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師的告白!(致敬篇)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退休教師的告白!(致敬篇)

幾年前,許多網友要求國民黨的陳明義改姓凃,要叫凃明義!

還記得凃明義為什麼應該姓凃?因為他不相信退休教師支持年金改革。

事實呢?不是每位退休教師都是凃明義想像的那樣。聽聽陳彩仁老師早在多年前就説的話。


陳彩仁:我就是別人眼中吃國家、喝國家的公務員。我以前在台北市介壽國中教童軍課,55歲退休,現在我拿的退休金,月俸加上18%優存,一年可以領84萬元。

算一算,一個月6、7萬元,與退休前的薪水差不多。還有有年終慰問金,還有三節獎金,反正很多。

我要說,我拿這個錢,真的一點尊嚴也沒有。尤其是年終慰問金,站不住腳嘛!

退休了還有年終獎金,現在財政也不好,居然還有公務員要再爭,反對年金改革,還要用選票來懲罰、威脅,這對公務員的形象很不好。

國家如果有錢,不會虧待我們。更何況,公務員從來就沒有被虧待過。

我家8個兄弟姊妹,加上親戚有10個軍公教人員,退休後每個人每年拿84萬元來算,一年就拿國家800萬元。10年,算一算,國家就給我們家8000多萬元,快一億元了。

我們介壽國中的老師大概140幾位,我前一陣子參加學校的退休聯誼會,退休的就200多人,退休的比學校裡面的還多!

光我們學校老師的退休金,一年就要花幾億元?所以,年金一定要改革,我之前就跳出來講,公務員退休金對國家財政絕對是一個很大的包袱。

去年,光退休軍公教的年終慰問金就要兩百億元,軍公教的退撫金也要900億元,結果今年基礎建設預算卻越來越少。

公務員領這麼多,很多都出國去玩,錢也沒有花在台灣,沒有效嘛!看不出對台灣的就業有幫助,對經濟成長也沒有幫助。

軍公教的年金,本來就應該要改,你看先進國家,公務人員退休都沒有領那麼多,頂多領薪水的七、八成。台灣這樣,財政怎麼不會倒?


而且,最重要的,這樣對社會也不好,對年輕人更不好。這些錢,不都是年輕人在扛嗎?我退休了領那麼多錢,結果我以前的學生剛大學畢業,出去領兩萬二,這像話嗎?

我都沒有臉面對他,台灣的社會是靠他,靠年輕的一代,結果上一代卻一直在扯後腿,年輕人怎麼服你?

軍公教是知識分子,應該要讓社會和諧,你應該第一個跳出來,說支持改革;結果沒有,還緊抓著退休金、年慰金不放,說是自己的權益。

你有沒有想過,你那幾萬元,讓台灣整個社會衝突,讓年輕人充滿了恨。你逼到年輕人,就變成世代衝突,這個社會就沒有互信,蕩然無存! 


我跳出來講,還上電視,也受到很大的壓力。有些人就指責我,還有人說年慰金會砍掉都是因為我,罵我混蛋、說我沽名釣譽,各式各樣的都有。但是我覺得,就算被罵還是要出來講,也許會讓一些人再多想想。

其實,像我這樣想的人不少。我身邊的朋友與以前的同事都是公務員,都很支持年金改革,也很佩服我敢出來講。

主要是,我也想讓年輕人覺得,這社會上還是有一點正義,大多數人還是關心這個國家、關心下一代。

我已經七十歲了,這些事情,老實講都快與我無關了,這我看得很開;但是我就是看不過去,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麻木不仁,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

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年金改革真的實現,不要再為選票,犧牲下一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