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返校》看你不知道的台灣歷史: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從《返校》看你不知道的台灣歷史: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

圖:翻攝自《返校Detention》遊戲宣傳影片

網友張小博的臉書文字分享:

【請問陳澄波是誰】

二二八事件爆發,軍方進入嘉義鎮壓導致市民死傷慘重,「和平談判代表」陳澄波等人,

前往水上機場與軍方進行談判,孰不知和談代表們一到機場門口就被逮捕,遭到鐵絲網纏繞雙手、蒙面、拘禁刑求。

3月24日,陳澄波寫下遺書表明為了嘉義人犧牲無怨無悔。

隔日,未經任何審判的陳澄波被以「叛亂暴動」的罪名,跪在囚車上插著死囚牌,遊街示眾,最終,在嘉義市火車站前被國民黨政府公開槍決。

諷刺的是,畢生熱愛藝術的陳澄波,死的那天正好是處決他的中華民國的美術節。

當時沒有一間醫院敢借給家屬擔架領屍體,家屬只好用門板充當擔架,在槍決完畢曝屍三日後,

在極其恐怖害怕的情況下將屍體抬回家裡,陳澄波的妻子張捷,請來攝影師拍下陳澄波的遺照。

那是個噤若寒蟬的年代,事後國民黨仍多次抄家,為了避免更多的清算,張捷將陳澄波的畫作、被處決時穿的血衣、以及遺照妥善保存起來。

直到她九十幾歲,才將照片公諸於世,國民黨政權花了數十年銷毀這些不利於他們統治正當性的證據,

陳澄波的妻子,這位堅毅勇敢的台灣女性,用半輩子的生命,悉心保存了這位台灣藝術家用生命控訴國民黨暴行的最後映像。

陳澄波生平

1926年,以畫作〈嘉義街外〉入選日本第七屆「帝國美術展覽會」,為台灣油畫入選該展第一人

1931年,上海第一屆全國美術展覽會,以畫作「清流」獲選當代十二位代表畫家之一

1933年,返台組「台陽美術協會」,致力於將台灣各地名勝畫入畫布中。

1945年,二戰終了,因為陳澄波曾於中國上海任教3年多,能夠說華語,因此被推任為嘉義市各界籌組的歡迎國民政府籌備委員會的副主任。

1946年,加入中國國民黨,當選嘉義市第一任參議會(今嘉義市議會)議員,從藝術界跨入政治界。

======

延伸閱讀:

為何課本沒有「陳澄波」?

白色恐怖受難者:沒加害者,讓受害者原諒誰呢?

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遊戲玩過就算了?對台灣歷史的無知與冷漠,是台灣人無法繼續前進的最大原因!

文史工作者管仁健老師分析指出:

這款遊戲表面上只是要引導玩家逃出恐怖校園,實際上卻是要讓玩家逃出自己內心的恐懼,

所以遊戲中廣泛使用了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匪諜、告密、黑名單等歷史背景,讓玩家在解密的過程,

一步步的挖掘白色恐怖背後的真相。

但回到現實來說,戒嚴時代的校園,最恐怖的還不是什麼教官特務,更不會是什麼鬼魅靈異,

而是佔駐校園的軍隊。1949年起,近百萬潰敗的國軍來台,根本無處棲身,於是大多佔駐學校與民宅,軍民雜居,姦盜頻傳。

戒嚴時代最恐怖的校園喋血案,發生在台灣的「內地」南投。

多年前當時我的老闆文經社吳榮斌社長,回憶半世紀前他讀南投中學時,

這起震驚全台,造成當場11人死亡(送醫後不治的已無可查考)的喋血案。

「那個時代發生的事情,令人……」

身為世界第二長戒嚴時間的所在地,台灣,那些消失在教育體制裡的故事被遺忘在過去,

而《返校》就是坐時光機,他沒告訴你該怎看、該怎麼想,直接著跟著遊戲主角走一遍,你便明白那時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如何讓歷史不再悲傷?」

現代的我們有幸,前人用血淚堆積讓我們不必以肉身體驗當時種種有形與無形的壓迫,

但是從虛擬世界歸來的我們,回到生活中仍常常遇見那時代未斷的鎖鏈,一代又一代的,似乎時間的力量有限,

在證明這些餘毒的穩固,令人焦急的覺得台灣這個巨大的齒輪運作似乎還可以再更快一些,

你問,到底有什麼是我們這一輩人們為過去——甚至是未來可以做的事情呢?

「轉型正義。」

不只是玩遊戲,基進側翼台北事務所誠摯邀請你,一同來討論現在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讓歷史不只是文獻與數據,而是推動我們進步的一項工具,讓我們將悲傷的故事轉化,更有動力將台灣帶領到一個新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