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失的緣份!耀伯:當兵那時還不懂啊……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錯失的緣份!耀伯:當兵那時還不懂啊……

文/陳增芝

耀伯─戴振耀,用最寶貴的青春,甚至一度有犧牲生命的覺悟,也要跟國民黨車拚。專制獨裁造成的時代悲劇,是不分族群的,外省人也不等於國民黨,關於省籍衝突這件事,耀伯認為製造省籍歧視與壓迫的國民黨,要負最大的責任。

在高雄的橋頭鄉成長,小學、初中沒有外省的同學,考上省立岡山高中,接觸不少外省老師與眷村子弟。但童年成長過程中,耳聞的「中國兵仔」,讓耀伯印象並不好。

真正開始改觀是1968年當兵以後,而且反而很同情這些「中國兵仔」。

耀伯當兵時,連上的長官,都是中國來的,年紀比較大一些,很多不識字。軍中高中畢業不多,記得他的連上只有兩、三個,連上長官就叫他負責文書工作,跟他們的接觸也比較多。

平常生活包括吃飯、洗澡都在一起,大家相處得還不錯,特別是在逢年過節時,經常聽這些長官談起家鄉的往事,感覺得出他們內心很痛苦,都非常想家。

尤其是談到當年怎麼來台灣,每個故事都讓耀伯震驚。最普遍聽到的,就是絕大部份都只是走在路上就被抓,類似遭遇多到讓耀伯覺得很可憐。

想想自已,雖然小時候聽阿公說中國兵仔強搶家裡養的豬,但是,至少自已還有爸爸、媽媽,這些中國兵仔卻連家人都看不到。

耀伯到現在都還記得一位排副,因為沒讀過書,不識字,靠自已努力升到排副。這位排副對耀伯非常好,經常跟他談起家鄉的事,以及內心的心酸。

這位排副說,來台灣前一年,老婆才剛生一個兒子,但是,他卻在上街買東西,走在路上,就被抓上軍車,然後就離開了故鄉,到了台灣。

來台灣20年,這位排副始終很想念連「講一聲都沒辦法」的妻小,原本還寄望著蔣介石「一年準備、三年反攻、五年成功」的政治承諾,不料三等四等,始終看不到回家的日子。

其實,國民黨來台灣約10年前後,軍隊裡開始有結婚潮。主要是當初跟隨國民黨來台的軍人,除了權貴、官員及資階階級,絕大部份軍人都是單身來台,其中已婚、未婚都有。

引用自陳永魁(1957年),第一屆軍人集團結婚,38對新人。

1960年代省籍通婚潮的社會背景,主要包括當時在台灣的外省族群,男性佔比極高;以及台灣第一代學習所謂「國語」的女性也到了適婚年齡,台灣因省籍因素的語言隔閤消解許多。

但是,這位排副顯然是太想念妻子,所以,來台20年一直沒有結婚。或許因為如此,這位排副多次跟耀伯說,「你當我兒子好嗎?」

耀伯說,「每次他這樣講,我都覺得怪怪的,啊我我已經有老爸了,怎麼給你做兒子?」有時我會直接說,「啊我已經有爸爸了啊」,有時就笑笑沒回答。

當時服兵役是3年,剛開始分發在澎湖,但是退伍前是在花蓮。耀伯說,到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1971年退伍要去花蓮車站搭車回高雄,這位排副堅持替他拿行李。耀伯心想,你年紀比我年長,又是我的長官,這怎麼可以呢?

一路上不管耀伯怎麼說、怎麼搶,這位排副就是非常堅持,一直拿到花蓮車站。耀伯感慨的說,「我當時真正介憨,不了解這位排副的心情」。

耀伯說,有時夜深人靜會想,算一算,我應該是跟他兒子同年,所以,看到我他就想到兒子。如今想到這件事,還會覺得很不忍心,國民黨真的很對不起這些妻離子散的老兵。

「到現在都還記得他的名字,顧銘,江蘇人」,可惜那個年代沒有留下連絡方式。

想想,退伍那一年年底,聯合國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位排副對於回家這件事,應該更是絕望到無以復加吧。

反攻大陸無望,來台老兵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