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台灣原創殺手─寫魔法阿媽有感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金馬獎?台灣原創殺手─寫魔法阿媽有感

我這輩子,不曾看過金馬獎轉播,一次都沒有。每年金馬獎的點點滴滴,都是事後瞄到新聞標題才知道。我一點都不關心誰得獎,內心深處,我甚至覺得努力想迎合金馬獎評審肯定的電影人,還蠻可憐的。

一篇「被摔碎18年的心,小英補得回來嗎?」貼文,在我的臉書引起如此熱烈的迴響,個人相當震憾。我真的很不捨那群追夢人4000萬的資金與心血,如此被金馬獎評審糟蹋與羞辱,再想到馬英九搞的兩天燒兩億多的「夢想家」,憤怒更是爆表。

其實,在昨(26)日以前,我根本不知道,台灣曾經有一部自製的動畫電影「魔法阿媽」,也不知道金馬獎評審給了「怪力亂神」評價與否決,曾經遭到影迷噓爆的事件。想想,1998年,我還是媒體工作者,只是我真的太少看影劇新聞了。

7號

第一次還算關心金馬獎,是2008年為了「海角七號」,但我還是沒有看頒獎轉播。只是我實在太愛「海角七號」,愛到私心認為,魏導根本不應該去參展,讓金馬獎玷污了「海角七號」。

我根本不相信,金馬獎的評審,會認同這樣的題材。他們不是故意的,這是台灣影視圈的物以類聚的生態結構問題。長期的教育跟養成,造成他們打心眼裡歧視跟台灣相關的題材,包括鄉土的、語言的、文化的。

但因為事先新聞報導的預測都太正面肯定,我反而擔心,早可預知的殘酷結果,會讓魏導跟影迷們太傷心。甚至,暗暗希望,我的「成見」是錯的。

很遺憾,第二天,統派報紙斗大的標題,就是「台灣慘輸,中港大贏家!」。

當時,憤怒的我,還寫了一篇「毒草變香花」的文章發表在網路,如今找出來再看一遍,憤怒仍在。(補充說明:金馬獎頒獎適逢中國的陳雲林訪台,爆發街頭激烈抗議事件)

08

寫於08年金馬獎──毒草變香花

前故總統蔣經國的孫子蔣友柏先生,曾經針對國民黨連戰先生訪中一事為文表示,「我希望,我們能夠先找出最後那幾個因『聯共通匪』罪名而被判死刑的人,向他們『說聲對不起』。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白木怡言部落格)

 很遺憾,始終沒有聽到國民黨這聲「對不起」,相反的,是更多遵行「愛國必須反共」的台灣人民,在街頭遭到國民黨的暴力毆打以及司法迫害。歷史鏡頭之錯亂,在今年行禮如儀的「金馬獎典禮」,更是淋漓盡致。

 「金馬獎」正式設置於「823炮戰」之後,意取象徵效法「反共堡壘」金門馬祖的克難奮鬥精神,並配合前故總統蔣介石生日,而訂於每年103031日舉行「以示呈獻電影界成果為  總統祝壽」(空一格乃當年公文格式)

 由「新聞局電影檢查處」設置的金馬獎,「正確的反共主題意識」曾是最重要評分標準。而開放給港片參選的條件,也規定了必須是「港九反共自由影人出品之優良而主題正確的劇情片或記錄片」。

 時代至此,雖說理應「政治歸政治,電影歸電影」,但是,當親中媒體紛紛出現所謂「三地給獎,港陸突出」,或「沒拿大獎,海角就是輸了」等評論標題。

甚至獲頒「大獎」的中國片集結號,正是描述國民黨慘敗的國共內戰題材(徐蚌會戰)時,實已不是錯愕與錯亂所能形容。

 當典禮宣佈「終身成就獎」得主常楓 先生時,相信40歲以上的台灣人民,立即會想起1976年創下收視率百分百的八點檔連續劇的「寒流」裡,常楓先生所飾演的「萬惡」共產黨員。

 這是一部製播於台灣退出聯合國後,連「愛國青年」馬英九都趕忙申辦美國綠卡,亦即所謂「風雨飄搖」的年代。當年,國民黨下令「三台聯播」(八點檔全都是「寒流」),深植人心的政治洗腦效果,更不在話下。

常楓先生的精湛演技,更讓國民黨於同年將電視劇「寒流」,濃縮剪輯成電影「香花與毒草」(意取共產主義「看似香花,實為毒草」)參加金馬獎,讓常楓先生獲頒最佳男主角的大獎。

說來真是諷刺,如今台灣人民在街頭抗議陳雲林先生之激烈,何嘗不是國民黨驗收當初製播「寒流」的政治成效?

如果陳雲林先生無法理解「自認善意」的訪台之行,為何遭到台灣人民的激烈抗議,除了看「海角七號」之外,就更應該看「香花與毒草」。

00


想跟本文作者互動嗎?歡迎點擊追蹤陳增芝的臉書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