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清國奴到漢奸──重繪台中知事官邸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從清國奴到漢奸──重繪台中知事官邸

台中知事官阺和台南的很像。魚夫繪

臺中知事官邸原址在1972年改建為市議會,座向由原面對台中州廳改為入口民權路,後來因為新建議會漏水嚴重等問題,交給市府交通局等單位使用,縣市合併後,市議會和市長辦公室都搬到西屯區的新大樓去比鄰而居,府會從此可以就近吵個痛快了。

知事官邸於1900(明治33年)年完工,從日治時期的老照片來看,第一代的型態為四垂坡日式薰瓦、前有大陽台並四周繞以拱型長廊等英國殖民地建築的風格,前有亂石砌的水池,外牆則施以紅磚,看來很像另一座台南縣知事官邸。

台中市政府交通局原為台中知事官邸(攝影/魚夫)

台中知事官邸原名為「臺中俱樂部」,一度又為圖書館,台中州知事於1920年任命,改稱知事官邸的確切日期不能斷定,但為行文方便,暫一律稱官邸。而官邸本來是知事住的,但遇有日本皇族來訪就得讓出來當臨時駐蹕的「行館」。

1908台灣縱貫線全線通車,主場在台中公園舉行,總督府敦請閑院宮載仁親王(1865-1945)來台主持,當時有張照片是親王搭乘馬車從官邸出發的照片,則已將官邸修建成曼薩爾式高聳的屋頂,前後方對稱,上有一老虎窗,旁開兩面牛眼窗,左右則亦為對稱,但有兩座老虎窗,紅磚牆面消失,改為白牆,從手繪的彩色照來觀察,則成了紅色屋瓦;靠近今民權路一側另有日式二層樓,似採「入母造」(歇山)式樣;庭院有人造假山和噴水池,並且栽植了許多熱帶植物,諸如黄椰子、鐵樹等等。

由於皇族來台下榻知事官邸成為慣例,因此發生了1928年北朝鮮人趙明河刺殺訪台巡視的陸軍上將久邇宮邦彥王事件,就在親王離開官阺後不久,車隊繞行至州立圖書館(今合作金庫銀行)出手行刺,但事敗被捕,趙明河當時對著群眾大喊:「你們不要怕,我只是為祖國大韓報仇,大韓民國萬歲!」這在史上稱為「台中不敬事件」。

台中名紳林獻堂一生抗日,在《灌園先生日記》的文件裡也記載了出入台中知事官邸的若干片段,如其中在1929年的10月29日,被召至官邸晉見東伏見宮妃殿下,還得先到衛生課,取得健康證明,才能去見皇室成員。

林獻堂先生是日治時期台灣文化與民主運動的領航人,一生不著和服、不講日語,老來卻心灰意冷,二二八事件眼睜睜看著他的好友陳炘、林茂生等慘遭國民黨殺害,乃遠走日本,病逝於東京,留下:「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園花草有誰憐。」的悲愴詩句,在《灌園先生日記》裡曾記載戰後國民黨政府來台接收,大肆搜刮米糧,蔣介石誓言在六個月消滅共匪,責令陳儀在台横征暴斂。1946年的3月17日林獻堂日記裡記載:「熊克禧、王光濤兩少將,胡品三中校,昨夜十時方抵台中,以電話喚余九時到知事官舍會之,蓋為蔡繼琨對柯遠芬參謀長報余阻受糧運,故派之來調查也。余告之並無阻當(擋)之事……」

為什麼林獻堂會被軍方指為阻擋糧運呢?台灣本是米倉,1946年產量還超過89萬噸,在強行徵糧下,當時出現米價比上海還高,農村破產,人民飢荒,虎尾且發生賣子納租的事件。而台中霧峰竟有軍人肆無忌憚的搶糧,鄉民在4月18日上書「籲請政府寬貸徵收米糧以紓民困」。台灣文學先輩吳濁流先在《無花果》一書裡有詳細記錄:

……敝鄉因配給米源斷絕,黑市米價飛漲,糧食問題陷入嚴重局面,緣此籲請地方士紳轉請於台中縣劉縣長,承劉縣長體恤老百姓苦情,負責撥付封存米一千五百包,合十五萬斤,以救燃眉。……不意3月14日警備司令部的蔡少將,率軍隊三十餘名,並帶機槍數架,分乘卡車數台,如臨大敵,包圍敝鄉農會,拔刀擬搶,滿口惡聲,強迫該會副會長林士英,將存米二千餘包運走一空。其舉動之蠻橫令人莫辨其為官軍抑為土匪。……

台灣文壇先輩葉榮鐘一生為林獻堂最重要的秘書與文膽,追隨他奔走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參加文化協會等。台中知事官邸當天的真實情況,葉榮鐘之《小屋大車集》一書也有很詳細的敘述:

……於是蔡少將站起來開口便說:「俺是陸軍少將,官並不小,俺一向為國家,是不怕死的。今天特地來到貴地向林先生要米,中部是台灣的米倉,霧峰又是米倉中的米倉,所以說霧峰沒有米是無人肯信的,有米無米,盡在林先生是否肯幫忙政府而定。」說時態度傲慢而語氣尖刻。林獻堂先生聽了很不高興,他老人家說:「政府搬去的米糧皆是老百姓的伙食米,他們現在都是糴黑市米維持生活,但因糧價飛漲,困苦異常,正在籲請發還所運去之米以紓困境。政府若沒有米可還老百姓,亦應結價給予價款;假使現在不能立即給發,亦應指定日期償還。政府一味向老百姓要米,而拿去之米分文不給錢,如此作法,不但老百姓無法維持生活,政府也無法維持威信。」於是熊少將怒氣滿面,坐在椅上說:「本人現在發燒38度以上,但是為著公務,死且不怕,遑顧區區病痛。今日之事,全看林先生答應不答應,若不答應,就請你老先生同我們到台北去。」說時遲那時快,他說完最後一句話,同時用手向桌面一拍,他面前一只空茶杯跳起兩三寸。這一拍有分效,如斯響應,四個憲兵拿著上刺刀的步槍,排闥而入,神氣十足,來勢洶洶,在座諸人除兩位少將外,莫不為之失色。

早在1936年林獻堂曾參加華南考察團赴廈門、上海,因為在上海對僑團發表了「此番歸來祖國視察……」的言論,返台後,總督府高層與台中知事等唆使浪人當眾掌摑林獻堂,加以侮辱,怒斥:「為甚麼你在上海清國奴歡迎你的席上,說回到了祖國?」,此即「祖國支那事件」,不料終戰後,林獻堂最終竟被國民黨政府列入黑名單,並貼上「台省漢奸」的標籤……這段塵封往事在1971年台中第七屆議會的決議下於官邸原址重建新議會大樓後,恐怕大家也逐漸淡忘了。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臺中市政府交通局
403台中市西區民權路101號

本文原刊載《獨立評論@天下雜誌》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年來所有著作,其中《臺北城》為最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