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西:抄黨產 需要的是魄力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妖西:抄黨產 需要的是魄力

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違反反洗錢法,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DFS)開罰新台幣57億元,輿論盛傳此事可能和國民黨(或馬英九)洗錢脫產有關。稍微瞭解一下兆豐銀的歷史與人脈背景(比如周美青),這樣的質疑不能說只是無稽之談。

不過,真相不是用猜的,而是用查的。問題是,兆豐銀紐約案不是突然爆發,二月DFS的報告就已經出爐,現在已經是8月了。我們不禁懷疑,從金管相關部門到司法檢調,政府真的有想查清楚嗎?

這裡有一點我得挑明著講。小英政府行事謹慎基本上是好事,但針對國民黨的清算,太過謹慎只怕是留給國民黨更多的喘息空間,同時也是對小英及民進黨支持者的一種磨耗。

新政府應該把阿扁的遭遇引為借鏡,阿扁當時就是幻想跟國民黨可以「和解共生」,所以一上任就拜會一堆國民黨大老、重用一大堆國民黨舊臣。結果呢?結果是紅衫軍亂政、媒體的貪腐指控,以及一卸任就上銬收押,還搭配媒體操作,讓全世界都知道得罪國民黨的下場為何。

新政府應該要瞭解,國民黨骨子裡就有「流亡命之徒」的性格,當他的對手只能選擇臣服於他或者被他消滅,沒有合作和解的可能。

新政府應該要瞭解,國民黨骨子裡就有「流亡命之徒」的性格,當他的對手只能選擇臣服於他或者被他消滅,沒有合作和解的可能。(圖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顧立雄,資料圖片)

新政府應該要瞭解,國民黨骨子裡就有「流亡命之徒」的性格,當他的對手只能選擇臣服於他或者被他消滅,沒有合作和解的可能。(圖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顧立雄,資料圖片)

以黨產這檔子事來說,新政府應該展現的是魄力,強勢動用行政與司法權,先廣泛進行約談,該押的就押、該起訴的就起訴。這件事其實一上任就應該做,拖到現在都稍嫌太遲了些。程序正義固然重要,但別忘了,不當黨產條例已經三讀通過,完全執政的政府沒有理由再慢吞吞。

現在的高鐵董事長劉維琪,不是在20幾年前當國民黨隨附組織中央投資公司總經理時,曾公開說過「國民黨黨產有9000多億元」嗎?像這類熟知國民黨黨產來龍 去脈的人物,怎麼會是繼續給他高鐵董事長坐,而不是先找來約談呢?還是說,新政府本來就只是打算處理朱立倫口頭講的那幾百億黨產,放過其他包括海外的資 產,放任國民黨透過兆豐這類銀行把錢洗到國外去?

新政府應該瞭解,多數民意是支持清算國民黨的。和解共生是在野時的政治話術,全面執政的今天還拿來當信條,只怕「縱虎歸山」,讓蔡英文總統成為第2個陳水扁,不可不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