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封裝的東山咖啡香:瑪哩咖啡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不能封裝的東山咖啡香:瑪哩咖啡

魚夫手繪

台南到了11月份,便會開始舉辦東山咖啡節,這個時節,水氣足,山嵐雲湧風飛,變化萬千,相看兩不厭,再加上桂花盛開的季節,有著那種漫步在雲端,置身香氣撲鼻的花園裡,此時啜飲著手中濃郁的咖啡,彷彿置身在仙境裡。

南寮滿山遍野的椪柑也在這時候結成翠綠的果實,和紅色的咖啡豆交織成「咖啡紅了,橘子綠了」的景象。

姷某和我每年都有如候鳥信魚般的準時來報到,沿175線的「咖啡公路」,隨興拜訪咖啡店家,在日落前離開,又驅車前往關子嶺泡溫泉,如此便可以袪風解鬱除百憂,但這條私房路線很難和汲汲營營賺大錢的人們分享,他們很少能有閒情逸致上山去。

東山的緯度和著名的極品加啡產地藍山差不多,只是高度較低,日治時期,在這裡曾引進阿拉比卡品種試圖培養咖啡樹苗,旋因戰事並未大量生產。地方上的人告訴我,那些被閒置的種苗在野地裡繁衍起來,再加上鳥兒銜啄果實,逐漸在「咬人狗湖」(「咬人狗」是植物名)鳥兒棲息的封閉盆地湠開來。

12月份來,水氣足,山嵐起兮桂花香

12月份來,水氣足,山嵐起兮桂花香
老縣長陳唐山愛爬山,有一回來到這裡,發現了咖啡樹,於是要農民試作,當時包括如今的「丹品」、「大鋤」和「黄世賢」等店家都是原本在附近世代耕種的住民,起初也不懂得烘焙之道,甚至用酒研來碾磨,用煮菜鍋來炒豆子,過了一段時間,陳唐山又來,初嚐部份實驗成果,驚為極品,於是開展了東山咖啡的經濟農作事業。

咖啡此物在地新鮮就勝出進口的了,曾有人送我幾包頂級東山咖啡豆,一拆開就香氣四溢,真想拍一段「開箱文」來分享;也有內行人和山上的農家交好,每年的盛產季節大量採購,裝回來請台南一些烘焙專門店處理,分送親友。

喝咖啡賞美景,我既乘興而來,便隨遇而安,幾處熱門景點都曾去過。「瑪哩咖啡」的地點緊挨路邊,正好為大凍山、大獅嶺和崁頭(頂)山所圍繞,層層山巒間,老闆李憲堂說:每天的景象都不一樣」初次邂逅,他正在整地,咖啡香之外也賣「桶仔雞」,兼賣烤蕃薯、香蕉等,實在不太像一家所謂的庭園咖啡。

後來年輕人回來幫忙了,庭園修整得花木扶疏,咖啡組合也變得很講究,煮好的咖啡端來面前,外加一壼熱水將杯子先行燙過,再緩緩注入咖啡;餐點菜單也迎合了時下都巿人的口味了,而燜烤得油香滑亮的桶仔雞仍是招牌,我沒有一回看老李不是烤得灰頭土臉的。

壯歲不歡娛,長年當悔悟。朋友開著雙B休旅車來找我,邀他們上山喝杯咖啡,總是行程排得滿滿的,又是客戶聚餐,又是公司開會,可有袋裝的東山咖啡讓我買回台北慢慢喝?不好意思,且不論鳥語花香,那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波譎雲詭,我真不曉得如何封裝呢?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電話:+886935710599
地址:台南縣東山鄉高原村175縣道12.3k

魚夫近年來所有著作,其中《臺北城》為最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