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產業總工會性侵事件真相,終於趁著這次林奕含事件浮上水面了! – 兩個太陽的台灣

桃園產業總工會性侵事件真相,終於趁著這次林奕含事件浮上水面了!

圖:PIXABAY

文:childgril (妙)

文章有點長,有很多內幕,請耐心看完,也請幫高調。

桃產總的內幕被壓了這麼久,終於趁著這次林奕含事件浮上水面了。

這次桃產總性侵的事情被爆出來,其實一點都不令人意外,這些事情在桃產總,甚至部分社運團體,

並不是個案。我一位曾經待過桃產總的朋友私下告訴我許多桃產總性侵事件的內幕,也說到:

從姚光祖被爆料以來,她只看到桃產總的”高層”一直用話術跟領導的權勢來壓迫知道真相的人不要出面,

甚至,在這次林奕含事件引起燎原之火後,部分桃產總的夥伴希望藉此討論姚光祖的事情,

但高層避不見面,並同時透過各種管道壓迫其他人,不得伸張。

她陸續把這些故事告訴我後,我曾問她:為什麼不把這些事情報出來?

她坦白地跟我說,身為一個女性,她沒辦法繼續忍受這些事情造成的內心煎熬,

但她的生活圈、朋友圈,幾乎都在這個圈子內,她沒勇氣站出來摧毀這些人際關係,

也因為跟他們關係太密切,她也擔心如果爆料的事情被發現,不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對待。

這次林奕含事件,給了她很大的衝擊,姚光祖的事情被爆出來後,也讓她看見了一點希望,

所以她決定請我幫她把桃產總內部的真相說出來。

她也希望如果有朋友猜到她是誰,請不要相認,她並不想因為爆料紅起來,

也盡可能不想破壞原本跟社運圈夥伴們的關係,她只是想讓更多人知道這痛苦的事實,希望不要有更多人受害。

======

桃園產業總工會的運作跟發生輔大性侵案的夏林清的民陣很像,都是以共產公社的模式在運行組織。共產工社的運行模式是:

強迫所有的成員思想上要統一,所有的東西都是共用的,甚至,連每個人的內心想法都必須強迫向其他人揭露。

舉例來說,連妳為何不想吃飯,心裡在想什麼,都必須跟其他的公社成員解釋。

關鍵點是,既然所有的東西連思想都是共用的,那身體呢?

桃產總也跟夏林清一樣,強調性解放那套,只要成員有需求,互相看上眼,就能做愛,沒有配偶的限制。

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兩個人你情我願,有性有愛,但想法總比不上現實,

有心人能在其中找到上下其手的空間。 於是就有男生性騷擾女生,

男生直接打開女生的房門然後強迫性侵的事情,更誇張的還聽過幾個男生輪流性侵的。

跟房思琪很像的是,這種性侵往往是由團體中有權有勢的人為遂行慾望而使用暴力造成的。

想像一下,妳是個剛進桃產總的小女生,都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姚光祖這種桃產總的大老在半夜打開門強暴。

要知道,暴力並不侷限於肉體上的傷害,很多時候,暴力的態樣是利用資源、

話語權的優勢來奪取像是純真、信任、自我、尊嚴等人性之中美好的東西。

桃產總的大老跟陳國星就是以奪取小女生的這些美好做為性征服和性成就感的來源。

有些女生不甘心,就在桃產總每周的自我批判時間上提出來質疑。

這邊要解釋一下所謂的自我批判時間是什麼,就是組織內每個人都做自我檢討,

然後讓其他人對你進行思想批鬥。這個批鬥會馬拉松式的不斷進行,

所有人不斷地批鬥、討論,直到每個人的思想價值都一致到無法再檢討為止。

想當然,妳是一個新來的女生,團體內的其他人,特別是秘書長、姚光祖這種有「階級」的大老,

說昨晚不是性侵是妳自己情慾流動,妳跟他妳情我願給他上的,然後桃產總的其他人又跟他「思想統一」,那妳一個被性侵的小女生能怎麼辦?

有些女生比較容易屈服的,就成了桃產總的大老們的後宮。不情願的,就像新聞中的Y小姐,崩潰、歇斯底里、求助心理治療。

甚至,當妳忍受不住向同圈子的朋友求援,有的朋友當起中間人要幫桃產總調解,

希望妳相忍為運動;有的朋友說妳很可憐但他們也不知道真相是怎樣,要妳跟貓一樣自己舔舔傷口,不要到處跟人討拍;

有的朋友則不當一回事,繼續在社運場合請桃產總來演講騙其他的小女生。

但只有妳知道,檯面上一堆說著為人權而奮鬥的,都只是想著要把小女生騙上床一逞獸慾。

好笑的是,這些事情被爆上新聞後,竟然還有一同工作的NGO問,若加害人很有貢獻又是很多人的朋友,大家認為該怎麼做比較好?

…真是夠了!這種事還可以功過相抵嗎? 把這些真相說出來,只是想告訴那些”高層”們,

工運不是讓你們姦淫女生的墊腳石 也希望藉此告訴有志投入運動的女生,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碰到時,絕對不能忍氣吞聲,更沒有什麼相忍為運動!千萬不要在高層們的洗腦下,

跟林奕含說的一樣: 「花了幾年知道這叫姦。」

桃產總性侵新聞:https://goo.gl/47Eoh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