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這條引橋也可以拆除嗎?重繪林家洋樓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基隆這條引橋也可以拆除嗎?重繪林家洋樓

林開群洋樓,位於今之基隆仁二路和愛一路三角窗,隱身於引橋之後,無復當年風華。

基隆在日治時期是台灣的門戶,早期來台,主要循由海路航線,所以從老照片看,日本殖民政府規畫下的基隆港,大街上有著華麗的仿巴洛克式牌樓厝,港邊林立歐風官方建築,1923年裕仁皇太子「東宮行啓」搭金剛號戰艦自基隆登上殖民地臺灣巡視,然後再乘火車一路南行,當時的火車站是有著法國曼薩爾式屋頂,紅磚造壁體,附有英式鐘塔,總體刻意營造文藝復興的城市氛圍,令人為之神往。

1931年(昭和6年)三峽圳子頭「三峽炭礦」株式會社的煤礦鉅子林開群在基隆港今之仁二路和愛一路三角窗興建了一座美侖美奐的洋樓,無論是從島內旅行的火車驛站走出來,或者由海外搭乘油輪登台,遠方即可遙望這棟規模龐大,右五左二開間,有著圓形塔樓和空中花園的洋樓,氣勢非凡,如若登上洋樓塔頂,則登高望遠,視野極佳,可將港灣、基隆車站、郵局、公會堂(今文化中心)盡收眼底,不過我說的是日本時代的建築樣式,和如今國民黨政府來台後恣意破壞後所看到醜陋模樣完全是兩回事。

現在的林家洋樓被引橋攔腰截過,和台北北門當年的命運不相上下。

1936年,這棟洋樓出租給畫家倪蔣懷(1894-1943)。倪是台灣煤礦業一代霸主顏家顏火炎的女婿,他除了幫忙家中事業外,亦不忘懷繪畫創作,師承臺灣西洋美術啓蒙者石川欽一郎,本欲赴日深造,其師力勸兼雇媒礦事業,將來以企業資金贊助美術業者,深耕臺灣美術基礎。

倪蔣懷不但本身的作品極為傑出,被譽為台灣第一位水彩西畫畫家,1924年與陳澄波、藍蔭鼎、陳植棋、陳英聲、陳承藩、陳銀用等畫友成立「七星畫壇」推動臺灣現代美術運動,經常在各地展開水彩和油畫,1927年成立的「臺灣水彩畫會」也是由倪蔣懷出資大力推動。

倪蔣懷租下這棟洋樓當成他的畫室,港景當前,想來真是羡煞許多美術創作者,但為時只有三年,因為他在田寮河畔前段的雙葉町自建畫室與住宅,原來的林家洋樓便不知何故,一直擱在那裡,國府來台後,美軍協防台灣,於是這棟洋樓被承租下來開設一家「美琪酒吧」 ,由於量體鉅大,氣派自然豪華,又美女如雲,美國大兵乃趨之若鶩,然而這情色之地,煙酒隨之,後來乃發生失火事件,便從此走向沒落了。

1966年美國「廿世紀福斯影業公司」開拍一部「聖保羅砲艇」(The Sand Pebbles)電影,故事講的是1926年中國內戰,美國遣砲艇聖保羅號奉命由上海溯長江而上,赴長沙保護美僑撤離的故事,並由曾經執導《真善美》的導演羅伯・懷素執導,當時美國與共產黨的紅色中國已然交惡,電影場景便選定台灣的基隆、淡水、大稻埕、龍山寺等地來進行拍攝,當時國民黨政府來台靠的就是美國人的保護和援助,於是中影被指定全力協助,由於故事內容對中國軍閥和民族主義多少有些無情的批判,連帶影響蔣介石的歷史定位,因此在台被下令禁演,現在民主自由了,許多過去的醜惡史實自然也被挖了出來,要看這部電影,網路很多。

今天的基隆已成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口中所說的:「雖然是台灣頭,但『發霉生鏽』就像是二流的城市。」江院長生於基隆暖暖,依我看,顯然是從小都沒見過日治時期的基隆舊照或好好研究過家鄉事,否則一 定非常痛心基隆今日之發霉生鏽,就是國民黨政府來台後給糟蹋出來的,而空在那裡的林家洋樓居然被媒體形容成是「台灣四大鬼屋」之一,繪聲繪影的製造出許多謠言來,後來為疏解交通流量,整座洋樓硬生生被引橋攔腰截過,遠望更是陰森恐怖,只是整座後來被引橋攔腰截過,遠望更是陰森恐怖,原來的結構在仁二路方面已為許多店家租用,從牆飾上觀察,應仍保留了原有的結構。

一座城市的交通方便固然非常重要,但城市的容顏更能帶來市民的光榮感,更何況台灣人哪能容忍一個癩痢頭,現在基隆正在重新整治火車站和港口,不知那座醜惡的引橋能有機會拆除,說服林家後代復原洋樓,讓庶民們也能登高望遠,還給我們基隆港灣的美景否?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