手,長期就在這樣一個無法有充分時間調整身體狀況、休息養傷,因此身心疲累不堪的情況下撐著,大家可以想像,這樣對選手的身體和心理層面,會造成多大的負擔和傷害呢?

再談到我們一直缺乏的情蒐系統,最近竟然聽到掌握資源權力的長輩說,「再給你們加十個情蒐,就能打到亞洲前幾名嗎?」,天啊,竟然有人會從根本否定情蒐的必要,就是這樣的態度最讓人難過,如果從心態上不重視比賽,當然不會覺得情蒐重要。沒有人能保證加上情蒐就能打出什麼好成績,因為要提升選手戰力,是必需全面徹底的改革性作法才能逐漸看到成果。如果對全世界體育競賽視為必要的情蒐態度如此輕蔑,要我們蒙著眼睛像盲劍客一樣,去對抗配備雷達全身重裝、對我們瞭若指掌的對手,這是掌握國家機器的排球專業人士應該有的態度嗎?

還有更多的故事不勝枚舉,對選手、對比賽不在意的輕蔑態度處處可見。

今年七月世界聯賽打進分組四強決賽,大家都為我們鼓掌。回到台灣後我們這一隊立刻失去兩個好夥伴,26歲跟我同年、很棒的自由球員雍順,還有才23歲非常有潛力的學弟、攻擊手鈞璟。他們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涯考慮,順仔為了爭取約聘專任教練的工作,鈞璟則是直接去當兵,但是,我知道他們對排球還有熱情,對離開這個充滿革命情感的團隊是多麼不捨的心情。他們的離開讓我傷心、更讓球迷惋惜,但是,有能力挽留他們的人,卻對他們的離隊漠然以待。

一個等級到國家隊的選手,都不是泛泛之輩,這次我們在巴西碰到俄羅斯隊ZENIT-KAZAN的美國球星Matt Anderson,今年29歲,還在場上生龍活虎;本次世界俱樂部MVP、巴西隊SADA CRUZEIRO的舉球員William Arjona今年37歲;今年里約奧運的MVP、巴西國家隊的自由球員Sergio已經40歲了。而我的好夥伴們還這麼年輕,完全還沒到排球選手的巔峰時期,就得因為現實因素離開國家隊,還有更多在台灣的優秀選手,在大學畢業結束兵役義務之後,必須面臨現實生活的問題,放棄競技運動的大好前程,我們的體育環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教練們花了這麼多時間、心力,好不容易栽培出萬中選一的菁英,卻能夠這麼廉價地被取代、丟棄?我們因為這樣流失了多少還想打球的優秀選手?我們能提供給選手無後顧之憂、並且幫助國家爭取好成績的環境,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至於我自己,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提升自己的視野,我和隊友歐告、陳建禎在沒有前人經驗可以追尋的情況下,甚至願意放棄當時一位國內企業老闆非常善意大方的高薪合約,還是決定出去闖闖。我們旅外打球,完全是靠自己和熱心球迷幫忙聯繫接洽,就像無頭蒼蠅一樣,心情一片茫然。到現在,排協某些長輩還會奚落我們,「旅外有比較好嗎?」對照日本、中國都以政府之力,協助安排有潛力的選手出國旅外。在這過程中,讓我感受不到台灣排球界前輩有真正想要提升選手實力、讓環境進步成長的用心。(又或許,我不是台灣排球界值得栽培旅外的選手?!若不是我,我們總有其他選手值得栽培吧?!)

一直到今年,也就是從西班牙旅外打球回國後,我才在左訓中心之外的民間專業體能訓練單位的檢測下,發現了許多以前自己根本不曉得的身體狀況,原來我的肩胛骨長期在一個不健康的位置下,限制了我背後舉球的身體延展範圍,而我的膝蓋雖然沒有受傷開刀,但髕骨下明顯突出,是因為大腿肌力訓練不足,無法支撐我長期大量的跳躍,這些在我身體上外顯的種種狀況,其他隊友也是如此。因為資源及人力有限,我們身上的這些問題從來沒有被善待、被好好解決過。也因此,即使我已經用盡全力努力,有關我自己身體強度、爆發力和運動能力的各項數據,三年來完全沒有進步。在這個專業領域,國家隊的後勤支援能力顯然遠不及民間單位,而我們這些選手,如果要留在國家隊,就必需接受協會安排長期關在左訓中心集訓。為了盡快矯正改善這些問題,同時提升自己身體的負荷強度,我一定得忍痛離開國家隊,對外尋求專業協助。運動員在球場上的黃金歲月有限,我沒有時間繼續等待體制環境的改變,繼續虛耗運動員寶貴有限的青春。

比起我們,在台灣其他地方集訓的年輕排球選手們,長期待在比左訓更差的環境中,我無法想像他們還要再耗費多少青春,才能接觸到正確的訓練和照顧妥善的食宿環境。今年七月打完世界聯賽,我們回到左訓中心時,剛好去高雄場館幫參加亞洲U20錦標賽的小學弟們加油。那次比賽,台灣青年隊只得到第12名,是有史以來最不理想的成績,小學弟們都很受挫。我看著場上的他們努力的想贏球但卻力不從心,心裡深深地為他們、為台灣排球、為台灣體育難過,對他們的成績,我只有心疼。教練一直激勵他們打起精神,在場上跑起來、大聲喊出來,但是,我們能給他們的支援,就只有這樣嗎?跟我們一樣,他們需要的是科學化、系統化的訓練,完備具體妥善的各種作戰後勤補給,他們需要的是讓他們上場去有贏球的能力,只是在場上大聲喊出來,是不會贏球的!

睽違世界排球戰場30年,我們首度獲邀參加世界聯賽,就在group3 打進四強決賽,算是繳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大家一定不知道一件事,在世界聯賽時,我們因為球衣過短,好多次在攔網時因為球衣觸網,白白送對方分數。總教練舟哥回國後跟協會反映,希望幫選手重新設計球衣版型、換新球衣。結果,九月份、十月份,我們繼續穿著同一套球衣征戰泰國亞洲杯和巴西的世俱錦標賽。當球衣太短導致失分這種很容易立即解決的問題,都不被積極處理時,除了不在乎選手、不在乎比賽勝負之外,我不理解這是什麼心態?

無數的事件一再重演,總結我對這個體制最大的失望和無奈,是掌握權力的人們,根本沒有人在意選手、在意比賽的結果。走到今天,台灣社會對體育環境、運動項目的重視愈來愈高,也愈來愈不能忍受落伍僵化的體制和弊病,不能再故步自封了,否則,台灣不管是全民體育、強國強民,或是運動競技提升國際比賽成績的目標,都將看不到未來!

是時候該改變了!

在這裡,用這種方式說出了許多運動員不敢說出的話,其實我心裡是有壓力的。我說這些話,排球界許多長輩一定不高興,也不知道將來我還有沒有機會接受國家隊徵召。但我相信,這不會是結束,只是開始。謝謝一路支持我的球迷朋友,還有每一位對排球運動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你們,後會有期,我們一定會再相見!

暫別國家隊,我會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強,隨時準備好,希望有一天,還能跟我心目中最棒的隊友一起再披國家隊戰袍,為自己,為台灣而戰。你們是我永遠的隊友,我愛你們,我會想念你們!

黃培閎 201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