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關於愛沙尼亞那場空前的民主選舉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波羅的海!關於愛沙尼亞那場空前的民主選舉

文/Eestijian Liu (仙航)

(編輯部簡介:作者為愛沙尼亞亞裔公民,妻為正港臺灣人。應「兩個太陽的台灣」網站邀稿,介紹愛沙尼亞獨立建國過程中,蘇聯駐軍的動向、所謂「首次民主選舉大獲全勝」的背景,以及如何處理蘇聯統治時期,原居住在愛沙尼亞的俄羅斯人等其他族裔的居留與國籍問題。)

位於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市中心新創園區的TeaWan臺灣茶館

駐軍司令車臣族裔 相對友善

1989年的「823波羅的海之路」的示威活動前後,當時蘇聯最高領導人是戈巴契夫,算是相對開明而靈活蘇共領導人。當時蘇聯駐波羅的海地區的司令,是車臣族裔,對波羅的海三國人民相對友善。

(該車臣司令在司令倒台後,回到車臣還領導車臣獨立運動,之後成為車臣總統,但在一次應該是俄羅斯當局部署的行動中被刺殺。)

「波羅的海之路」示威活動之後,獨派在首次民主選舉中獲得勝選,指的是自始就反蘇聯體制,自1988年開始推動公民登記產生,完全草根的「國民大會」。而不是在蘇聯於波羅的海三國的「國會」獲得勝選。

獨立運動自始反體制 草根展開「公民登記」

當時所謂的「國會」,就是共產蘇聯統治下的蘇維埃愛沙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國家議會。因為美國等西方主要國家一直不承認蘇聯對波羅的海三國的佔領及統治,所以,蘇聯當時在波羅的海三國的國家議會,表面上還算像個樣子。

獨立派在當時的蘇聯波羅的海三國地方及全國議會,並沒有席位。儘管當時這些議會中,也有傾向於獨立的派系與議員。重點是蘇聯統治之下,波羅的海三國根本不存在公平選舉。

蘇聯控制下的波羅的海三國的統治當局及地方及全國議會,當然持完全反對獨立的立場。儘管當時蘇聯的地方及全國議會,起碼一半還是波羅的海三國的人民代表(但不是民主選舉產生,如同中國的「全國代表大會」一樣)。

草根「國民大會」pk樣板「國家議會」

但是,獨立運動發展到如火如荼階段時,蘇聯的國家議會中的愛沙尼亞人代表,才跟獨立運動的國民大會,有一定程度上的配合與合作…。

自始反蘇聯體制,完全草根性的「國民大會」,是1988年愛沙尼亞獨立運動展開後,發動的公民登記活動,活動從小至大都有,後來就在各地乃至首都塔林,成立「國民大會」。

因此,1989年舉世矚目的「823牽手示威活動」之後,獨派團體就是在這個「國民大會」選舉,獲得全面支持,只是獨立各派獲得的支持度有所不同。

非愛沙尼亞人!保障居留權 入籍設條件

愛沙尼亞獨立後,特別是在蘇聯於1991年12月25日正式倒台後,非愛沙尼亞人隨即失去蘇聯國籍。他們最方便的選擇,就是加入俄羅斯籍,也可以申請其他國籍,如白俄羅斯、烏克蘭等。

如果要入籍愛沙尼亞,就要先通過愛沙尼亞語言的測試,語言差不多可以達到要求的水準後,再就歷史、社會及憲法的知識合併愛沙尼亞語言的考試,考試通過後,才有資格申請愛沙尼亞國籍。

另外一個選擇,就是愛沙尼亞政府發給那些不願選擇任何國籍的前蘇聯人「無國籍護照」,也就是那些人保有外國人的身份,在愛沙尼亞擁有合法居留權。

愛沙尼亞至今仍然有8萬人持有這樣的身份。主要是歐盟國家承認這樣的無國籍護照。此外,愛沙尼亞政府也願意資助原蘇聯人遷移出愛沙尼亞,但那時移出愛沙尼亞的前蘇聯人,大多數在後來又移回愛沙尼亞。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市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