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罰5萬?余登發、雷震被誣「通匪」可不是這樣喔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才罰5萬?余登發、雷震被誣「通匪」可不是這樣喔

文/陳增芝

網路上,針對赴中國「通匪」的退休將領,依法只罰5萬這件事,網友顯然攏「足嘜爽」,幹譙聲浪淹沒網路社群。

這些網路上的年輕族群,如果知道耀伯─戴振耀,在回憶小學與初中成長過程中,最崇拜的偶像,余登發與雷震,都是「通匪」罪名入獄,那你們更會吐血吧。

耀伯談起童年最祟拜的偶像,左一句「政憲伊阿公」,右一句「政憲伊阿公」,剛開始一直不知道這位讓耀伯眼睛發亮,充滿祟敬之情的對象究竟是誰?

搞了半天,才知道是指高雄縣最大政治家族「余家班」的開山祖師余登發。

「那天放學回家,政憲伊阿公家門口,一大堆人,好奇擠進去,聽大人七嘴八舌,才知道政憲伊阿公,跟競選宣傳車在岡山的眷村附近,被中國兵攔下來打,拿麥克風的小姐也被打得很慘」。

那一年,耀伯才小學六年級快畢業,準備考初中時。也就是1960年余登發選縣長那一年。余登發的事蹟,在耀伯口中,幾乎已達如數家珍的地步。日治時代就選民代,也當選過中國的國民大會代表,去過南京參加「總統副總統選舉」。

耀伯說,「政憲伊阿公」去南京沒投票就回來了。因為到了南京,發現買票非常嚴重,覺得國民黨很沒水準,很生氣就回台灣,並且從此瞧不起國民黨,也一輩子跟國民黨對抗。

余登發被打,被民眾載回家後,余登發面對群眾的關心與憤怒,不但沒有生氣「導(告狀)」那些眷村的中國兵,反而安撫群眾說,「我不要緊,我不要緊,這沒有什麼」。

耀伯形容,聽著大人七嘴八舌說在岡山被打的情節,但是眼前這位穿著短褲、戴著斗笠、脖子上還圍著一條毛巾的「政憲伊阿公」,讓耀伯看到的,卻是神情自若,蠻不在乎。

這個極為素樸的農村常見形象(短褲、斗笠、毛巾),加上余登發遇事毫無畏懼的氣勢,顯然在耀伯心中留下的,卻是不世英雄的形象。

雖然開創「余家班」,但是余登發的政治道路,並非一路順遂,也會落選,甚至「經常」被誣陷抓去關。耀伯指出,但是政憲伊阿公就是攏不驚,即使落選、即使被關,出來還又跟國民黨選,拚一個輸贏。

橋頭事件的發生,簡單講就是1979年年初,國民黨給余登發安上「通匪」的罪名開始。但是,當時大家都知道,這根本就是栽贓。

於是有了1979年1月22日這場台灣戒嚴體制下,第一個示威遊行,耀伯當時也剛選上鄉民代表不久。那天,耀伯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遊行隊伍被憲兵攔下來。耀伯回憶說,他看到姚嘉文站在最前面,正義凛然,其他人也都很勇敢,毫無畏懼。

戒嚴體制下,1979年1月22日台灣第一個示威遊行「橋頭事件」

再來,雷震是耀伯考進初中後,迷上「黨外雜誌」後的偶像。雷震創辦的「自由中國」在1960年被停刊,耀伯說,知道的時候很沮喪。雖然那時才初中,不是真的很懂,但都努力加減看。

耀伯說,那個年代的黨外雜誌,可以說是很多人重要的精神糧食,「自由中國」更是那時水準最高的,在他來看。

因此,雷震與台籍菁英李萬居、高玉樹、吳三連、郭雨新等,要在高雄籌組新政黨「中國民主黨」這件事,對剛上初中的耀伯來說,感到非常興奮,還跟幾個同學相約要去現場看。

結果,當然只看到一大堆的憲兵,什麼偶像也沒看到,就跟同學失望的回家了。沒想到,後來,又聽說雷震被抓去關了,判刑10年。罪名:通匪,包庇匪諜。

歷史真是愛開玩笑,時代也真是超級諷刺,同樣是在台灣,白色恐怖時代,那些所謂的「通匪」,淨是一些「人在台灣」,根本沒去中國,而且也沒什麼具體證據的,個個都是10年、20年,甚至死刑。

如今,一樣是在台灣,「敵國」一樣是口口聲聲要併吞台灣的中國,那些公開到中國「通匪」的退休將領,甚至都還有電視鏡頭、新聞照片,明明白白,罪證確鑿,卻也只是罰5萬?

這叫台灣人,特別是活著的受難家屬,親戚五十,是要怎麼服氣啊?

戒嚴體制下的黨外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