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毛病⋯⋯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這個毛病⋯⋯

圖文/TACO LIN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毛病的。」

病人蠻不在乎的面對性心理醫師,邊回答邊用手指彈去菸灰。

「只要看見綠色,我就血脈賁張、興奮昂揚,迫不及待地想撕碎褪去….。

不怕醫師笑話,…..我自己覺得啦,我那話兒簡直變得堅硬無比;硬到可以撞壁。而且……..」

病人瞅了醫師一眼,緩緩吐出一口菸圈。

「而且行為也變得異常粗暴。常不由自主地用力衝撞,好像……..嗯,好像恨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

…..越是看到痛苦的表情,我越是興奮;一種老虎出閘的快感從腳底、從丹田、從腦下垂體、從七竅、從每個毛細孔奔流而出。」

病人調了一下坐姿,慢慢地將菸湊近那乾裂、沒有血色的嘴唇。

「接著說…..」醫師抬眼望了望病人。

「問題是,只要看到我女人穿了黑色或藍色衣物,我那兒就軟了一半。尤其要是碰上紅色,那我根本就舉不起來、就陽痿了、就『6 點半』了。….」

皺了下眉頭。醫師說 : 「這種病態性亢奮、性功能障礙和色彩心理學的關聯,臨床病例上倒是少見….」

「少見 ? 別開玩笑 ! 我們那個單位上上下下幾乎全是這毛病。」病人睜大眼睛,鼻子幾乎碰到醫師的眼鏡。

「哦 ? 你是什麼職業、是幹什麼的 ?」

「我是警察。告訴你,檢調的毛病比我們還嚴重。」

1988年520農民運動,鎮暴警察踐踏靜坐學生、盾牌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