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聖斐:我的課不可能不碰政治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洪聖斐:我的課不可能不碰政治

文/洪聖斐(任教於高雄大學);圖/Taco Lin

每個學期一開始,我一定會聲明:我的課不可能不碰政治。

我是一個開授「媒體識讀」、「媒體識讀與公民參與」、「全球化與多元文化」、「台灣歷史與文化」、「領導學」等課程的老師。

這些課程無論如何都會碰到政治,無從閃躲,也不容閃躲。

人類因為無法單獨生存,必須集體活動。在公共生活裡,就會有資源分配的問題。

為了讓有限的公共資源按照自己的意思來分配,人們就會去找尋結盟的對象來組成團體,以便有更大的力量來要別人聽命。

而其他的人也同樣會去形成小團體來加以對抗。

這種為了公共資源的分配所產生的結盟與對抗的行為,或者說白了就是勾結與鬥爭的行為,就是政治。你躲都躲不掉!

試問,從小學到現在,你看過多少小圈圈?看過多少爭權奪利?

媒體識讀在講什麼?不就是解析各方有心人,如何利用媒體來達成政治與商業企圖?

公民參與在講什麼?不就是做為國家的主人,你要如何面對目前已經被重重政商勢力扭曲的社會?

全球化在講什麼?不就是在國際資本家的壓力下,國家疆界受到那些衝擊,乃至大多數的人淪為更嚴重的輸家。

這不是政治,什麼是政治?

台灣史在講什麼?不就是各股政治與經濟力量,如何影響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

這些,都不可能擺脫政治!

事實上,你的生活也無法擺脫政治!

事實上,政治,絕對不僅只是「管理眾人之事」。孫文的定義很容易讓人產生誤解,以為自己沒有管理眾人,政治就不干我的事。

在長久的專制統治下,國人習以為常的觀念是政治是那些「管理眾人」的人之事,自己不過是市井小民,帝力與我何有哉?

有幾戶人家世居陽明山,與世無爭,他們家祖傳之地靠近大馬路。某大縣長的弟弟侵占了比鄰的地,因為沒靠馬路比較不值錢,腦筋動到這些鄰居頭上,用盡手段要把這些人趕走。這是政治,你躲到山裡也沒用!

「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是嗎?有位張藥師住在市鎮裏,也一樣安分守己。某大縣長大筆一揮,就把他家的房子給拆了,把他家的土地奪走了,還自稱這是「天賜良機」,自詡掌握「人道、王道、霸道」的主政原則。

張藥師因此憂憤而死,這也是政治。

只要你是個人,你就躲不開政治。把頭埋在沙子裡,生存的威脅依舊存在!

不談政治,其實就是一種政治。這樣做不會讓你比較清高,只會讓你任人宰割!

不談政治?少來了!

Taco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