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義遭整!老爸吃盡苦頭,耀伯依舊傳承……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仗義遭整!老爸吃盡苦頭,耀伯依舊傳承……

文/戴振惠(戴振耀之弟)

這是我們出生的地方,拆除前留影,是三合院的伸手仔,我家僅僅是伸手仔的1/2,有門的部份,約4坪,旁邊已拆除3坪四寸磚砌成屋頂瓦片壓磚塊作為廚房。

回想父母在這寒微的環境下,如何養育我們6個兄弟姊妹。阮阿母不識字,老爸自修識字但未曾進過學校,老爸分家就只有這房子和4分看天田。

老爸是個體弱多病的夢想家,阮阿母是一位美麗溫純勤勞善良的實行家。老爸畫虎爛,老媽真的做到了。

老爸喜歡看黨外雜誌,又怕警察查戶口發現恐怕頭路不保,家裡無處放,就把自由中國、自治、民主等雜誌藏在草樸腳(甘蔗葉堆疊煮飯用的柴料)。

老爸愛管閒事,喜歡仗義執言,有一回在村民大會上評擊國民黨籍鄉長高明源,發動罷免全場掌聲如雷。

但是國民黨當時是惹不起的,之後老爸在中油的頭路吃得很痛苦,常遭恐嚇要他辭職,又多病,他想如果有一天他沒頭路了,或病死了,這一群孩子怎麼辦。

老爸經常徹夜難眠,他想我母親種稻種甘蔗土豆大豆,收成總是第一名。以前未出嫁在娘家時,外公不能工作,她一人獨挑大樑。

二甲多雙冬水田一位少女獨勝任,會駛牛車犂田,農事男人會的她都會,28歲才嫁老爸爸,這在當時算晚婚。

老爸想,如果再買6分地,總共一甲他,憑著她的能力,孩子不致餓死,但身邊無半毛錢。

高雄橋頭 戴振耀老家(原)

懂事的大哥戴振耀,跑去阿舅家説服阿舅,阿舅做保証人,向農會借貸12萬,年息6厘,購買了5分8的田地。

從此,在國民黨低糧價政策下,我們過了將近25年非常苦的日子,起先的5年幾乎天天過着面臨破產的危機,被利息壓得喘不過氣,老媽有時會埋怨:無錢擱掀人粿巾(沒錢幹嘛去掀人家賣粿的蓋巾)。

我家的孩子在這環境中長大,個個耐操好用,抗壓性超強,適合打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