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阿桑們,曾經跟我一樣納悶過嗎?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台灣阿桑們,曾經跟我一樣納悶過嗎?



文/陳增芝

為了寫這篇,只好跟大家認了,我今年55歲,只為了說明,我只能說我確實經歷的,但,是否全台灣都這樣呢?

我是台灣實施國中義務教育的第六屆,所以,在我童年的故鄕花蓮富里,小學是歷史悠久的小學,但國中卻是新學校。

小時候,富里車站是比較有氣質的日式車站

重點來了,我在唸國中時,很納悶一件事,那就是小學時的校長跟老師,都是台灣人,特別是客家人超多,外省老師也有,但很少。

但是,到國中,從校長到老師,絕大多數,都是外地來的年輕外省老師,而且,安徽省的很多,這是巧合嗎?

本省籍的,印象中不會超過5位,客家人比例較高。但外省籍佔最多,這其實很不符合台灣人口比例,不是嗎?。

這些年,我勉強推測,可能是國中義務教育倉促上路,國中的師資,似乎成了外省族群子弟的最佳就業機會。

那個年代大家都穿的太子龍學生制服

當然,富里算台灣的鄉下,富里如此,其他縣市或許未必如此,所以才想在這裡問,同齡的,你們也曾納悶過嗎?

1990年,拜報禁解除之賜,像我這種其實一直怕寫作文的人,竟然也有機會進入新聞工作。

那年5月,郝柏村當上行政院長,年底召開一場盛大的大專院校校長會議。有資深記者說,這是郝軍頭為了立委選舉,在校閲教育界的兵。

我拿到這些公私立大專(含大學、學院、三專、五專、二專)院校校長的資料,卻看到一個匪夷所思的現象。

為什麼,全台灣的大專院校校長,只有世新校長成舍我,是唯一的無黨籍,其他全部清一色國民黨籍?

為什麼,全台灣的大專院校校長,只有淡江校長(忘了是張建邦?還是陳雅鴻),是唯一的本省籍,其他全部清一色是外省籍?

最近,知道新竹光復高中的創辦人是國民黨特務出身,再加上網友又補充很多故事,這是台灣人腦袋,普遍長成這樣的根本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