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愛台灣的人與事,一定要畫出來讓大家知道──西螺大橋推手李應鏜先生宅。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魚夫:愛台灣的人與事,一定要畫出來讓大家知道──西螺大橋推手李應鏜先生宅。

第七章 西螺故居

圖說:李雅容

1870年代,曾祖父李玉清從今天的二崙鄉荷苞嶼遷出後,即定居於斗六廳西螺堡西螺街135番地,就是今天西螺鎮延平路204號和206號。

西螺雖是以農業為主的鄉鎮,但是從十九世紀初以來,就是一個都市型的城鎮。尤其是西螺街(延平路),是最靠近濁水溪的聚落,地處濁水溪南北交通要衝,形成南北雜貨的集散地。當時商店林立,熱鬧繁榮。

1884年,阿公誕生於西螺街135番地。他生於斯,長於斯,在這裡釀酒,成立龍泉商號,也在這裡發跡。不過那時候的西螺街還是平房的街屋。直到阿公過世十五年後,1936年西螺才全面實施市區改正工程。拓寬舊有的窄路,兩旁各拆退部分民房,規定騎樓寬度,並倡導所謂大正型昭和型立面。我們家則在1935年就開始建築了,算是西螺街比較早的幾棟建築之一。

我們的舊居就是建築學者所稱的「昭和型建築」,採用「近代折衷式樣」建築風格。兩間街屋左右對稱、立面完整。外貌和西螺其他大部分的街屋一樣,也是洗石子。不過顏色和左鄰右舍不同,是土黃又帶著粉褐色。

立面是根據父親的構想設計的。山牆平直素樸,輪廓由象徵財富的算盤圓珠標出來,簡潔明朗。山牆正中是長方的幾何圖形,中間稍高的地方,有一個「三個相同的倒立正三角形」標誌―父親的母校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學的校徽。整個山牆,線條自然流暢,校徽和諧地融入幾何圖案中,簡單明快,頗具現代感。

post1.jpg

1935年房子在建造過程中,父親還在同志社大學就讀。哥德式尖拱的開窗形式,是從校園中的建築―彰榮館和教堂得到的靈感,是延平路街屋立面中唯一的尖拱,也是整棟建築的視覺焦點。尖拱與窗之間的壁上,有一片菱形的白色圖案,垂吊著一盞粉紫色的燈,精緻典雅。雨庇和陽台下各有支撐的牛腿。燈飾與牛腿在延平路街屋的立面,也不多見。

尖拱下的兩扇門,門扉展現「幸」字圖形,是父親對幸福家庭的期許。左、右兩邊對稱的窗戶,窗櫺則是日文「荣光」字樣。阿公和父親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一切榮光歸於上帝」是基督徒信仰的表現。門扉窗櫺的巧思,彰顯父親人生追求的目標。

陽台沒有欄杆,而是由LIONG CHOAN十個別具匠心的英文字母所代替。LIONG CHOAN是「龍泉」兩字的羅馬拼音。很顯然的,父親在阿公發跡的「龍泉商號」原址,蓋了洋樓,來紀念他英年早逝的父親。當年這幾個英文字母,是父親在日本,請人按照預訂的尺寸,手繪而成。親自帶回西螺,請「九師」按圖用鐵筋和水泥做成,磨了灰、白的石子,再安裝上去。

「九師」是1930年代西螺有名的「起厝師傅」。當時阿嬤只和「九師」口頭講好,沒有「打契約」。建造期間帶著三叔旅遊日本十個月,回來時204號和206號兩間對稱的街屋都已經蓋好了。

一樓店面原本是「事務所」式的門窗。204號這間,門在正中間,門上掛著一長方形大理石門牌,上面寫著「法學士 李應鏜」。門的兩邊,半堵牆高各有一扇窗。終戰後,窗上有單純圓條狀的鐵窗,兩條橫的圓條,以極美的比例貫穿全窗。206號這間,只有一扇橫向長窗,橫跨三分之二的店面,也同樣罩著鐵窗。面對著門,窗子在左側。鐵窗的右上角掛著一塊蝕刻的銘版:「辨理士 李應鏜」。

1963年房子易主之後,前面有特殊風格的窗牆整個打掉,變成一般白天空空蕩蕩,夜間罩著鐵門的店面,單調乏味,毫無美感,殊為可惜!

現在門前紅磚人行道上,鎮公所置有一標示銅牌,簡介「龍泉商號―李應鏜故居」,是西螺老街值得探索的景點之一。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