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羅馬的艷遇經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我在羅馬的艷遇經

我在義大利羅馬的情人,提供給狗仔壹周刊,請給我爆料稿費

說到「艷遇」就讓我聯想到口蹄疫。

這一點也不奇怪,台灣流行豬隻口蹄疫時,全島幾乎忌啖豬肉,當時地球上只有中華民國和回教國家是不吃豬肉的,於是我一廂情願的推論,只消口蹄疫繼續流傳下去,那麼立法院桃色委員們,早晚有人要趁民氣可用,提案修憲,乾脆將回教國家的「禁食豬肉」與「一夫多妻」的良制一併納入增修條款,這樣便「台灣第一,台北第一」了,只可恨口蹄疫很快被撲殺,我「一夫多妻制」的美夢亦只停留在「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地步,在台灣終究是沒搞頭,我勸你不如到國外去艷遇。

且慢,愛情無價,所謂「艷遇」絕不是那種用錢買來的性交易。大家別以為我會告訴你如何出國買春、如何加入砲兵團。台灣許多男人出國,念茲在茲者,有曰與好友三、五成群出國打高爾夫,實則打完十八洞,猶興致勃勃的垂問哪裡有「nineteenth hole」?有曰赴長江乘船觀賞三峽,卻滿船鶯鶯燕燕,三峽不知何物,獨見一峽;更有甚者,東南諸國動亂,我政府諄諄教誨,切莫前往,只見台灣男人們冷冷的回應:「AIDS都不怕了,怕他政變?」

我法國巴黎的情人,這是我離開她的最後一瞥

「艷遇」亦不等於空運「便當」。有到當地欲嚐土產山蔬,又恐「金絲貓」、「黑甜粿」吃了會拉肚子,便從台灣打包「家鄉味」快遞而來,此進出口業者的鄉愁也,無關乎我所謂的「艷遇」。

「孫子兵法」有云,兵貴神速,出國艷遇,就在那電光火石的一剎那,男歡女愛,隔日醒來勞燕分飛,各奔前程,只在乎曾經擁有,不必天長地久,此出國艷遇的定義其一也。

其二、擅出國艷遇者,絕非有色無膽者流。有句話說得好:「從來英雄造時勢,豈有主角等燈光?」但您要問我,我出國可有過艷遇?大哉問!這我得向牧師懺悔。

親愛的牧師,我出國曾經有過數次艷遇的機會:

我在日本京都的藝妓情人,她也是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情人,我們”公家”

十幾年前,我在華盛頓曾巧遇一日本美少女,她操著半生不熟的英語,問我「史密斯桑尼亞」博物館區在哪裡?可否結伴同行?我只陪她走了一小段路,繞進一家博物館,便莎喲娜啦了,任憑她千呼萬喚,我毅然如柳下惠般的走人。

再有一回,在日本東京,一位法國俏妞,長得前凸後翹,玲瓏有緻,兩人儷影雙雙,一路上用英語交談,倒也和樂融融,這金髮碧眼的蕃婆最後主動邀約到飯店共進燭光晚餐,我卻逃之夭夭,原因無它,年少阮囊羞澀也。

其三、艷遇通常是發生在兩個寂寞的旅人身上。試想你身旁有伴,這不等於帶了一名「憲兵」同行?兩個寂寞的旅人,閒閒美代子和一夜單身郎方能解除戒嚴,往自由開放的大道邁進。

羅馬兢技場,李小龍來這裡沒碰艷遇,就找人打架...不浪漫!

電影「羅馬假期」你看過吧?年代有點久遠,我記得是奧黛莉赫本和那位叫「割來割去割屁股」的男星(哦,我想來起了,叫「葛萊畢克」)在羅馬發生了一段人海大悲劇式的艷遇,前者飾演某國公主,後者是一名新聞記者,公主在晚上糊里糊塗的從寢宮逃了出來,於是兩人便從此展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熱戀。

義大利人是著名的浪漫,連路上一男一女搭擋的交通警察都忙著談戀愛,誰管它交通打結?尤其到羅馬,羅馬的拼法是Roma ,反過來寫是Amor ,Amor在拉丁語裡便是「愛」的意思。

等等,Amor是「愛」的拉丁語,但義大語裡「我愛你」的說法是「Ti amo」,發音很像台語的「聽嘸」,你要發生艷遇時,不管對方說什麼,反正就「聽嘸、聽嘸」啦,包管對方心花怒放,自動解除武裝;辦完事後,要記得用台語說︰「擱來坐」(Grazie,謝謝);萬一膀胱無力,夜間要起來上廁所,就台語:「叨位放尿?」(Dov’e il bagno);翌日清晨醒來,大家說再見,就「啊你嘜對死?(Arrivederci),包管讓義大利人留下你是個語言天才的美好印象。

要怎樣在羅馬泡到馬子或釣到凱子?這要各憑本事,業精於勤,我只能負面列舉,比如說,我年輕的時候習得文明社會的一招,到PUB去,男的想找人談話,便點一味「螺絲起子」(Screw Driver),女人嘛,則點「血腥瑪莉」(Bloody Mary)。老實說,這招撇步從沒奏效過,儘管螺絲起子不知錐心鑽了多少回,仍然是「誰理你啊?」

奧黛莉赫本的方法是睡倒在「古羅馬市集」(Foro Romano)的女兒牆上,這招太引人遐思了,且容易碰到羅馬之狼,下場難以逆料。後來奧黛莉赫本到「西班牙廣場」(Piazza di Spagna)去找一家理容院剪頭髮,因而被那剔頭的邀去參加夜晚全羅馬最美的一座「聖天使大橋」下的夜間舞會,這不失為一記妙招。

按「羅馬假期」的電影情節看來,要有高水準的艷遇,吟詩誦詞的本領不可少,最好還是濟慈(Keats)或雪萊(Percy B. Shelley)的詩。我記得女主角奧黛莉赫本在躺倒男主角葛萊畢克的躺椅上時,曾經吟誦一段︰「我會拒絕高貴在優雅的臥椅中,在靈魂絕妙的山裡…」結果兩人就因此爭辯起這究竟是濟慈或雪萊的詩作,因為這兩位大詩人在羅馬便有一座紀念館Keats-Shely Memorial House,就在西班牙廣場旁,雪萊、濟慈都是英國浪漫派文學時代的傑出詩人,雪萊富有而博愛,濟慈則出身卑微,父親是給人看馬的,後來濟慈因為照顧染有肺病的兄弟而被傳染,貧病交迫的住在羅馬「紅色之家」(Casa Rossa),雪萊為了濟慈的早夭,還寫了一首膾炙人口的哀悼詩「Mourn not for Adonais」來紀念他,總之在義大利要艷遇,這些基本常識要具備,尤其是想到濟慈因貧病牽制,竟無法和愛人完婚,只活了二十六歲,此時吟誦︰「人生得意須盡歡,莫待無花空折枝」,對方感動之餘,便心甘情願的以身相許了。

這點我有一些經驗的,從前我去過越南的胡志明市,參觀南越的總統府,也就是現在的和平紀念館,碰到一位長得極為標緻的英語導遊的越南姑娘,只見國破山河在,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心血來潮,便隨口英譯了幾段,竟感動了那位越南姑娘,只可恨行程太過匆忙,唉,空留千古餘恨。

然而在羅馬要艷遇,千萬不要找導遊。到羅馬請導遊,莫名其土地廟的規定要一次請兩個,一個通你的語言,另一位呢,沒事幹的當地導遊,連英語也一知半解,並不負責解說,也絕不幫你揹行李,唯一的作用是伴遊,跟在你旁邊像個拖油瓶,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備齊中文資料自己走,如發生艷遇了,就有呷擱有掠,免費賺一個導遊,這才真是卯死啊!那奧黛莉赫本便是走這種捷徑的。

這是羅馬真言之口,把手伸進去,說謊的手會被咬斷,哼,你愛我,愛個頭啦!

這是羅馬真言之口,把手伸進去,說謊的手會被咬斷,哼,你愛我,愛個頭啦!

我曾聽說一則奇聞軼事,有位台灣小女生,向公司申請留職停薪兩個月,本來是要到英國遊學,不料此去兩年三載,她的方法是這樣的,每到一國便交上一位男朋友,這一路從英國紳士、法國情人到義大利客兄,拍得厚厚一疊情愛照片回來,你祖媽比作家李昂筆下的「香爐」還了得,瞧,這下發爐了!

有些女性朋友長得不怎樣,嘟著嘴說,人家奧黛莉赫本憑其姿色要艷遇當然容易囉!小女子我,鬼才要啊?哦,千萬別灰心喪志,外國人看東方女人,眼睛是很脫窗的,妳只消留得一頭烏黑長髮,即使長得像菲傭,照舊是洋人眼中的性感美女。

只可恨有些日本女人眼睛更脫窗,好像眼珠子給蛤仔肉舔住了,他們對黑人總是情有獨鍾,黑人固然也有帥得迷死人的,可是也並非個個貌似潘安吧?奇怪的是,我到夏威夷去,就經常遇見一名黑人帶著兩個日本女人在街上晃呀晃,我很懷疑,像電影「上帝也瘋狂」裡的那些非洲老土,日本女人是不是也趨之若鶩?

到羅馬要獵艷,走過西班牙廣場,便會望見舉世聞名的「山上的三一教堂」(Trinita dei Monti),奧黛莉赫本在這裡本來要買一束鮮花,因沒錢而作罷,但店家瞧她漂亮,最後還是忍不住送了她一朵花,那花攤現在去看早已杳無蹤跡,奧黛莉赫本買冰淇淋來吃的小販,也不知死到哪裡去了?男主角葛萊畢克在這裡故意喬裝「巧遇」女主角,這一招在Y世代裡絕對是不管用的了,要嘛,到對面的商店街去瘋狂血拼,現代的戀情據說現實得很,NO MONEY, NO HONEY。

萬神殿前的廣場,我特喜歡

假若你的口袋麥克、麥克,義大利的名牌商店裡的名牌,不,我說的「名牌」是美麗女店員身上的姓名牌,凡名牌商店都講究一對一的服務,寧願顧客在外頭大排長龍,也絕不因人手不夠,失了來客的禮,這就是機會了,懂嗎?楞小子。

舊時代的人要艷遇很麻煩,整個羅馬都快逛完了,還僅止於牽手的階段,甚至於連小手都沒觸到,便算是柏拉圖式的愛情了。現代人必得「重金屬」式的真槍實彈上場對抗一番,則不算艷遇,印證於羅馬梵諦岡著名的馬賽克畫,實屬真理,吾友費心解釋馬賽克鑲嵌畫對梵諦岡的重要性,我參觀過後,只興致缺缺的說︰「為什麼整幅人體畫都要馬賽克呢?局部馬賽克豈非更誘人?」

要期許羅馬艷遇,到梵諦岡找教宗是行不通的,何況台、梵兩國日漸交惡,斷交指日可待,我建議還是去「許願池」(Fontana di Trevi)祈求奇蹟出現。

人背對著許願池,雙眼一閉,切忌流露出一付花痴的模樣,只需心中默禱︰「艷遇!艷遇!艷遇!」然後丟進一塊銅板,心想事成,張開眼睛,便有一位美少女或酷哥迎面撲來,如果沒有,可能你用的不是歐元而是新台幣,歐元如今比較強勢,亦較具靈性。

許願吧,會中大樂透

我也知道天下間有許多許願池根本是騙人錢財罷了,你到羅馬,要是床頭金盡,缺錢返鄉,我偷偷告訴你,趁清晨義大利人仍在做愛做的事時,租個強力吸塵器,到那裡去吸光銅板,其總額算計起來,要回家包管不是難事。

我個人在許願池旁則用台語大喊︰「緣投!緣投!緣投!」,結果到了一家「煙斗店」。我喜愛煙斗,煙斗使男人看起來更沉穩俊俏,教女人變得性感誘人,這家「貝克和穆茲科」煙斗店(Becker & Musico),出售義大利黑手黨最愛的Castello牌煙斗,以及義大利名家Ser Jacopo 的手工製品,老闆Becker也自製煙斗,不過他的作品一出爐便已售罄。

我堅持男人在歐洲抽煙斗,環境的氛圍襯托下更具品味,唉,只可惜這是上了年紀者的悲鳴,辣妹們根本不屑一顧的。

話說回來,稱讚義大利人的美,不是從臉部容貌說起,Grande culo是重點,你盛讚義大利人的美,要從「尾錐」開端,「好一個幸運的大屁股啊!」義國人民很可憐的,從前打仗,戰敗者被俘虜,不幸者要被雞姦,然而屁股越大,越免於「穿腸鏡」之苦痛,惟痔瘡者例外,義大利人的國罵︰「Va Fa Culo」對男人同志們來說,我認為,真猶如天上傳來的福音哩!

羅馬軍人,這是最後一個了,這個翹掉,就沒了

最後再一次叮嚀,萬一發生了艷遇,會被對方拖去聖瑪麗亞教堂下的那個「真言之口」發誓的。那座圓形的河神大理石面具,原來是作蓋子用的,傳說將手放進河神的嘴裡去,說謊的人,手會被咬掉,「羅馬假期」裡葛萊畢克的手掌就被咬走了,仔細一瞧,原來是藏到袖子裡去了。這一招逗人很管用,假使對方問你結婚了沒?就縮手掌以明志,對方泰半又感動得當晚又要以身相許,別忘了,今夜記得盛讚對方的尾錐哦!

「我出運了!我出運了!」吾有一友,在羅馬果然邂逅了一女子,急電在台灣了無生趣的我,是夜請教何去何從?我焚香默禱,衷心建議︰萬神殿陽光旅館 (Albergo del Sole al Pantheon),就在萬神殿(Pantheon)附近,清晨醒來,打開木製百葉窗,陽光灑了進來,眾神見證,我在羅馬幸運撞見了艷遇,回到台灣一定要簽期六合彩。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最近的所有著作,其中臺北城為近期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