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資缺乏的年代,大人會把冰糖敲成細粒分給小孩。如果有掉在桌上的,孩子們會用舌頭去舔……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在物資缺乏的年代,大人會把冰糖敲成細粒分給小孩。如果有掉在桌上的,孩子們會用舌頭去舔……

第十一章 虎尾製菓株式會社

圖說:李雅容

明治39年 (1906年),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在今天的雲林縣虎尾鎮大規模投資設廠,成立製糖所,是當時臺灣的製糖中心。

虎尾位於西螺南方,兩地間的交通尚稱方便。1945年3月24日,父親成立虎尾製菓株式會社,擔任社長。會社設於製糖中心的虎尾。我們家說到虎尾製菓株式會社,都把它簡稱為「餅會社」。那時正值太平洋戰爭後期,民生物資短缺,米、糖、油……都實施配給制。一般家庭烹飪用糖都受到限制,更遑論小孩子的糖果了。

日治時期的糖大概可以分為紅糖、砂糖、冰糖 (台語叫糖霜)。砂糖又分為一級砂糖和二級砂糖。一級砂糖是白色透明的細砂狀,比較不甜。二級砂糖是黃褐色,甜度較高,是一般家庭烹飪用的。冰糖是塊狀的食糖,用精糖濃液煮成,多為白色透明的結晶體,味道甜美。從前的訂婚禮餅都會附有一個小袋子,裡面裝冬瓜糖和冰糖,這一袋大概是小孩子們最感興趣的。在沒有糖果的年代,大人就把冰糖敲打成細粒,分給眾多的小孩吃。

日治時期雖然有明治和森永兩家公司的牛奶糖 (キャラメル caramel),但是非常貴,一般人家買不起。虎尾製菓株式會社生產的則是比較普通的餅乾和糖果。二姊還記得那時有一種產品,叫做「キンカトウ (KINCADO)」──姑且譯為「金花糖」,味道和糖霜 (冰糖) 差不多。只是糖霜是透明的、質地粗糙,「金花糖」則是純手工做的圓形糖果,但是不像玻璃珠那麼圓,大小也不一致。大概六、七歲的小孩含在嘴裡剛好的尺寸。有很多顏色和口味:米色的是牛奶口味、綠色的是檸檬口味、還有粉紅色的草莓口味。在那物資缺乏的年代,含著一顆圓潤的糖,在嘴裡慢慢地溶化,甜美的感覺,可以滿足很久。

1945年已是戰爭末期,物資管制非常嚴格,民生物資相當匱乏,砂糖也是配給的,非常珍貴。曾有老人家告訴我,當年砂糖掉在桌上,就叫小孩子用舌頭去舔,免得暴殄天物。

「金花糖」的購買也有配額的限制。一個家庭,每月只能買一點。而父親是社長,可以多買一些,每次一買就是一大箱。二姊回憶,那個箱子大約是12吋 × 10吋 × 3吋。每有親友來訪,母親就慷慨地包一些「金花糖」給客人帶回家。這真是給小孩子最珍貴的「等路」(禮物)了。

哥哥那時就讀小學校二年級,同學大部分是日本兒童,少數是臺灣小孩。父親三不五時,就給哥哥「金花糖」和餅乾,叫他拿去學校和同學分享。

父親的職稱—製菓會社社長,在那個時代,羨煞了哥哥姊姊的同學們!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