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噴春」嗎? – 兩個太陽的台灣

你聽過「噴春」嗎?

(照片說明:李家客廳原有四張年近百年的太師椅,現在僅存這兩張。當年樂師就坐在太師椅上「噴春」。)

第二章(2) 詔安客

文:李雅容

從福建省漳州府詔安縣來的人也是客家人,稱為「詔安客」。詔安客來到臺灣後,定居於福佬人的區域,逐漸被同化,忘了客家話,改說福佬話,最後變成福佬人,又稱為「福佬客」。

從我們家的日常生活中,可以找出客家風俗習慣的蛛絲馬跡。譬如:我們早餐吃乾飯,不吃稀飯。客家人刻苦耐勞,為了在田裡操持久一點,清早吃乾飯,不容易餓,體力、耐力較好。至於語言方面,福佬人稱曾祖父或曾祖母為「阿祖」。我們叫曾祖父「太公」,曾祖母「阿太」─這就是詔安的客家話。

小時候春節時,阿嬤都請一個傳統的樂團來家中大廳「噴春」,熱鬧、熱鬧。樂團小小的,有時四人,有時六人。「噴春」就是吹奏春節喜慶的音樂。他們的樂器、曲調,其實就是客家八音,那是最富客家色彩的音樂。

太公的父親─來台第十五世李裘,和更早的祖先住在二崙鄉永定厝荷苞嶼。那裡有很多李氏宗親。據阿嬤說,早年有十二房,各房出資各買一甲田,共十二甲,成立一個公厝。每年農曆正月初九「天公生」,十二房宗族一起拜天公並祭祀祖先。小時候農曆過年前,永定厝的叔公就來收錢。等過了年,拜完天公後,他就送「豬平」(半隻豬的豬肉) 來。這位叔公比父親年輕多了,可是父親叫他「叔仔」,這就是臺灣人所謂的「論輩不論歲」。

為了寫父親的傳記,外子和我跑了幾趟永定厝荷苞嶼,就是找不到阿嬤說的公厝。有一次在廟口遇到幾位宗親,告訴我們公厝已經遷到崙背鄉了。我們跑到崙背,的確找到李氏宗祠─李武惠公祠,可是他們祭拜的祖先和我們家族譜上記載的歷代祖先名字不同,應該不是阿嬤說的那個公厝。畢竟我們這一房離開故鄉五十多年了,人事已非,事事非!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