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三國/族群與國家認同之拉脫維亞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波羅的海三國/族群與國家認同之拉脫維亞



文:陳增芝

一篇「台灣課綱不敢列的!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故事…」,感謝臉友的關注。惟受限於語文能力,只能依賴維基百科,整理了相關過程的客觀事實。簡述如下

1989年,中國剛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不久,823日,在蘇聯控制境內,一場逾200萬人、手牽手隊伍超過600公里,跨越三個訴求獨立的國境(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

823示威活動前後,蘇聯發動排山海倒的文攻武嚇,三國反對派領袖不甘示弱,共同發表致函聯合國秘書處,全球媒體關注,美國德國元首發表聲明,莫斯科停止文攻武嚇。

示威活動後半年至一年間,立陶宛等三國陸繼宣告獨立,截至1991年底,西方大部分國家承認三國的獨立。2004年成為北約及歐盟的會員國。

但是,整理過程,我有許多疑問,特別是族群與國家認同的問題,疑問簡單整理如下:

高達25成新舊移民!如何化解國家認同?

根據1989年的人口統計,三國總計人口約800萬,其中,273萬是以俄羅斯人為大宗,其餘包括波蘭、鳥克蘭……等族群。

根據維基百科提供的圖表,波羅的海三國各有逾4成、近5成、約2成的新舊移民(帝俄時期、蘇聯時期)。

關於這場示威的參與人數,根據路透社的報導,立陶宛人約100萬,其次是愛沙尼亞人約70萬。拉脫維亞估計約有40萬人。

換句話說,三國境內總計約800萬人口中,如果扣除約3分之1273萬)以俄羅斯人為大宗的新舊移民之後,等於三個訴求獨立建國的「民族」,必須約半數比例的人口,都參與了這個「獨立建國」運動。

同時,從這個圖表也可以理解,為什麼823示威活動前後,蘇聯的武嚇(軍隊調動)對象,就是人口最多,且新舊移民最少(僅約2成)的立陶宛。以及為什麼打頭陣,首先在半年內宣佈獨立的,也是立陶宛。

當然,大家一定也感到疑惑與好奇的,是當時新舊移民最多,將近半數的拉脫維亞,為什麼能夠在示威活動後的人民代表選舉結果,讓主張獨立派的候選人獲得過半數?

對此,查到的資料,是2014年拉脫維亞的人口族群統計,新舊移民已降至約4成弱,(是否獨立建國後,部份俄羅斯人,如軍人、公務員,選擇返回蘇俄?)具體比例如下;

61% 拉脫維亞人、26.9% 俄羅斯人、3.4% 白俄羅斯人、2.2% 烏克蘭人、2.2% 波蘭人、1.2% 立陶宛人、0.3% 猶太人、0.3% 羅姆人、1.4% 其他種族。

無論如何,根據這個數據,拉脫維亞境內,俄羅斯人與白俄羅斯人,總計仍高達約3成,這不是個小數目,在獨立建國的過程中,當時究竟是如何化解不同族群的國家認同問題?

拉脫維亞受二戰影響,是女多於男最嚴重的國家。

拉脫維亞「公民權」!通過考試言、歷史、憲法知識

拉脫維亞在19908月宣佈獨立,19911015日通過「關於拉脫維亞國民公民權恢復與歸化基本原則」,造成境內為數不少的俄羅斯人,變成了「非公民」(僅有居留權,但沒有參政與投票的公民權)的問題。

根據這個規定,只有1940年前在拉脫維亞出生的人及其後代,才能擁有拉脫維亞國籍。換言之,約總人口的3成(70萬人),失去了拉脫維亞國籍。

1994年制訂的國籍法,規定新的入籍程序,此段時間內,只有少數「非公民」可以通過此程序重新取得國籍。

1998年的公民投票,重新修訂拉脫維亞國籍法,只要通過拉脫維亞語言、歷史和憲法知識考試,即可取得國籍,這使得絕大部多「非公民」取得國籍與公民權

但是,這對於很多年長的俄羅斯人,由於在蘇聯時期拒絕學習拉脫維亞語,或錯過學習拉脫維亞語的最佳時機者,這仍然是一大難題。

根據統計,拉脫維亞的「非公民」,逾60歲者佔據絕大多數。因此,為消解這個問題,自201191日開始,已降低65歲以上非公民的語言考試難度。

紀念波羅的海之路/手腕的地圖即為波羅的海三國, 意取人民團結戰勝坦克。意象延伸:對比同年中國六四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