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裡的雄中自衛隊事件。被殺害的不只是中學生,還有軍隊衝入市府殺人的史實!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二二八事件裡的雄中自衛隊事件。被殺害的不只是中學生,還有軍隊衝入市府殺人的史實!

魚夫拍攝

根據《聯合新聞網》的報導:

高雄市議員蕭永達結合西區扶輪社、雄中、雄女、雄商、雄工與樹德家商,今天舉辦「英雄返校,雄中自衛隊出巡」大遊行,重返自衛隊保護民眾路程,強調公義和平精神。副市長許立明表示,「雄中自衛隊」是另類的二二八故事,本省籍民眾伸手照護外省籍,是肅殺事件中的難得溫情。

70年前的3月4日,二二八事件正襲捲台灣,雄中、雄女、雄商、雄工4校的本省籍學生成立「雄中自衛隊」,保護了外省族群。70年後的今天,90高齡的自衛隊副隊長陳仁悲參與「英雄返校─雄中自衛隊出巡」活動, 帶著年輕學子從雄中紅樓出發遊行到昔日軍隊鎮壓的高雄火車站,短短500公尺,百感交集。

陳仁悲表示,自衛隊當時眼看高雄車站被憲兵占領,南北交通完全中段,原先依賴鐵公路運輸的糧食都無法進入高雄,於是決定組織「決死隊」,三月五日上午十點,兵分三路進攻高雄火車站。隊員們穿著制服、戴著學生帽,第一路占據火車站對面的旅社樓頂,打算壓制憲兵隊機關槍;第二路沿鐵軌繞道車站後方;第三路由他帶隊,由建國路匍匐挺進。學生的武力完全不敵憲兵,亂竄的子彈朝著掩體射來,擊中了隊員顏再策。

雄中紅樓第一棟、第二棟東側牆面,雖然經過塗抹修葺,至今還是可以看到軍隊砲轟的斑斑彈痕。遊行隊伍從雄中紅樓走到約500公尺遠的昔日高雄火車站、目前的高雄願景館,並由雄中自衛隊副隊長、90歲陳仁悲為學生代表披雄中自衛隊彩帶,象徵跨時代的承先啟後。陳仁悲領著現場人士行舉手禮,向當年在火車站前遭軍隊擊斃的雄中自衛隊員顏再策致敬。

上面這則新聞並沒有記錄後來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的殘暴反擊,《維基記載》:

3月6日,彭孟緝逮捕涂光明等七名談判代表,決定發動鎮壓行動,高雄中學被列為其中的重點區域。陳國儒部隊攻進市政府,向市政府內丟擲手榴彈,各界代表與市民當場有四、五十人喪命。同時以手榴彈及步槍,對愛河及市府地下室內躲藏的民眾開槍。何軍章部隊進攻高雄火車站與高雄中學,軍隊包圍火車站地下道兩端出入口,對躲藏在地下道的民眾開槍,接著進入高雄中學。自衛隊接獲鳳山的軍隊即將進攻雄中的消息後,深知敵眾我寡,手上亦沒有足夠且堪用的武器,開始解散。傍晚時分,自衛隊員僅剩十餘人,趁著當晚的大雨掩護,高二生帶領高一生到三塊厝附近,解散後各自返家。軍方無法確定高雄中學內的武力情況,於是以六零砲砲擊校園,但當晚校園中已沒有任何學生的武裝力量, 僅剩下兩千多名避難的外省人。

當時的屠殺情景,高雄市歷史博物館請來日本工匠以日治「高雄市役所」建築為主體,台灣首見以「25:1」打造的原高雄市役所的建築模型,而且復了1947年3⺝日「二二八事件微縮模擬場景模型」,見證當時國民黨軍隊在高雄市政府展開殺戮人民行動,以武力血腥鎮壓台灣人民的「場景」,影片如下:


關於這段史實另有詳細的史實,可以參考:二二八和平教學周手冊:《高雄二二八先大屠殺》記載:

3 月 6 日上午十時,高雄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高雄市政府禮堂召開會議。為避免事態擴大,故推派市長黃仲圖,市參議員彭清靠、涂光明、曾豐明、林界等七人為代表,向要塞司令彭孟緝交涉,希望彭司令能約束他的巡邏隊,不要再繼續射擊平民百姓或威脅委員會成員,並在處理委員會討論改革建議期間,將軍隊暫留於營區,不要外出。

不料,當七位代表一上山,彭孟緝隨即翻臉,當場扣押了四位代表,除了彭清靠之外,其餘三人被槍決,同時只准市長黃仲圖一人返回報告。而在黃市長尚未到處理委員會報告情況下,要塞司令便派三百餘位軍人,於吉普車上架機槍,士兵則手持著步槍,一路自要塞殺下來。不論男女老幼,見人就殺,掃射的子彈就像「西北雨」一般,接著屍橫遍野,哀嚎之聲不絕於耳。害怕的民眾躲在愛河中,「國軍」一看,河水上有水泡,知道有人,也不放過,向水中掃射一番後再離去。而處委會及一般民眾尚在禮堂中等待代表的回音,但彭軍已到,機槍步槍齊發,當場擊斃的約有四十人,傷百餘人。殺完後,轉換方向再殺。爾後將屍體任意丟入河中,鮮紅的血水流入西子灣,將灣內海水染成一片赤紅。參議員邱道得奉命勞軍進入市府,腳下踩的都是死屍,且血流滿地,一如泥濘。前高雄市長王玉雲回憶說,他被勒索大量金錢,才在一地下室中救出其弟,室內積血逾五公分。 這種慘無人道的屠殺一直持續到8日下午。

在軍隊屠殺稍歇之後,此時老弱婦孺才敢冒險出來尋覓親人屍體。累計死亡人數達數千人。而指揮此次高雄大屠殺事件的主角彭孟緝,非但沒有遭到譴責,反而獲得蔣介石贈勳頒獎,晉升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後又晉升參謀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