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籍連長暗救!耀伯當兵時幫郭國基發傳單……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四川籍連長暗救!耀伯當兵時幫郭國基發傳單……

文/陳增芝

談起1968年當兵後跟外省長官的相處,耀伯─戴振耀得知這些中國老兵,絕大部份「非自願」來台灣的故事後,內心非常同情,特別是來自江蘇,一直要認耀伯做兒子的排副顧銘先生。此外,還有一位四川籍的連長王丕祥先生,更是讓他感恩。

不過,事情發生當時,耀伯並不知道這位連長其實救了他。直到出任農委會副主委時,一次跟陳定南、李慶雄在大安會館(復興南路的立委宿舍)吃飯聊天時,說起這件事。陳定南跟耀伯說,「憨憨你啊,伊是在救你,那無你做兵不知要做到何時退伍」。

故事是這樣,耀伯入伍前(1968年上半年),碰到省議員選舉,「公辦政見發表會」就在高雄左營高中大禮堂舉辦,耀伯相約高中同學黃財旺一起去聽。

素有「大砲」之稱的郭國基,演講過程一直被噓聲干擾或警告,但是他站在台上毫不畏懼。

郭國基斥責那些干擾恐嚇他演講的人說,「今天是台灣人養你們這些中國來的人,你們卻不知道飲水思源,吃果子拜樹頭,還到這邊來阻礙我演講。」

接著又轉頭指向中國國民黨的旗子說,「若無台灣,看你們這面旗子要拿到哪裡去掛!」

耀伯說,他深深被這種威武不能屈的氣慨感動,跟同學站起來鼓掌,並且熱血的幫郭國基散發競選傳單。

接著大學沒考上,只好入伍當兵在澎湖通樑,第二年(1969)碰到增額立委補選,台灣分兩區,黨外在北區的候選人是黃信介,南區就是郭國基。

因此,耀伯站澎湖通樑海邊的衛兵結束交班後,走在路上看到郭國基的競選宣傳車,非常高興並攔下宣傳車,跟助選員要宣傳單,表達想幫忙發宣傳單的意願。

由於耀伯身上還穿著軍服,助選員乍聽要幫忙發宣傳單,一臉驚疑,無法置信。還是耀伯盡力解釋去年曾在高雄聽郭國基演講,很感動,很想支持他。至此,助選員才半信半疑的給耀伯一小疊的宣傳單。

郭國基選省議員、增額立委

 

拿著宣傳單的耀伯,也沒有想太多,立即到比較有人潮的通樑大樹那邊,身上還穿著軍服就開始發宣傳單。不到10分鐘,一台「兵仔車」就來了,耀伯宣傳單被沒收還被逮捕上車。

「報告連長,戴振耀被逮捕了」

「怎麼回事?」

「幫郭國基發傳單……」。

逮捕耀伯的輔導長,找上連長,連長大吃一驚,直說要自已帶去師部報告。

從輔導長手中接走耀伯後,連長在途中一直對耀伯碎碎唸,「他媽的,怎麼給我捅這個簍子,你不知道這裡是國民黨的天下嗎?你不知道這個會送軍法嗎?看你聰明聰明的,怎麼這麼傻呢?」

到了師長面前,連長還霹靂趴拉的罵耀伯給師長聽,什麼「年輕無知」,「鄉下人不懂事」,「他說他高雄人,所以才會支持郭國基」,話都很難聽,簡直就是被罵到狗血淋頭。

耀伯心中很不服氣,「平常我們不是很好嗎?怎麼罵我無知呢?你都還要我幫你寫東寫西的」。只是嘴上完全不敢出聲,畢竟從被逮捕上車後,整個過程與氣氛,隱隱約也感覺到嚴重性,只好惦惦被罵。

師長也說話了,「為什麼要幫郭國基呢,他是壞人啊,言論很偏激的,你不知道嗎?我們澎湖也有梁許春菊要選啊,你怎麼不支持她呢?」

「啊我就高雄人,郭國基是我們高雄人,高雄人就支持高雄人。」耀伯順著連長的話,小小聲的回答,不敢多說。連長也馬上接著罵,「他就是什麼都不懂,以後讓他多上上莒光日,加強加強」。

結果是「關警閉兩週」!

耀伯說,就在澎湖那兩顆白白的雷達站下面,還有勞動服務,到海邊搬石頭,幸好澎湖的石頭都很輕,不像高雄的咕咾石那麼重。

耀伯本來只是跟陳定南、李慶雄聊說,他多久前就支持黨外運動,為了支持郭國基,還在當兵時發生這件事,言談中,耀伯依然很不服氣連長對他的斥責。

陳定南說,「阿耀,你那這憨,連長罵你是在救你呀,你一定要好好去感謝人家」。

表面上連長雖然嚴厲斥責,但是透過斥責的用字遣詞,傳達對事情認定的訊息,卻是「無知之輩而已,絕非叛亂份子之流」。

那個年代,這種事在軍中可大可小,輔導長、連長跟師長的行事風格很重要,運氣好壞,命運也差很多。尤其這位連長搶著親自處理,不願讓政戰「抓耙子頭」輔導長處理,陳定南認為是用心良苦。

經陳定南點醒,耀伯心想也對,第二天早上就連絡立法院的國會聯絡人,希望國防部幫忙找一位49師砲指部的連長王丕祥先生。

當天中午,國防部就回覆找到了。得知已退伍的王丕祥先生,因為退輔會的安排,在台中市自由路一棟大樓當管理員。

耀伯隨即買了一籃水菓,約了林業處的同仁開車到台中,一見面,老連長馬上認出並且很驚訝直說「怎麼跑來這裡?」

「報告連長,我是來感謝你的,我幫郭國基發傳單,幸好你救了我……哈哈哈」。

耀伯自已承認,依他憨直的個性,如果不是碰到貴人,不知道要被關幾次了。第一個救命恩人是初中的班導詹溪州;第二個救恩人就是這位來自中國的四川連長王丕祥,沒想到第三次美麗島事件就逃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