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934年廖文奎的豪華婚宴。據說廖家的財富,流傳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 兩個太陽的台灣

這是1934年廖文奎的豪華婚宴。據說廖家的財富,流傳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第十章 父親投資大承信託株式會社

圖說:李雅容

阿公的至交廖承丕 (1871──1939),西螺人,其父廖龍院為西螺早期的基督徒,開設私塾,教授漢文為業。廖承丕年幼時隨其父親硏讀,精通漢學。22歲和嘉義長老教會傳教師陳有成之妹陳明鏡結婚。陳明鏡是長老教女學 (今臺南長榮女中前身,第一屆畢業生),具備現代知識,思想開明。23歲時,廖龍院過世,留下十四甲田地,和八百圓現金。廖承丕善於理財,大量購田,財富迅速累積,不消幾年即擁有千餘甲的良田,是日治時期臺南州數一數二的大地主。大正5年 (1916年),擔任嘉義廳西螺支廳西螺區長,也是街協議會員。根據《昭和11年度戶稅大納稅義務者生產額調》,廖承丕的年收入排名全臺第十三,比起霧峰林家的林獻堂還超前一名,是西螺的首富。

關於廖家的財富,親戚之間流傳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據說陳明鏡婚後不久,有一天清晨在廖家的後院散步,發現遠遠的地方有一匹白馬在馬槽 (註) 邊喝水。等白馬飛走後,在晨曦中,馬槽裡閃閃發亮,上前一看,白馬留下了一堆金銀財寶。基督徒的陳明鏡捧著白花花的寶物,告訴了半信半疑的夫婿廖承丕。第二天一大早,夫妻一起到後院守候。白馬又飛來了,可是廖承丕看不到,陳明鏡高舉右手,指著遠方說:「在那裡!在那裡!」廖承丕順著她指的方向,蹲下來,正好在陳明鏡的腋下,終於看到了。此後白馬又來了多次,廖承丕得站在妻子的腋下才看得到。所以親戚都說廖家的財富是來自於陳明鏡的福氣。

註:廖家良田廣袤沃野千里,平日巡田需要騎馬。廖家兒子接受西洋教育,騎馬享樂是他們的休閒方式,因此廖家養有馬匹,後院有馬厩、馬槽等設施。

1939年5月6日廖承丕過世,留下了龐大的遺產──一千六百多甲的良田、美侖美奐的大承堂及其兩邊一整排一、二十間的洋樓。同年12月次子廖溫魁 (文奎) 和三子廖溫義 (文毅) 兩兄弟邀父親合夥,開設大承信託株式會社。

日治時期的「信託會社」也是經營金錢借貸業務,與銀行類似。廖溫義 (文毅) 擔任董事長,父親擔任常務取締役 (常務董事)。董事會裡除了父親以外都是廖家的家族──廖文毅的兄弟、叔叔、和姊夫。廖家財力雄厚,不信任外人,任何事業都不讓外人介入。邀父親入股,可說是廖家的第一次,也是唯一非廖家親人的股東。廖文毅兄弟非常信任父親,若要出門,會社的鑰匙不交給廖家親人,而是交給父親。

大姑丈林註當時失業,父親就把他引進會社工作。日治時期的信託株式會社,就像今天的銀行等金融機關。會社就設在可以媲美臺灣總督府的廖家大宅第──大承堂。當時有一名區○○先生向會社貸款六千圓,大姑丈經手承辦,後來欠帳不還。會社發現抵押的田契 (田地所有權狀) 都是假的。六千圓在當時是一筆大數目。林註在大承會社的月薪是四十圓,可以想見六千圓有多大。會社以大姑丈對貸款人徵信調查不足,對抵押品評估不當,要他負全部的責任,賠償六千圓。

大姑丈年輕氣盛和廖家兄弟理論。廖家兄弟都是含金湯匙出世的闊少爺, 「二頭吔」(當地人對他們的稱呼) 廖文奎和「三頭吔」廖文毅留學日本、中國、美國,精通數國語言,不可一世。平時就自命不凡,態度傲慢,瞧不起人。

陳慶立博士所著《廖文毅的理想國》第十六頁有適切的說明:

「林耀南認為廖文毅的有錢人家少爺常見的傲慢稚氣,是身為台獨領袖最大的缺點。這種缺點『在初期的興盛期還可以當作是一種足以壓制對方的威望,但是當台獨遇到挫折時,卻是讓組織衰退的一大致命因素。』林耀南指出廖文毅身為大地主的三公子,以私費留學美國,沒吃什麼苦,便取得工學博士學位,所以非常瞧不起貧窮以及其貌不揚的人,就算是這些人多有才能,對台獨多有熱情,也一概不予考慮……」。

廖家兄弟和大姑丈理論,血口噴人,大姑丈氣不過,竟出手打了他們三兄弟。溫魁 (文奎)、溫義 (文毅) 和「五頭也」溫進都是「文身仔」(書生),都不是大姑丈的對手,於是三人都受傷住院。

經過這件事情,父親看清了和超級有錢人合夥做生意絶非易事,乃萌退股之意。為了息事寧人,幫大姑丈付了那筆巨額的呆帳,並賠償廖家兄弟醫藥費及其他損失。據三叔估計,當時付出的錢可以買西螺地區好幾甲良田。大姑丈於是離開大承信託株式會社,父親也因此結束了和廖家的合夥關係。由於這個慘痛的經驗,父親曾經告誡我們不要輕易和人合夥做生意。

父親對於金錢的態度一向清清楚楚,該得的就得,該給的就給,不會計較,不喜歡不清不楚勾勾纏 (台語:牽扯不清)。處理大承信託株式會社的退股事件,豁達明快,乾淨俐落。後來廖文毅在海外從事臺灣獨立運動,1951年父親被誣陷與他有牽連關係而遭逮捕。當年「切割與廖家的財務關係」竟成了他的保命符。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