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亦竹:「文化出版」是偉大的工作,不是「詐騙斂財」的工具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蔡亦竹:「文化出版」是偉大的工作,不是「詐騙斂財」的工具



圖文/蔡亦竹

深夜認真文。

最近一個不小的新聞,就是台灣出版業進入慘況。但是只要是內行人,就知道其實台灣的人均出版數還是世界第二。

不過書店一間一間倒,出版社越印越保守怕書賣不出去。

為什麼?

很多人會歸因於網路的興盛。但是就像我平時跟我上課作報告發表同學們說的一樣,網路很好用,尤其維基百科大部分時候都能當成是備忘錄來使用。

不過如果你要找到真正可信有來源、有根據、有品質保證的資訊,「書」還是一個最可靠的知識來源。當然我不是個紙本控,電子書也是一個選項。

因為人家敢拿知識來賣你。就得有一定的品質保證。

但你現在去一趟誠品,這種「知識的品質保證」是不是動搖了一看就很清楚。

要我是買書人我當然越來越不願意花錢,開錢買「彼得蘇廢文全集」或是「各種莫名其妙的勇氣」,不然就是我上網找還比較快的美食資訊或是食譜。

你當林北康安逆?出版者或是書店都覺得「這種書比較好賣」,但是講難聽點這是在騙情報弱者而已。

然而這全是生產者的錯嗎?不盡然。最近自己也出了書,承蒙大家支持也賣得不錯。

但是我出書的時候有些新仇舊恨一下說我料理的歷史抄別人,一下說我就把大河劇的內容抄一抄這樣。

其實我覺得很好笑,不然歷史事實我是要去編逆?如果說我是司馬遼太郎的東施效顰我還會說這是「內行人」,但是這種為攻擊而攻擊甚至連書內容都沒看過的評論,也是讓我領教到原來台灣現在「市場」也有這種人存在。

好友姚大出的「薰風」更是一絕。

還沒出來就被一大堆人攻擊是「媚日」啦、「懷念殖民」啦,但是這些文青們對於坊間一堆從日本直接翻譯的日本文化相關書倒是不置一語。

比方說最近我在看的梅棹忠夫的京都讀本,我就不相信一般的台灣人看翻譯能懂多少內容(郭編對不起!)。

這種強押給台灣人、完全沒考慮文化差異的翻譯本、日本阿宅看的戰國相關本,這些才是無視台灣主體性的日本解讀不是嗎?

姚大想作的不過是「有質感」、「有台灣觀點的日本文化書」,講快一點跟我的「表裏日本」一樣想法而已。這樣就要被打成媚日皇民,笑死豐原擔屎的。阿不還好薰風還未上市就銷量勢如破竹!

所以,台灣出版不是沒出路。只是對於「紙本」或是「花錢買書」這件事,大家被訓練到要求更高而已。

不然我上網看部落客提雄就好了,花300多塊幹嘛!對於一個有在出書的人,我能作的,就是堅持品質,不管是文字本身或是呈現出來的整體。

這也是為什麼表裏日本要拜託鄭景文具店大師操刀主視覺,下一本京都皇民本(笑)要拜託吳旭曜大人,然後升等著作現在正和黃正文工口仙人一同吐血找資料了。

一切的一切,只為了呈現讓人花錢買了覺得值得、將來老後可以驕傲地拿起來說「這是我的心血」的一本書。

作者不再是作者,作者應該把自己當成是一個縮小的總合文創基地指揮官。這也是為什麼姚大邀稿時我沒有第二句話的原因。

因為我相信他跟我有一樣的堅持—-雖然我們都覺得文創兩個字是拿來罵人的XD

說到豐原擔屎的。星期四晚上七點,大家豐原三民書局見。然後今天下午五點寶島聯播網,要播出我和鄭弘儀大哥的專訪了。

感謝大家。我們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