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掛過「狗牌」嗎?耀伯曾想喚起的台灣尊嚴……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你被掛過「狗牌」嗎?耀伯曾想喚起的台灣尊嚴……

文/陳增芝

感謝大家對「耀伯的石破天驚!1990年立院院首次的台語質詢」貼文的支持。

耀伯談到這件事時,很感慨的說,台灣人很可憐,日本人來的時候,他阿公跟阿爸要學日語;國民黨來的時候,變成他阿爸跟他要學北京話。

但是,一樣是殖民統治,耀伯指出,聽說他阿爸很年輕時,曾經參加「岡山郡」(岡山、燕巢、楠梓、橋頭…等11鄉鎮)舉辦的日語演講比賽,榮獲第二名,那時家族的感覺是高興的。

耀伯說,「聽說這在阮橋頭的圧仔頭很轟動,大家都說我阿爸很不簡單」。可見,同樣殖民地被迫學習統治者的語言,至少,在學習日語的過程,並沒有像掛「狗牌」這種屈辱的事情。

平平是殖民統治!日本、中國差家多

根據國立台灣文學館整理的「台灣語言政策大事記(1895~2007)」,日本人來台的第一年1895年,總督府反而是要求府內文武職員,在公務之餘,必須學習台語。

1896總督府更對全台灣的日本憲兵、警察講習台語。1898發布台灣公學校規則,各地成立公學校;漢文併於讀書科。

日治時期,小學教育有「小學校」與「公學校」之分,大家只知道前者是日本人的小孩唸的,後者是台灣人的小孩唸的,並且認定這是製造階級的教育。

但事實上,這種不同學制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製造族群階級,而是前者為純日語教學,後者為台灣母語併同日語的混合教學,原始目的只是考量學童的母語不同。

例如,1904年的「公學校」,漢文獨立為一科(台灣原本就有使用台語或客語教授漢文的傳統)。

當然,日本政府同時也加強台灣人的日語學習,陸續開辦「國語夜學會」、「國語普及會」。(國語指日語)

日本政府直到1922公佈「台灣教育令」,才將漢文由必修改為選修,許多公學校甚至自動廢除漢文。

但是,基於職務實際需要,1923年日本的警察官及司獄官練習所,加設語學特科,教授福建語(閩南語)、廣東語(客語)、漢文與羅馬字台灣語。

電影「KANO」是1930年初的日治台灣。片中高比例的日語對白,曾經遭到統派強烈批判……

悲情台灣菁英!日語剛普及 又來災難式北京話

日本直到1937年,也就是統治台灣42年後,才修改公學校規則,廢止漢文科,並且廢止各報漢文版,以及推行「國語常用運動」,通令全台公務機關無論公私場合使用日語。

但是,國民黨卻在來台第二年,即1946年,就規定各級學校一律教北京語,不能教日語,並且廢除報紙、雜誌的日文版。

1947228事變後,各級學校全面嚴禁日語,授課以國語教學為主,但考量現實師資,可混用台灣本土語言(台語、客語、原住民語)。

到了1953年,變本加厲,查禁所謂「方言」歌曲唱本。1955年,禁止教會以羅馬拼音傳教,並嚴加取締。

可憐的台籍文化界,1937年才剛被廢止報紙的漢文版,到了1946年不只被禁止已經熟悉的日文寫作,1953年甚至連漢文寫作,也成了被查禁的「方言」。

學校教育更是哀鴻遍野,1956年全面展開「請說國語運動」。學生在學校講母語會被羞辱性的處罰。這個政策直到1987年才廢止。

台灣人當然也不認同日本殖民統治,但無論如何,日本人至少還等42年後,才在學校禁止台灣母語,而且並沒有「狗牌」這種羞辱性的懲罰。

國民黨呢?來台第二年禁止日語也就算了,沒幾年竟然連台灣本土語言都禁,,甚至第9年就用羞辱性的懲罰,嚴禁中小學生講母語。口口聲聲「台灣同胞」,做的事卻都是喪盡天良。

耀伯1990年在立法院首次台語質詢,並且在9年的立委任內,始終堅持使用母語質詢,他說,這是台灣人尊嚴的問題。

但是,26年後的今天,他感受到整固台灣社會,母語流失似乎愈來愈嚴重,不禁覺得遺憾至極。

與陳菊有革命情感的戴振耀(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