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參議員是不支薪的榮譽職。雖然不支薪,但有很嚴格的請假規則,連早退也要經過議長的允許…… – 兩個太陽的台灣

縣參議員是不支薪的榮譽職。雖然不支薪,但有很嚴格的請假規則,連早退也要經過議長的允許……

第十六章 擔任台南縣參議員 (1946年4月15日—1951年1月底)

圖說:李雅容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臺灣、澎湖等地區交由同盟國成員中華民國,代表同盟國暫時軍事接管。10月25日,陳儀代表盟軍委任的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來台接受日本投降。同日,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及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正式開始運作。陳儀任臺灣省行政長官及臺灣省警備總司令,全面展開接收工作。同年12月底接收完畢,接著開始重新劃分行政區。

1946年1月7日臺南縣成立,範圍以日治末期的臺南州為基礎,但不包括舊臺南市及嘉義市,這兩市獨立成為省轄市。其餘原來的十郡屬於臺南縣,包括今天的雲林縣、嘉義縣,及舊臺南縣。並將郡改為區,庄改為鄉,街改為鎮,總計六十五個鄉鎮,設鄉、鎮公所,並由公民直接投票選舉產生鄉、鎮民代表,組成鄉、鎮民代表會。3月24日各鄉、鎮民代表會選出第一屆區域縣參議員一名及候補參議員一人。縣參議員、候補參議員各為六十五位。並由職業團體代表選出參議員、候補參議員各十二位。總計全臺南縣選出參議員、候補參議員各七十七位。

終戰後,陳儀集軍政大權於一身,抱著統治臺灣的心態,延續日本總督府的殖民政策,可是作法與操守又遠不如日本人。接收大員官僚習氣嚴重,到處搜括財產,貪污腐敗,駐守臺灣的國民政府軍隊更是軍紀敗壞。一般臺灣人對於祖國的幻想已經破滅,認為中國人政治、知識、教育水準都比臺灣人低,與其期待中國,不如靠自己。尤其是地方士紳,他們在日治時期當過庄長、街長、或庄、街、州協議會員,承襲日治時期地方領導階層榮譽職的觀念,抱著為家鄉、為地方服務的決心,踴躍出來參選第一屆縣參議員。

這批參議員可以說都是當時的社會菁英,學歷高,年紀輕。根據臺南縣參議會的統計,年齡以三十六歲至五十歲間的人數居多,在七十七位中有五十七位。學歷方面:中等學校畢業的有二十五人,專科以上畢業的有三十五人,其中三十一人是醫師。父親是僅有的四位大學畢業非醫師的參議員之一。

縣參議員是不支薪的榮譽職。但因臺南縣管轄區域遼闊,加以當時交通不便,於是補貼遠道的參議員膳宿及交通費。雖然不支薪,但是有很嚴格的請假規則,連早退也要經過議長的允許。

父親在1946年3月24日當選臺南縣第一屆參議員。那時他三十六歲。在七十七位縣參議員中,只有兩位年紀比他小。可是他在日據時期已經累積了相當多的社會經驗,加上熱心公益,社交能力強,又擅長演說,擔任為民喉舌的民意代表,正是適才適任。

4月15日臺南縣參議會舉行成立典禮並選舉正副議長。陳華宗 (1904―1968) 當選議長,楊群英 (1898―1995) 當選副議長。5月1日臺南縣參議會第一屆第一次大會開幕,父親即提出「濁水溪西螺人道橋架設問題」建議政府辦理。「濁水溪西螺人道橋」後來稱為「西螺大橋」,爭取續建西螺大橋是父親參政最主要的動機與目標。

本來臺南縣第一屆參議會按照規定每三個月召開一次大會,每次會期三至五天,必要時得延長之。第一、第二和第三次大會,參議員針對地方的農業、經濟、交通、教育、民政、治安等問題提出很多建議案與詢問案。每次都是發言踴躍,場面熱烈。三次大會會期都持續五、六天。

1947年2月28日發生了慘絕人寰的二二八事件。臺南縣參議會議長陳華宗以內亂罪名遭拘禁於臺北看守所,先判死刑,後又無罪開釋。朴子鎮選出的參議員黃媽典在暴亂時,應鄉親之請出來安置四方,擔任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卻被誣指為指使暴徒搶警察局武器而遭逮捕。在高雄覊押了一個多月,未經審判,即送到新營,遊街示眾,最後被拖到圓環當場槍斃。其實黃媽典被抓的幾天前,還和幾位參議員同僚在新營聚會。談到二二八,父親告訴他,風聲很緊,最好避一避。他還安慰父親說,他是出來叫大家不要輕舉妄動的,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每次說到黃媽典,父親總是唏噓不已。

第四次大會,是在二二八事件之後―4月1日上午揭幕,不敢為死於二二八事件中的同胞默禱,也不敢聲援被捕的同仁。大會默默地開始,隔天上午十時就草草結束。《馆藏民国台湾档案汇编》第107冊,是臺南縣參議會第一屆第一、二、三、五次的會議紀錄,獨缺第四次會議紀錄。在這麼慘烈的事變後,大家都噤若寒蟬。

臺南縣第一屆參議員於1946年4月15日宣誓就職。其任期原定為兩年,本來應該在1948年4月屆滿改選。後來因為當時中國政局不穩,選舉事宜因此擱置下來。政府命令任期延至縣議會成立為止。因此第一屆參議員一直延到1951年1月底臺南縣議員選舉結束後才卸任。

1948年4月臺南縣參議員任期已經屆滿,10月20日父親當選西螺鎮長,11月1日正式就任。1950年10月臺南縣長薛人仰 (任期1948─1952) 就任兩週年紀念時,贈送全縣鄉、鎮長及參議員燙金的記事本 (如下圖),父親獲得兩份。才知道他是中華民國自治史上唯一的鎮長兼參議員。

media-20170806.jpg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