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鄭麗君部長可以做的事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返校!鄭麗君部長可以做的事

文/段震宇

一、(對我而言啦!)電玩 “返校” 至少凸顯了:

1. 國家沒正常建立,文化自信難以自然產生 ── 以前也有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電玩,但都沒紅。“返校”在台灣本地受注目,跟它先在國際電玩線上市場大紅很有關係。

試想:如此高品質的“返校”若一開始先從台灣市場打起,結果會如何?

2. 教育系統逃避,青年知識無辜 “缺角” ── 距離那段歷史才不過30多年,台灣年輕一輩和“白色恐怖”,已經隔了一層。

也許能懂啥是“爪耙仔”,但“黑名單”是怎麼回事?“二條一”又是啥?

而這種 “被迫的無知”,其實已經使得未親身受過長期戒嚴之害的他們,都成為廣義的“受害者”了!

3. 為了討論遊戲所持的角度,竟然造成某些“進步青年”和獨派間的論戰?!

我認為這是“世代”的問題,更是倫理學上“認知”的問題 ── “我們玩“返校” 在解謎的過程中,在聲音畫面的效果下,已經嚇到怕了啊。

結果,還說我們用腦不用心。到底還要我們怎樣體會?怎樣感同身受你們上一代對白色恐怖的‘感覺’呢?”

二、明明有“人權文化園區”啊?!對這個,我長話短說,請鄭麗君部長:

1. 別再捨近求遠,奢談多大的計畫。請先對目前已有的綠島、景美二處人權文化園區採取世界級的人權園區視角。

至少,別再把這二處弄成“受害者與家屬”才有感覺的憑弔處所了吧?!

2. 說“採取世界級的視角”,其實並不抽象,只要做到 ── 讓任何兒童(台灣的與世界的)到此一遊時,都能真實體會到那段歷史的錯誤。

也許“玩” 完,會很沉重很悲傷,但是,卻終身得益 ── 幾乎所有二戰猶太民族的紀念館或紀念園區都是這樣在做的呀!

3. “體會”並不是像現在的園區那樣,光靠掛圖、壁報文字、耳機說明就能產生(尤其對非出生於那年代的)。

用心設計一些“政治犯體驗營”(兩小時、半日或一日)如何?

日譯中:體育館啊,就在舞台正中央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