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老師,我們可以看見監察院變靈骨塔嗎?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陳師孟老師,我們可以看見監察院變靈骨塔嗎?

圖片來源:李芳菁臉書公開照片

陳師孟願意出任監察委員,原因是他用監察權掃除司法敗類,今天《自由時報》報導:

陳師孟:用監察權掃除司法敗類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正進行各分組會議,司法改革受到國人關注,監委補提名人、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昨天在總統府介紹補提名人的記者會表示,司法至今仍然是保守反動勢力的最後防線,「監察權如得以順利行使,將是提供司法敗類退場的機制」。

其實陳師孟是經由立委王定宇的推薦,決定出任監察委員,這是為了先剷惡除奸,2016-12-17《民報》報導:

陳師孟提到,現在在推薦監委,今年五月他就提過監察權是很不必要的,西方都是三權,為何要五權?後來他體認監察權、考試權是一種制衡作用,事實上政府內部制衡的本身,與政府和人民的介面沒什麼關係。

他說,台灣的司法現在墮落到按呢,很不被信任,現在應該要用監察權來做一些事情,針對那些恐龍法官、惡檢。「我們知道檢察體系那麼多惡檢,有那麼多證據資料知道他們怎樣破壞無罪推定原則,所以監察委員可以發揮彈劾的作用」。

陳師孟接著透露,上個月立委王定宇有推薦他去當監察委員,「當然這還要經過審薦小組、經過蔡英文的提名,還要經過立法院的同意,所以還有一些程序」。

接著他說,他告訴王定宇,「難聽的話我先講在前,如果總統真的了解這次監察委員的補提名是一個『任務型』的補提名,像以前國大代表最後一次『任務型』,目的是要廢國大,而監察委員這一次,我認為也應用任務型的補提名,這些人進來的目的,就是要把司法敗類清除掉」!

「如果她(總統)有這樣的理解的話,我很樂意接受被提名,看能否立院通過」,陳師孟說,「但如果最後審查委員出來的名單,完全就是為了酬庸,為了利益分配,派系、有功人士那邊有幾席,這邊有幾席,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跟王定宇說,雖然你現在推薦我,但是到時候我會退出,絕對不接受這種酬庸式的推薦」,這是他目前的立場。

陳師孟說,如果蔡總統真的看到司法改革還是需要一個外面的制衡的力量,來幫忙共同來做,那我很願意付出這點代價,進去(監院)從事這樣的工作,也許我們的司法改革工作就不會那樣悲觀,「因為你把司法敗類指出來,已經知道敗類在哪裏,把他挑起來然後用監委身分去指責,我認為司法改革就多了一分助力」,這也是他的心聲。

「就看蔡總統是不是也有這種看法,如果是,我也願意投入;若蔡總統完全不是把監委當這種功能,那我不會參加」,陳師孟重申。

現場有聽眾提問,是要廢監院,還是要進去而已?若任監委,是否會廢除監察院?陳師孟則強調,監院是制衡惡檢、惡法官很好的輔助工具,「應該要利用它,等於是一個廢物利用,等到利用完就把它廢除、關掉」,「先把司法敗類清除掉,再來提廢除」。

聽眾又詢問廢除監察院是否要修憲?陳師孟說,「倒不一定要修憲,到時候不再提名就可以,但這個功能(制衡惡檢)要先發揮出來」。

不過,陳師孟老師,一般百姓也很期待把監察院廢了,改成靈骨塔,因為至少這樣比較有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