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捌人」和「小賣人」究竟是什麼人? – 兩個太陽的台灣

「賣捌人」和「小賣人」究竟是什麼人?

第二章(5) 阿公從商

文:李雅容

太公經營酒類買賣,那時候的酒都是民間業餘自行釀造,產量不多。阿公有精準的商業頭腦,申請酒造組合 (製酒公司),設立「龍泉商號」,成立造酒工場,大量生產米酒。

阿公愛喝酒,酒量、酒品俱佳,又有特異的品酒能力,可說是天生的造酒人才。據說他釀出來的酒,自己一試,就知道酒精濃度夠不夠,口感好不好。因此他造的米酒甘醇圓潤,柔滑順口,加上做人公道,生意興隆,是當時南臺灣少數有執照的酒商。

1966年旅居日本三十多年的二姑,隨夫婿吳主惠博士回國講學時,告訴我們:「小時候每天清晨,都被『噠、噠、噠』的馬蹄聲吵醒。1920年代沒有汽車,也沒有卡車,運貨都靠馬車。一大早我們家門口的馬路上,就有成排的馬車等著,載走了一桶桶的酒,也載進了一斗斗的銀兩。短短幾年阮老爸 (指阿公) 就賺了一個『家伙』(台語財產之意)。」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臺灣總督府財政狀況日益困窘,為了增加收入,推動酒類專賣。規定以後酒類製造由官方經營,禁止民間製酒。至於販賣,只允許政府指定的酒「賣捌人」(批發商) 和酒「小賣人」(零售商)。精明的阿公知道一旦實施酒類專賣制度,他的酒造組合,一定得歇業。為了取得販賣酒類的權利,他在大正10年 (1921年) 3月,和嘉義製酒株式會社簽訂《酒特約販賣契約》 (註),取得大正10年4月1日至大正11年3月31日為期一年的販賣權。販賣範圍為臺南州虎尾郡西螺街。每月必須銷售嘉義製酒株式會社製造的蒸餾酒、再製酒達兩千圓以上,期滿還可以續約。1921年的兩千圓是一筆非常大的數字。契約上要求「賣捌人」提出擔保。阿公提出了十三筆水田(共七甲八分二毫)和三筆旱田(共二甲五分六厘五絲),做為擔保。十四年後,阿嬤在西螺街蓋洋樓才花了一千多圓。

可惜阿公在1921年7月4日因病過世,得年才三十七歲。一年後臺灣總督府頒布《臺灣酒類專賣令》,實施酒類專賣制度,把酒造業收歸國有,臺灣原有的兩百多家民間製酒業者皆被迫歇業,我們家賺錢的製酒場也不能倖免。

不過阿嬤善於理財,利用阿公留下的大批田產,收租,置田;再收更多的租,又買更多的田……,這樣累積了近百甲的田地,那是傳統農業社會一般臺灣人致富的方式。

註:公證日期大正10 / 06 / 07) 《日治法院檔案,嘉義地院,嘉義公正證書原本第五十六册,372-392頁,第2100 號》。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