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豐嘉:坐在巴別塔上的執政者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莊豐嘉:坐在巴別塔上的執政者



文/莊豐嘉(串樓口議題社群社長)

12月6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執政黨版周休二日(也就是一例一休)、被視為砍七天假的法案,對於民進黨來說,簡直是跨越一場艱難的障礙賽,不管外界有何批評,先鬆一口氣再說。但未來要打的仗,一個比一個艱難。

因為他們老得無法想像,不同世代正透過各自的網路社群進行對抗。

民進黨雖然很清楚國民黨過去執政時面臨公民強力抗命的嚴厲挑戰,但等到事情臨到自己頭上,才知道一個政策要說明清楚,是多麼困難,更不用說如何把「正確」的政策送到一般人的眼球裡。

所有的執政黨都面臨一個難題,即沒有可靠有效的傳播通路,可以讓你把政策送到極大化的大眾手裡。

機關報不用說,連傳統所謂的大眾媒體,在網路時代有如孤島的傳統商業媒體同樣不堪大用。

甚至連名嘴也被邊緣化。當一人說某某名嘴最近常出現在政論節目時,與之對話的年輕人很可能回說:「有嗎?」因為後者根本不看電視。

名嘴效應如今只停留在政治人物的腦中,如果真的盡信,將會發現和真實世界有著諾大的距離。

最明顯的例子,今年夏天國會頻道直播以來的收視情形,根據立法院的資料,包括民視等各台協助轉播的頻道,沒有一個能夠到達1%以上,少得可憐。

但是新媒體的表現卻十分亮眼,23家在立法院註冊直播的網路新媒體,不過半年,其瀏覽率高達9百萬人次,相較過去IVOD一會期往往只有80多萬瀏覽率,簡直高得嚇人。

當然,拿電視台邊緣頻道來和網路新媒體比較,未盡公平,但不可諱言,有哪一個電視台願意拿黃金時段或頻道來轉播立法院審議的過程?

就算真的如此做,恐怕收視率也會低得可怕,因為傳統的大眾媒體早已失去了大眾,他們的目標群在哪裡?恐怕連他們自己都說不得準。

然而,年輕人會主動尋找自己的網絡,自己的資訊,同儕或網友的力量,超過任何傳統權威者的指引。

簡單說,這是對媒體權威的解構,是新代言人出場的時刻。

這是一場網路早已沸騰,但執政者與主流媒體還渾然不知的太陽花學運!

也因此,不只是一例一休,同性婚姻修法的戰爭更是慘烈。社群媒體在同性婚姻議題上堅壁清野的程度,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

學者游盈隆所做民調反應著雙方勢均力敵而且絕不相讓的程度,比藍綠之爭有過之無不及,就是一個明證。

同溫層同時也是謠言的溫床,信其所信,在各自同溫層之中,因為使命感使然,愈驚悚的謠言愈容易被分享。

例如反同婚的激進支持者,已經不是在打一場信仰的戰爭,而是讓謊言掩蓋了真相,高舉道德的旗幟,說的卻盡是仇恨的言語。

反同婚的激進支持者,已經不是在打一場信仰的戰爭,而是讓謊言掩蓋了真相。

任何政策面臨這種成千上百同溫層的傳播管道上,簡直望洋興歎,有無從下手之慨。

在同溫層中,積極者主動轉發各種他支持的訊息,並試圖遊說群組好友,而基於共同好友的面子上,不同意見者多半不願撕破臉,以致沉默螺旋日益加深。

沉默螺旋是執政者另一個必須小心踩到的地雷。同志婚姻修法被推上修法特快車之前,民進黨從未曾料到反同婚者的反彈會如此激烈。

同樣的,一例一休如果真的被職業勞工團體杯葛成功,民進黨很可能面臨的是更多的企業主和其他勞工反彈,因為現在的任何團體,和從前的大眾媒體一樣,都無法真正代表所有大眾。

失去影響力的大眾媒體,遇見代表性愈來愈小卻能利用社群媒體高速加溫能力的社運團體,任何想完整呈現政策的傳播效果,絕對是慘不忍睹。

執政者將會發現,他所治理的國家,其實是一座巴別塔。

舊約聖經中的巴別塔,企圖建築一個能夠通天的巴別塔,但上帝令所有人說不同的語言,他們因此不能聽懂對方說什麼,最後終究蓋不成。

但是在網路中的巴別塔,不是語言不同,而是傳播社群的隔閡,個個獨立,互不往來,讓同溫層與沉默螺旋各自長大,即使有意跨界溝通,被扭曲的訊息,也都讓任何溝通喪失效力。

如今,不僅媒體人必須向年輕人學習,重修新媒體學,甚至超過45歲以上的世代,也已發展出自己的社群傳播通路,這些都在在顯示,政治人物必須嚴正看待,社群時代裡,同溫層的各自發展將對其政策的推行,帶來的多麼嚴酷挑戰。

說得更明白一點,政治人物必須在不同之同溫層布線的時代,已經來臨。

愛本無懼!網路就是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