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大師?抱歉,我質疑!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文學大師?抱歉,我質疑!

文/陳增芝

本不想有任何不敬的發言,畢竟人死為大,但是,不少媒體用到文學大師的稱呼,抱歉,我還是無所接受。

任何文學美術音樂等藝術,欠缺人道關懷與正義價值,再怎麼文字洗煉、技藝高超,頂多只是巨匠,不可能成為大師。

這在日本,就是術與道,磨煉與修行的差異。所以,日語裡,不會叫武術、書法、劍術、插花;而是叫武道、書道、劍道、花道。

曾在跑社會運動新聞的記者會時,聽過這位日治時期出生於台灣新竹,2016年11月病歿於中國北京的作家,對台灣獨立運動極盡貶抑甚至羞辱的發言,我印象深刻。

文學大師?抱歉,我質疑!

文學大師?抱歉,我質疑!

事涉個人政治自由、思想自由,視中國為祖國,任何人都必須尊重,但是,既然打著關心弱勢、人道關懷的旗幟,價值觀就應一致。

兩岸軍事對立隔絕,無法親眼看真實的中國,所以,愛怎麼描繪夢中的祖國,這是個人見識與智慧的問題,任何人都必須尊重。但是,兩岸開放後,還如此歌頌中國,貶損台灣,這我就無法接受。

號稱關懷弱勢,如何看待流亡美國的陳光誠?如何評價身陷牢獄的劉曉波?……族繁不及備載。當然,這位先生沒有義務為這些遭到中國迫害的人士,負任何責任。人不是他害的!

只是,畢竟是深知自已在台灣文壇發言份量的人,一如過去台灣反對運動新聞事件中,這位先生不只發言,同時積極參與。關懷弱勢的標籤與旗幟,對照崇敬仰慕中國的實際行動,價值觀不會錯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