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區合會在申請過程中,遇到幣制改革「四萬元換一元」,原來的資本額二千萬元只剩五百元…… – 兩個太陽的台灣

台南區合會在申請過程中,遇到幣制改革「四萬元換一元」,原來的資本額二千萬元只剩五百元……

第十七章 設立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

圖說:李雅容

1946年政府開始實施「大戶餘糧政策」,父親對農業的趨勢、糧食和土地政策的走向均瞭若指掌,預料土地價格會下降,臺灣的農業將逐漸式微,由工商業取而代之。於是和阿嬤商量賣掉土地,轉投資工商業。

父親出世時,精通命理的外曾祖父幫他排過八字,預言這個外孫天賦聰明,必有一番作為。只可惜沒有財庫,「祖公仔產積未條」 (保不住祖先留下的財產)。阿嬤聽到父親要賣土地,就想到他「祖公仔產積未條」,總是反對。

1947年年底,父親的一些朋友:臺南士紳王清風、柯福、臺南市議會議長黃百祿、臺南縣參議會議長陳華宗、嘉義縣參議會議長朱榮貴、雲林縣參議會議長顏木杞…等人籌設「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邀請父親入股。父親眼看地價正如他所預料的「跌跌不休」。於是不顧阿嬤反對,毅然賣掉部分田地,共同發起設立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開始籌備工作。

1948年10月底籌備工作就緒,11月1日召開創立會,選出董事及監察人,父親名列十五名董事之一。隔日董事會正式成立,籌備處同時結束,一切業務全部移交董事會辦理。同年12月9日,依照當時公司法第三百三十六條及三百三十七條規定,呈請臺灣省政府財政廳轉呈財政部核發營業執照。

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登記的資本額為 (舊) 台幣二千萬元。不料通貨惡性膨脹,台幣嚴重貶值。1949年6月15日臺灣省政府公布「新臺幣發行辦法」,發行新台幣。四萬元舊台幣折合新台幣一元,即一般人所謂的「四萬換一元」。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的資本額在七、八個月內折損了四萬倍,折合新台幣只剩五佰元。

董事會不得不緊急增資,先前申請的營業執照因而延宕下來,遲遲未發。增資完成,資本額為新臺幣五萬元正。執照還是一拖再拖,經過無數次的刁難與因應的陳情,仍無法順利開始營業。一直到1951年1月25日才取得財政部發的營業執照。從申請核發執照到取得,整整花了兩年一個多月的時間。父親留下來的遺物中有一張當年合會儲蓄公司營業執照的照片(如標題圖),保留了一些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的原始資料。

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成立之初民間都稱為「會仔會社」或「會仔公司」。營業區域為雲、嘉、南地區,設有嘉義、新營、虎尾、北港等分公司,以投標式合會業務營運,也就是以公司組織的型態經營互助會。

我們這一代的人,在成長過程中,都聽過「標會仔」、或者跟過「會」,做「會腳」,或者甚至「起會仔」當「會頭」。有人靠「對會仔」賺些利息儲蓄; 有人靠「起會仔」籌得一筆免利息的貸款,也有人透過「對會仔」獲得小額信用貸款。

西螺當時並沒有分公司,只設營業處。父親的規劃是努力發展業務,將來爭取在西螺設立分公司,讓三叔負責。西螺營業處起初就設在我們家──今天的延平路204號,在中央市場的斜對面,交通方便,目標明顯。不過營業處不是每天都有人上班,處理業務,只是標會的時間,借我們家「投標」、「開標」而已。

不記得在我們家標會標了多久,後來營業處就遷到成美街 (今福興街)。父親養病期中,還擔任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的監察人。據二姊說,每年有一萬多元的收入。1950年代,一萬多元是一筆相當大的款項,也是當時我們家很重要的經濟來源。

1959年6月18日,父親過世,母親繼承了股份。當初所有的創辦人都是好朋友。母親一一拜會黃百祿、柯福 … 等十五名董事,及王清風等三名監察人,幾經交涉也無法取得監察人的地位。「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無」,此之謂也。那時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沒有什麼「配當」(股息),也就是說,持有這些股票並沒有收入。為了龐大的生活費及學費,母親無奈地賣掉股票。過著外人看來好像是「坐吃山空」的日子,她則全心全力從事她認為最重要的事業─教養兒女。

1978年1月1日台南區合會儲蓄公司改制為「台南區中小企業銀行」。1983年7月20日股票公開上市。2006年5月3日更名改制為「京城商業銀行」。父親和朋友創辦的公司早就消失在塵封的歷史中。人事的更迭,財富的消長,原是歷史的必然。樂觀豁達的母親常說:

「嘸啥米好計較,嘛嘸啥米好怨嘆!(沒什麼好計較,也沒什麼好怨嘆!)」

【文章歡迎轉載分享。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相關閱讀:

按一下讚加入李應鏜的粉絲團,了解更多台灣早期的文化歷史!