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天驚!耀伯1990年立法院首次台語質詢 – 兩個太陽的台灣

石破天驚!耀伯1990年立法院首次台語質詢

文/陳增芝

民進黨第二次執政,蔡英文總統任命的閣揆林全,跟陳水扁總統任命的首位閣揆唐飛一樣,都是在台灣生活了數十年,卻不會講台灣任何本土語言。其實,歷任行政院長絕大多數如此。

去年2月,行政院長還是馬英九任命的「芋仔蕃薯」張善政,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吳焜裕全程台語質詢,媒體形容驚艷全場。

這時候,不禁讓人想起耀伯─戴振耀,在1990年首次在立法院,特別是院會質詢行政院長李煥,以及隨後不久的郝柏村,都堅持用台語質詢的轟動。

時代真的是不一樣,吳焜裕的全程台語質詢,只被極少數聽不懂台語的名嘴批評,但整體來說,媒體好評,網路讚翻。

但是,當年耀伯可就沒這麼好命了。儘管事實上民間社會一片叫好,但是,在電視還只有老三台,平面媒體還在黨政軍壟斷的年代,媒體上的報導與評語,難聽話可就多了。「沒水準」、「污辱國會殿堂」,有的,沒有的,一大堆。

當年的轟動,目前時下已經不太會講台灣母語的年輕人,可能都無法想像與體會,甚至,可能有人還會覺得無聊吧。

但是,這對當時長年歷經在學校講母語,要被罰錢掛狗牌,備受語言歧視的大多數台灣人來說,卻有無法言喻的暢快。

說起這段往事,耀伯回憶說,李煥比較沒那麼強勢,但郝柏村就很強勢,他才一開口,郝柏村就打斷他,並且命令式的說,「說國語,不要說方言!」。

耀伯當場很生氣的頂回去,繼續用台語說,「我這怎麼不是國語,所有在台灣通用的語言,包括台語、客家話、原住民話,都是台灣的國語。」

「你說你講的是國語,事實上也是方言啊,只是滿州人講的話,被滿清統治268年,就說那是國語,根本就不是。」(以上台語)。

「而且什麼是國語?國語應該要經過台灣人民同意,這個有經過台灣人民同意嗎?沒有就不要跟我說什麼是國語。」(以上台語)

耀伯霹靂趴拉講一大堆,郝柏村依舊強勢說,「我聽不懂!」並且轉頭跟議事記錄的工作人員說,「這些都不要列入議事記錄」。

當下,耀伯更生氣,依舊用台語,「什麼叫做不要列入議事記錄,現在我是質詢你的立法委員,你是被我質詢的行政院長,你在台灣,吃台灣米、喝台灣水,不會講台灣話,你做什麼行政院長?」(以上台語)

由於郝柏村還是一臉強橫,並且擺出「我聽不懂你講的話」,使質詢變成「雞同鴨講」無法繼續。

結果是民進黨立委盧修一就跳出來打破僵局,擔任即時翻譯,才讓質詢能夠繼續下去。

1987年3月18日,訴求「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左起戴振耀、楊雅雲、林樹枝、廖耀松

耀伯說,後來的9年立委任內,他都堅持用台語質詢,剛開始在院會質詢郝柏村,都是盧修一幫他翻譯,但有時盧修一不在院會時,謝長廷就會幫他翻譯。

童年的憤怒 成長後排斥講「狗語」

跟絕大多數的台灣成年人,都有過禁止說方言,否則罰錢「掛狗牌」的成長經驗。耀伯當然也不例外。只是有人自此屈服,努力學捲舌;有人自此憤怒排拒說「狗語」。

耀伯則是屬於後者。耀伯是1954年進高雄縣橋頭鄉的仕隆國小,他回憶,當時國民黨接收台灣才第9年,撤退來台才第5年,所以,小學老師、同學都是台灣人,上課是台語、北京話混用。

其實,那個年代的小學老師也很慘,都是白天當老師,晚上當學生,學「ㄅㄆㄇㄈ」,然後,幾乎都是昨天晚上學的,第二天白天就要教學生。

耀伯說,但是到了小學三年級,情怳就變了,學校開始禁止說台語,還有就是大家都聽過的,那個「請不要說方言」的狗牌,「常常都是我在掛」。

「那時真的很生氣,為什麼我不能講台語。我又不願意去抓講台語的同學,感覺像在做抓耙子,所以,這個狗牌常常都在我這裡」。

耀伯說,這讓他的心靈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長大之後,一直都很排斥講「狗語」。

同場加映:殖民地命運!國民黨時期台灣語言

根據國立台灣文學館,所整理的「台灣語言政策大事紀」,有關國民黨來台灣之後的部份,簡要列如下幾項;

1946年,教育處規定各級學校一律授國語及語體文。廢除報紙、雜誌的日文版,並禁止台籍作家用日文寫作,228事變後全面禁講日語,禁用日語唱片。

1947年,各級學校禁用日語,授課以國語教學為主,暫酌用本省方言;不准以日語交談,若有違背情事決以嚴懲。

1950年,頒「非常時期教育綱領實施辦法」,各級學校及社教機關加強國語運動。

1953年,查禁「方言」歌曲唱本。1955年,禁止教會以羅馬拼音傳教,並嚴加取締。

1956年,開始全面「說國語運動」。學校禁止台語,學生在學校講台語會被處罰。

(耀伯說小學三年級開始嚴格執行禁止說台語,正是1956年規定的「全面說國語運動」。)

1959年,教育部規定放映國語片,不准加用台語通譯,違者將予糾正或勒令停業。

1963年,政府立即訂定「廣播及電視無線電台節目輔導準則」,其第三條規定:廣播電視台對於國內的播音語言,以國語為主,「方言」節目不超過50%。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這個「台灣語言大事記」中,還看到1984年,教育部居然致函內政部,「應力求傳教士使用國語傳教,以免妨礙國語文教育推行」。

國民黨統治集團,自已在台灣生活數十年,不會講台灣本土的語言,已經夠可恥了,居然還不准來台的外國傳教士學台(客、原)語、說台(客、原)語。

這個在國中、國小禁止講母語的荒謬政策,居然直到1987年才解除羞辱與懲罰規定。

但是此時,即使取消,台灣的年輕人也已經絕大部份不會講母語了,因為他們的父母在成長期間,對母語的自卑感,早已內化在生活之中了。

1980年4月27日《聯合報》2版報導,新聞局長宋楚瑜在立法院表示,今後各電視台方言節目將逐漸減少,到全部以國語播出為主。(引用自管仁健著作「外省新頭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