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小英,李明哲事件可以不要像個統派童養媳?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報告小英,李明哲事件可以不要像個統派童養媳?

要寫這篇評論前,先來唸一首詩:

當納粹來抓共產主義者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
我沒有抗議;
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來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
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Martin Niemöller(1892-1984)的詩。

馬丁・尼莫拉(Friedrich Gustav Emil Martin Niemöller、1892年1月14日-1984年3月6日)是一位德國著名神學家,信義宗牧師。他以反納粹的懺悔文《起初他們》而聞名。

我們的記者李明哲被中國「失蹤」二十餘天,小英政府原本保持低調昨天在各界壓力下,陸委會終於召開記者會出聲了:陸委會主委張小月表示,中國政府針對此案始終沒有正面回應,對此我國表示強烈抗議不滿,並呼籲中國不應該漠視我政府訴求,雙方應該盡快溝通對話,中國政府也應盡快對外公開說明。

網路裡Lin Hsiu-Hsin的臉書上說得最好

對面的不透過蔡政府溝通,表明要給民進黨政府難堪,給親中的做球。後者給李淨瑜打臉了,但是前者呢,也就是政府能夠做什麼的解方在哪裡呢?
我認為,民進黨政府只剩一條路,就是和公民團體站在一起,借力使力,升高層級對中國喊話。你的背後是我們,怕什麼呢?就說你被我們逼到必須站出來,你告訴對方再這樣不透明,不溝通,不解決已經激起台灣民意的大反彈。為了避免雙邊關係惡化,對方必須儘速透明,溝通,解決(不要說給交代這種籠統的說法,給什麼交代?)

否則,你只能坐困愁城,人民看不到你,你也越來越沒有存在感。

有件事或許大家都忘了,我曾經嗆小英是:「統派童養媳」,那是在2009年的1平安夜,當時陳雲林來台灣,所有行程都不公開,我乃為文:「如何網路協同作仗,活捉共匪陳雲林?」,這篇文章也不過是講如何運用手機定位與拍照功能,一旦看見陳雲林,就拍照上網,公佈他的位置,現在回頭看,這不是大家天天在FB上分享相片與位置的常識嗎?但在那個智慧型手機尚未普及的時代裡,我被統派全面抹黑為要「落人去活捉陳雲林」的暴徒,所謂「括捉」,英文拍照叫catch,任何人讀過我的文章,絕不做暴力想,文中也無一字煽惑暴力。很遺憾,蔡英文當時受訪時卻急於譴責我這「暴力份子」,我很納悶,林北又不是民進黨黨員,也從未在綠色執政時擔任過一官半職,一介平民,發表言論我歡喜做、甘願受,蔡英文卻急於和我切割,到底要切什麼?割什麼?既然妳要隨著統派抺黑我,我自然請教妳難道是統派的童養媳?事後我就在陳雲林來台中的當天,在高速公路上發生了嚴重的車禍,車上下來五個便衣的軍人⋯⋯

事隔多年,我再拿出來講,只是要提醒大家:政客和政治家是不一樣,面對中國忍氣吞聲,不敢正面營救,表現得像個「流派童養媳」,絕對不會是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