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笨湖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悼笨湖

坐在電腦前想寫這篇悼念文時,這才發現居然找不到一張笨湖兄和我的合照,想來是太熟了,總是錄影卻都忘了照相。

這讓我想起三年前蔡同榮辭世,民視副總王明玉知我和同榮兄之間的交情,便央我也來寫篇悼念文,我也一樣找不到一張他和我的合照,令我唏噓不已。

這幾年,只消見到老友,我就拉著人要拍照留念,由於在台灣民主發展的進程裡,我的年紀相對的出道較早,我已年近花甲,而那些老大哥們卻逐一淍零,讓我深覺一個時代的即將結束,我越來越不忍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

笨湖兄很早就進入電視圈,以其文學才華,曾經製作過許多膾炙人口的電視連續劇,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三立電視台聘請他製播了一部紅遍半邊天的「阿扁與阿珍」連續劇,因為當時我是三立的台灣台總監,所以這段期間互動較為頻繁。

不久,汪笨湖忽然離開三立,我幾度詢問是何原因,他總是欲言又止,大概是君子絕交,不出惡聲吧?離開三立後,他返回府城,處在低潮期,所以我有到台南時便會邀他出來聊聊天、解解悶。

2001年,我也離開三立電視台了,原因是我非常厭倦CALL-IN節目裡每天爭吵不休的形式,有一天,回家看著自己的節目重播,忽然悲從中來,看著那些政客們之間的大小聲,只覺這些人根本無法理性討論,其實就是國家的亂源,這已不是我人生的志業,於是選擇離開。

倒是汪本湖又東山再起了,他在2002年出掌年代MUCH台的執行董事,他的招牌節目《台灣心聲》令我很訝異,居然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原來他在政治的敏感度上也如此精準,但笨湖兄總是在我偶而來去客串一兩集,幫忙抬高收視率時稱我為「CALL-IN 節目的祖師爺」,其實「始作俑」者並不是我,只是當時玩很大,玩到戶外開講去了,然而笨湖的《台灣心聲》聲勢更是驚人,每回總要出動警力來維持秩序。

2003年底發生了一件事,就是邱毅誣指江霞、魚夫、吳錦發和謝志偉四個人聯手製作非常光碟要傷害他的名譽,後來證明完全沒有這回事。

2003年11月21日,邱毅在記者會上向魚夫道歉,私下卻繼續控告魚夫

當時邱毅係立法委員,利用立院「國是論壇」時間和言論免責權在議堂上含血噴人,整件事荒誕不經,老實講,我們四個人除了吳錦發和我從早期就相識外,謝志偉剛去德國進修返台,台視邀他做一個「謝志偉嗆聲」的節目、而江霞之間和我只是遠遠的照過面,打過招呼,而她跟吳錦發素未謀面,四人倒因為邱毅的造謠湊合才相互連絡起來,當時相約全數先集合到台視謝志偉的節目互相認識一下,四人也很想搞清楚,為什麼邱毅會點名我們四個人的原因?當時各台為了競爭,到處邀請我們上節目,可是眾人決議真正要同時當來賓接受訪問的第一選擇就是汪笨湖的節目,要讓他獨家播出!

汪笨湖的《台灣心聲》也不負眾望,在2003年的總統大選中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他在文學的領域之外,也開創了政論節目的新時代。

2004年江霞出任華視總經理,我也在董事會裡幫點小忙,但因為已決定不再螢光幕上露臉,所以江霞請來汪笨湖主持《台灣起動》的節目,笨湖的主持風格是公認的本土味非常強烈,我們也偶而會去探班打氣,可是笨湖兄也知道我不想當名嘴,他的節目也從來不會叫我勉為其難的上節目。

華視後來成了公視集團的一部份,江霞任務完成,也不棧戀總經理一職,我這董事也沒作用了,幾年後,我索性搬到台南去過樂活的人生。

當時笨湖兄也在王文洋的支持下,在台南開了家「台灣藝術電視台」,做了個「笨湖開講」的節目,雖然頻道的位置並不理想,總算也是沸沸揚揚的,笨湖知道我也搬到台南來了,卻也很體貼不敢打擾我到處趴趴走吃好料,平靜的過著當教授旳日子。

偶而在台南一些餐廳裡,或遇見在牆上有著汪笨湖簽名,或者聽聞店家說汪笨湖常來這裡哦,他說我們的東西很好吃哦!看來他在台南的人氣還挺高的。

幾年後,笨湖兄忽然要我談談住在台南的生活,我欣然同意,想來也搬到台南好幾年了,總得抒發心聲,那一集,跟台南的鄭眼科診所借了他們家的頂樓花園,兩人就像好朋友一般的聊,也沒Rundown,天南地北,居然做成好幾個鐘頭的節目,播出後又造成轟動,真是匪夷所思。

到了2012年,忽然王文洋要收到電視台了,汪笨湖雖然力挽瀾,卻回天乏術,我當時還又出馬再相挺一兩集,並且找來含貼弄孫的江霞南來幫忙,最終還是關門了,自此笨湖兄落莫的淡出他所喜歡的媒體圈。

笨湖兄的性格愛恨分明,我曾親眼看見他在節目進行到一半,當場把來賓趕了出去,因此許多接近他的朋友也知道的行事風格多所爭議,他心裡總是藏著許多秘密,台南的電視台收掉後,他似乎鮮少出現在公開的場合裡,我們也就鮮少見面了;我聽聞他得了大腸癌,打電話去詢問,他周圍的人給我的訊息卻是沒有大礙,只好尊重他的個人隱私,網路幾度有人詢及他的狀況,只好也回答沒事。

笨湖兄傳奇的一生,如今畫下句點,我是很感傷的,一幕幕的往事浮上心頭,望著老友離去的背景,拉哩拉雜寫了一大堆,心煩意亂,不知所云,就只能說:笨湖,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