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高中校慶事件VS余澎杉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光復高中校慶事件VS余澎杉



文/兩個太陽的台灣編輯部

一篇自稱光復高中學生的「到操場挺校長」貼文,開始出現所謂憲法保障言論表現自由的說法,做為「不能或不應譴責」校慶扮演希特勒事件的理由。

如果這個理由可以成立,能否請思考一下,這個要求「不能或不應譴責」的本身,不也是否定譴責者的言論自由嗎?

表現自由,自始就是互動的,任何意見主張或表現,只要表現於外,可能吸引支持或讚賞,但同時也可能引來反對或抗議。一切歸諸言論市場機制。

民主憲政體制所保障的表現自由,自始就不能保障你的言論或表現,絕對不會遭到任何反對或譴責。但保障你即使被各界指責是異端邪說,你仍然保有真理愈辯愈明的機會。

只要你真的有道理,或時間可以證明你是對的,你就是先知!畢竟,歷史證明,促進人類社會進步的,經常就是從曾經被視為異端邪說開始的。

所謂侵害表現自由,最簡單易懂的,就是類似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般,或中國劉曉波般,只因言論忤逆了當權者,就遭受國家司法暴力的侵害。

因拍片批判李光耀而遭司法迫害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

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許慶雄教授的憲法學著作也指出,民主憲政國家,必然明文保障言論、出版、行為等表現自由,嚴禁國家公權力遂行壓迫反對意見的政治迫害。

現代立憲主義保障表現自由的意義,主要有以下三個層次;

1、促進資訊交流,使國民個人得以吸收資訊、形成意見,進而實現成就自我。

2、社會因不斷出現開創性的發明與知識情報,才能促進全體人類社會的進步。

3、落實國民主權原理的民主政治,使國民間得以自由交換資訊、溝通意見,進而提供大眾判斷,用以發揮民主運作的前提要件與重要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