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灣生回家》,國小課本造假也可以退學雜費了?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不只《灣生回家》,國小課本造假也可以退學雜費了?

日本戰敗,日本人從各地區回到本國的引揚港。資料來源:維基

日本詩人西條八十有首令人動容的童謠詩「金絲雀」,內容大致是:

忘了歌唱的金絲雀啊,把它丟到後山去吧!
不,不,這樣不行!
忘了唱歌的金絲雀,把它埋到後院的小樹叢裡吧!
不,不,這樣不行!
忘了歌唱的金絲雀,拿柳條鞭子來鞭打它吧!
不,不,那樣太可憐了!
忘記歌唱的金絲雀,假如為它奉上象牙的小舟、白銀般的船槳,在柔和的月夜裡,浮於月夜的海面上,它就會唱起歌來了。

這是我在畫花蓮舊火車站前,約1930年代時的後山最大的日式旅館,當時,日本領有臺灣並非如當時的列強在工業革命後國力富強,必須向外爭奪原料和市場,新興的日本帝國反而得藉由國家資本主義,透過設計各項建設開發計劃來培植本國的企業實力,尤其臺灣總督府更得費心思量如何吸引日本內地的資本前來拓殖,而花蓮的開發,初期則是由總督府刻意指定的「賀田組」的賀田金三郎(1857-1922)來主導。

賀田的拓墾並不成功,最後由原脩次郎的「臺東拓殖合資會社」繼承,在招徠「內地」移民方面也積效不彰,總督府於1905年接辦官營移民,五年後陸續建立了吉野村、豐田村、林田村等三處聚落,然而這些移民在終戰後均被「引揚」遣送回日,可憐回到母國的境遇卻遭歧視排擠,有如驚弓之鳥,那些拓殖時代的故事也不再被傳唱了,這就是灣生回家的時代背景了。

灣生回家的故事是真的,卻被那位假造身世的田中實加給害了,現在連那些灣生的老人家都害怕自己也當成了騙子。

現在消基會稱灣生回家可以退貨,而遠流出版社表示就購買《灣生回家》和《我在南方的家》書籍的讀者,有退書的權益。

這件事在鄉民的反應中,就屬「台灣賦格」這種網紅的評論最奇特:既然田中實加身世造假,消基會說《灣生回家》的讀者可要求退費。

那麼國小課本幫蔣介石造神,民眾可否要求退學雜費呢?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年來所有著作,其中《臺北城》為最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