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古蹟?難道是說說而已啦?重繪台南陸軍偕行社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保護古蹟?難道是說說而已啦?重繪台南陸軍偕行社

陸軍偕行社,魚夫復原畫

偕行社(Kaikosha)相當於台灣如今的「國軍英雄館」,但除了宿泊設宴和軍裝品買賣外,對日治時期的日本陸軍來說,功能更為繁複。比如1930年代,蔣介石指令仿日本軍中的「偕行社」 灌輸軍中道德思想,提升精神等等,其中甚至設計流動卡車,裝配電影放映器材、留聲機、圖書乃至於簡單的運動器材等,當時那種中國式的偕行社,稱之為「勵志社」。

相對於台北日治時期的「北投偕行社」和台北總統府後方長沙街的原日本軍士官俱樂部台北「偕行社」,台南的偕行社顯得非常淒涼。

北投偕行社就是著名的神風特攻隊出征前最後飲酒作樂的所在,後來且成為蔣介石赦免對華作戰首惡之一岡村寧次,並且延請來台籌組「白團」訓練國民黨軍隊,授予日本軍事戰略與思維等訓練的初期秘密基地;後者被宋美齡在1950年據為「婦聯會」發起處,並更名為「至德堂」,2006年,在國人向國民黨追討國有財產聲中終於歸還台北市政府,列為古蹟再活化利用。

台南的偕行社於1924年(大正13年)就出現在古台南市街圖上了,位於台南公園旁,今日景像已經頗為殘破,為鐵皮屋所纏繞,極不顯眼,在日人離台後為國防部接收,但因缺乏管理,一度為軍眷租賃區,甚至淪為第二兵市,因隔鄰亦為兵仔市,附近居民乃稱這一帶為「市仔頭」,偕行社最後髒亂不堪幾至荒廢,國防部也一度打算暗中拆除,現在則只看到中央入口處的主樓,露出圓形拱門來。

▲ 台南陸軍偕社只剩主棟的部份較為完整。攝影/魚夫。

日本的軍制在二次大戰結束前並無空軍,而是海、陸兩軍各有各的空戰單位。海軍也有軍士官聯誼社,稱為「水交社」(Suikosya),援引《莊子》書中:「君子之交淡若水」的句子為名,台南機場鄰近的水交社乃日本海軍航空隊宿舍,後來成為國民黨政府來台時著名的眷村區域,也是台南市府如今積極建構眷村文化園區的區域。

日本陸軍聯誼的偕行社名稱出自《詩經.秦風.無衣》,「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脩我甲兵,與子偕行。」有同甘共苦,互相扶持的意思。台南會有偕行社係因駐紮精英部隊步兵第二聯隊,係日軍在南台灣的軍事指揮中心,營舍分別是現今的成功大學的歷史系館、工業設計系館(大成館)與藝術研究所(禮賢樓)等國定古蹟,是日本早期實驗鋼筋混凝土建構歐風巴洛克式的建築之一,美侖美奐,增添成大校園風情。

從一張日治時期的「臺南公園鳥瞰圖」裡看到偕行社為三棟量體,面對台南公園,具有最佳的覽景視野,佔地約百來坪,外型為歐洲半木式結構,主棟入口處內縮,拱形大門之上有紅白相間紋飾,入內後大廳挑高,設有L型木製樓梯。

建築兩層高,立面採三段式設計,其下為石造承重牆,並開有通風口,其上為木造,最上方的斜屋頂以石製瓦片舖陳;牆面為「真壁造」,即在其上抺好水泥,待未乾快乾之際,,以稻草桿集成束狀,拍打出凸起的許多顆粒,使表面呈現粗獷豪邁之感。

因提供投宿,乃將多面牆體採落地窗設計,視野廣濶,最右側一棟,築有英式長型煙囟,可能是餐廳及廚房部份。總而言之,整體像極了一座英國鄉村的別莊。

我聽聞當年國民黨撤退來台,台南機場是載運黄金來台的基地,水交社更是空軍的重要眷舍,後來美軍駐台協防,亦以水交社為駐紮重地,只是當年那些所謂的「黄金」不知最終哪裡去了,倒是國民黨政府自日人手中所接收台灣資產則簡直是一座大金山,所以像台南偕行所這種「鼻屎大」的俱樂部就撥交基層軍人去自由發揮了,那麼如今如何維修復原,重現昔日風華?2014年立法院審查國防預算,有項附帶決議:

針對國防部所屬「原日軍步兵第二聯隊官舍群」古蹟及「原臺南陸軍偕行社」與「永康飛燕新村原通訊所」等兩處歷史建築因沒有經費維修而遭荒置一案,國防部應研擬具體修復及管理維護計畫,完成古蹟及歷史建築維護工程,以利民間資源活化利用。

所謂「附帶決議」,通常就只是立委諸公狗吠火車的建議記錄罷了,誰理你啊?而且只是訂為「歷史建築」,這在文資保護上和「古蹟」意義不同,講明了,就是沒錢修,要拆還是可以拆的。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和大家分享:

704台南市北區公園南路2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