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映真與陳芳明的底細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陳映真與陳芳明的底細

文/張德本

在我的觀念中,進入體制就沒有資格談「左派」,陳映真只是一個中國國族主義者,他也在跨國公司領過薪水,還用「許南村」為筆名大篇幅評論自己的小說,這合乎文學的左派精神嗎?

魯迅在共黨中國,若他有堅持,也一定落到被鬥爭亡命的下場,魯迅若活到今天,照樣也會反共產黨,要不他就不是魯迅!
我要問陳映真中國如今全面民主化了嗎?你可以抱病在台灣參與「紅衫軍」,為何不抱病繼續在中國革命呢?如今病逝「祖國」,也算得其所歸!

說陳映真是其可敬論敵的陳芳明是,標準打著綠旗反綠旗,打著台灣反台灣,他的論點表面說文學包容的重要性,可以涵蓋外勞、新住民文學……。

但卻自打耳光般完全排除,以台灣佔百分之八十幾比例人口日常在說的各原住民語、台語、客語等語文所書寫的「母語文學」,所以他的台灣新文學史,是去台灣的,這跟龍應台的論點若合符節。

國際級台灣大詩人李魁賢沒有論述一字,錦連和陳千武都故意?或無知?選不重要的詩作應付搪塞,張良澤等多人放照片無一字論述,可以漏掉持續書寫四五十年的詩人作家不論,卻去論述剛冒出頭的新秀。

陳芳明若是真左派,他就不應該另立「女性文學」專章,因為左派不分男女,該書年表漏洞百出,全書缺乏索引,是一部向台北統派文學雜誌副刊嚴重傾斜的好惡史!

陳映真與陳芳明的底細

陳映真與陳芳明的底細

陳芳明在學院賣弄魯迅,事實上違背魯迅精神。

陳一路走來的立場多變,現實和歷史都會清算他!我講這些都是有所本!陳一向都是迴避公開或書面的質疑與批判,可見其膽怯脆弱。
台灣所謂的「左派」,只是裝飾的名詞,講左派的教授,提早退休,再去私立大學,佔年輕人一個教職,領雙薪,這樣違背公共正義還有臉說自己是「左派」!

這些所謂的「左派」講到自由主義可以長篇大論,但一談到台獨,「自由主義」、「左派」都萎縮投降在「大中國帝國主義」之下,連吭都不敢吭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