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們真心的把每回公安事故裡失去性命的人當菩薩,我們就不會只是急著相互謾罵而已⋯⋯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假如我們真心的把每回公安事故裡失去性命的人當菩薩,我們就不會只是急著相互謾罵而已⋯⋯

這是網路攻防戰裡我收到的闢謠圖解

台灣每逢重大公安事件,第一件事就是要某某官員下台,先找人來祭旗,而官員還沒有釐清來龍去脈,也急著找替死鬼以洩民憤。這從1982年我進入媒體界後,每回都是如此制式反應,上面這張圖則是在謾罵之外,急著尋找政治利益,尤其在網路發達之後,更方便造謠,不只這回的蝶戀花遊覽車事故,前不久的台南地震,甚至就是有那種以所謂「開玩笑」的心理,偽造台南大樓倒塌的圖片,造成人心惶惶。

找人來罵,有些當然是不無道理的。譬如這篇《上報》社評:

社評:不是司機 是賀陳旦與賴正鎰的問題

當政府推動「一例一休」,希望讓勞工有充裕休息之際,不是有一堆輿論大罵法令沒有彈性,增加資方成本?而當過勞司機釀出死劫之時,同樣一批人又反臉責問為何法令沒有強制規定司機多休息?商總理事長賴正鎰與旅行協會在推動一例一休時說工作天數少加班費給太高,遊覽車業者會發生「倒閉潮」;發生車禍後他卻說:「這與過勞無關,是一例一休後司機更難請。」這些資本家既恐嚇政府不能增加資方成本,又要政府訓練人才為己所用,要圓要方都任憑他一句話,那企業的社會責任何在?

再如《風傳媒》的報導:

林全今早至第二殯儀館向罹難者致意,家屬一見林全便激動陳情,「司機沒有勞健保,是怎麼一回事?司機是很重要的!」家屬也質疑司機超時工作,並喊話「不是之前推出一例一休嗎?不是一個周末休2天嗎?」林全表示,司機駕駛問題,目前正在處理中。

家屬也質問林全,「為何他(司機)的車子只有7、80萬,外面的車是幾百萬?」。

另外,家屬也質疑司機的遊覽車是否為拼裝車,表示「為何他(司機)的車子只有7、80萬,外面的車是幾百萬?」,林全轉問身旁人員,「車子是怎麼來的?」,家屬激動表示,車子是公司的,這次車禍摧毀了40多個家庭。面對家屬的質問,林全僅不斷表示,「我知道,我們會再了解」。

其實只消罵得有道理,這也都是民主社會裡正常的現象,只是這些喪失生命的同胞,其實是這個國家菩薩,他們以生命來提醒台灣人民,我的公安到底出了什麼事?

《信傳媒》報導屏科大一位教授胡惠文帶領學生打造全台首部鋁合金大客車安全車體 為什麼乏人問津?

「幾年前的遊覽車事故,某電視台來訪問我,結果什麼都沒改善,今天遊覽車又出事了,現在換成你來訪問我,講這些沒有做的話,真的沒什麼用。」這是屏東科技大學車輛工程系教授胡惠文在接到《信傳媒》記者的電話時,第一時間的反應。

4年前,胡惠文所帶領的屏科大團隊,成功研發出國內第一部鋁合金與複合材料打造、且通過歐盟車輛翻覆碰撞測試的大客車車體,他甚至也參與了MIT火箭計畫。

最後是《自由時報》的報導:

台客愛比價要求CP值? 旅行社人員道心酸

台南一名在旅行社從業人員在PTT上表示,國內旅遊利潤很低,已經不是新聞,「特別是一天的旅遊,更是低到嚇死人」,他說明,一天旅費1100元,算是價格偏高,南部比較多是一天6、700元的團,剛開始他也嘗試做些優質行程的團、用新的遊覽車、選專業導遊詳細解說、不進名產店,把利潤反映在售價上,最後卻被嫌太貴,「領隊導遊的解說,還會被轟下台,客人說他們要唱歌,不要聽講解」。

假如我們真心的把每回公安事故裡失去性命的同胞當菩薩,我們不就會只是急著相互謾罵而已,乃至於造謠趁火打劫,而是更多的反省,更努力的改善,祈求台灣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