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洪一峰說起﹣﹣有仙則名:台南乳牛的家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從洪一峰說起﹣﹣有仙則名:台南乳牛的家

魚夫拍攝

就在洪一峰先生風燭殘年之際,我在新聞局擔任拍攝HDTV影片的審查委員,洪家人提出要拍攝洪一峰先生的傳記,以洪一峰先生對台灣的貢獻,評審委員們只不過寒喧幾句,這個案子即在閒談中,輕舟已過萬重山。

這世上最動人的故事,天上月有陰晴圓缺,地上則是人的悲歡離合。「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蘇軾《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周郎就是周瑜,無周瑜便沒有小喬,亦無蘇軾這神來一筆,以此類推,二十一世紀梁朝偉和林志玲都領不到片酬了。

同樣的道理,我台灣國沒有「寶島歌王」洪一峰,就沒有洪榮宏、江蕙、黄乙玲等人,大概我輩這年歲去「錢櫃」也沒歌好唱了。

無獨有偶,我最近走了一趟台南柳營八翁酪農區的「乳牛的家」,撞見了翁倩玉和吳晉准的故鄉,翁倩玉名滿台、日,無須贅述,吳晉准何許人也?「關仔嶺之戀」、「暗淡的月」沒唱過也聽過吧?

這一路去,路旁圍牆的藝術就很壯觀

鏡破不改光,蘭死不改香,小地方出大人物,正所以彰顯地靈人傑。國民黨來台後,教傻我等台灣人,乃秦王漢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記得一清二楚,所謂春秋無義戰,追尋這些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將帥王侯,實在浪費青春。

可憐台灣人對於本鄉英雄豪傑率皆無所知,近來急於投降中國的馬膺英更是大幅加重中國史教育比例,要徹底將死呆胞教得更呆。「但悲不見九州同」或孫文的「世界大同」都是很可怕的世界,他們中國《詩經.陳風》有云:「豈其食魚,必河之魴?」黄河的魴魚,我沒吃過,據說味道鮮美,但這句話教你要從安身立命的地方做起,不要捨近求遠,所以:「豈其娶妻,必齊之姜?豈其食魚,必河之鯉?豈其取妻,必宋之子?」因此我常說,文化觀光,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是必要的,本鄉的寶物要珍惜,才會做出特色來,名人就是最強而有力的Story telling而不是那個世界大同。

牛舍

1986年,我嘗造訪風靡全球的漫畫Snoopy作者查爾斯·舒茲(Charles M. Schulz,1922年11月26日-2000年2月12日)在加州聖塔羅沙(Santa Rosa)的家。他原是明尼蘇達州人,後定居於此,他的住址是Snoopy No.1,這個鎮,就叫做「史努比鎮」,酷吧?全鎮均以販售史努比的周邊產品,公共建設也到處裝扮史努比的圖案,一人養一個鎮,而且全靠的是一個腦袋而已,真是匪夷所思。

火車改建的餐廳

近來美國堪薩斯州首府的Topeka的市長Bill Bunten,因為Google要提供每秒1GB的光纖網路,興奮的邀請Google來本市實驗,且宣佈要將首府本來的Topeka改名為Google!美國是個徹底的資本主義國家,誰吸金,誰老大,你有錢,自行造橋舖路,也可用自已的名字命名,讓後世都記得你的善行;台灣很難,中國勢力很大,整個台北市街道名彷彿小中國的呈現,有一回,我去中國,他們說北京和天津路途遙遠,我冷冷的說:「台北北平街到天津街也很遠,如果堵車的話。」

這裡標榜的是吳晉准的原鄉

全世界莫不以本鄉出了英才為榮。我到日本柳川,徜徉於其間的小橋流水,忽然來到了「北原白秋」的家門口,北原白秋是日本天才詩人,1934年6月至8月應台灣總督府文教局之邀訪問台灣,離台前發表《台灣青年之歌》、《台灣少年行進歌》、《林投節》等詩歌。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人的重要,因為他是這個小鎮最重要的文化財。

日本人極早接觸西方文化,對「有仙則名」的文化財了解深刻。台灣人在脫離國民黨愚民教育後,也漸漸明白要促進地方觀光發展,本鄉傑出人士不拿出來展、來秀,更待何時?比如:我到新竹內灣,就遇見了劉興欽的漫畫館,到台南新化就看見了楊逵和歐威的展覽館,到高雄美濃就看見了鍾理和紀念館,到這「乳牛的家」就將吳晉准的作品推出來展示等等,一鄉一特色,再加上人文軼史,便很有氛圍了。

這火車是真的有在開

紀念品購物處

有牛奶冰吃

刻意佈置的柑仔店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地址:736台南市柳營區八翁里93-138號
電話:06 622 5199

P.S.

感謝大家的愛護,鼓勵魚夫創作,打通電話就有專人服務,所有魚夫的近期重要著作包含《臺北城》、《移民台南》、《樂居台南》、《樂暢人生》、《桃城著味》、《雲林輕旅行》,您都可以直接向政大書城台南店選購,只消打通電話過去指定書名,包括簽名、優惠與運送等後續工作均可一併服務,電話為:

06-2233980

如有任何問題,您仍可留言向我反應。

魚夫近年來所有著作,其中《臺北城》為最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